安庆府这边正在积极备战。

  那些个数万老弱残兵,清泉也都用上了,都是军旅中人,他们制造箭矢,打造兵刃的效率,可不是临时招来的工匠可以比的。

  整个安庆府,就像是一个演武场。

  数万后勤军士,每天热火朝天的制造军械。三万铁骑每天不停的练习冲杀。尤其是这七万步卒,清泉将这七万人分成了不同作用的七个虎师。

  每个虎师一万军士。分别是陷阵虎师,羽箭虎师,登城虎师,神威虎师及三个冲锋虎师。

  顾名思义,陷阵虎师就是两军对垒时的敢死队。

  羽箭虎师,就是集合全军的神射手。

  登城虎师就是攻城时的攻城部队。

  !酷o‘匠。网永…久免OP费看小^说@

  冲锋虎师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精锐步卒,适用于两军搏杀。

  而神威虎师是清泉一手打造的一个多兵种混合虎师。这个虎师集合了全军的最精锐军士跟最精锐的武器装备。全虎师在作战时,前后分为五层。

  第一层是带铁刺菱形竖盾,有效防止敌军骑兵正面突袭。竖盾下方又有小方孔,利于专斩马脚的钩镰枪伸出。而竖盾又可以防止敌军弓箭手的齐射。

  第二层是九弩战车。第一层竖盾只需微微一斜,那一排九弩战车就会射出无数支长枪,贯穿冲杀而来的敌军。由于九弩战车使用的箭矢是长枪,所以那百辆战车瞬间造成的杀伤力,甚至于不亚于万名弓弩手的万箭齐发。

  第三层是长弓手方阵。长弓手方阵射程距离远,适合于远距离杀伤敌军。

  第四,第五层,就是骑兵跟步兵方阵,适用于短兵搏杀。

  不得不说,形势极其逼人。

  这里还在练兵,区区十几天,就传来了王峰三路大军齐出的消息,还有季韩的五十万大军在张周北部蠢蠢欲动的消息。

  不过更坏的消息则是御林军都指挥使大将军行辕的査冲,亲自率领了五万“黑铁骑士军”直冲安庆府而来。

  太子跟王雷盯着地图一筹莫展。前线传来的加急军报已经堆满了整个案头。

  “报,金逸县被镇南大将军王豪带领的十万大军攻破。”

  “报,庆西关被镇西大将军三王子王陵带领的十万大军攻破。”

  “报,大王子王峰带十万大军已出北韵关,季韩五十万大军目前还在观望之中。”

  “报,査冲率五万御林军‘黑铁骑士军’从京城起兵直扑安庆而来。”

  “道长,四路大军已经向我军开来了。这如何能够抵挡啊。”

  王浪恨恨的说道,“不如,我们集中优势兵力,擒贼先擒王,专攻王峰的镇北大将军行辕那十万人马。只要拿下王峰,就算大局再失控,也还能有挽回的机会!”

  “这个王峰居然引狼入室,借来五十万季韩大军。只怕到时候请神容易送神难了。”王雷无奈的看着地图说道。

  “形势的确逼人。”

  “只是我没料到査冲在这种形势之下,居然直接跟太子你翻脸。”

  “那五万‘黑铁骑士军’战斗力最强,而且距离我们安庆也最近,估计只要三天就能兵锋直指我安庆城下了。况且这一路,我们无险可守,甚至于连埋伏的地方都没有。”

  清泉看着地图也陷入了思考之中“可能事情并没有到了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境地。”

  寒若秋仔细的看着地图说道,“我带你的神威虎师可以挡住‘黑铁骑士军’。”

  “你看安庆城东二十里的章河,我只要带领神威虎师背靠章河布阵,就能抵住査冲的五万铁骑。査冲的五万铁骑如果绕过我的神威虎师去攻打安庆城,那铁骑的优势就不复存在了。”

  寒若秋说完抬起头。

  “咦,你们盯着我看干什么?”

  周围人都懵了,清泉也懵了,这还是对凡事漠不关心的寒若秋吗......这顿悟后,一下子就那么懂事了?

  寒若秋也明白了清泉那厮的想法,脸一红,恨恨的瞪了清泉一眼。

  “你说,这样子行不行?““行,太行了,没有比这更行的了。査冲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进攻你的神威虎师。按照上次我跟你讨论的布阵方法。不要说抵住了,就是让他进攻一年,他都打不下来。”

  清泉分析道,“要说到放弃你这个虎师,然后绕道攻打安庆,査冲绝对不会这样子做。虽然我不知道査冲出于什么原因会参与这次会战,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五万‘黑铁骑士军’要是对区区一万步卒的挑衅弃而不攻,那査冲是绝对做不到的。”

  “况且深谙此阵的也只有寒师妹了,寒师妹主动请缨,实在是雪中送炭,雪中送炭啊。”

  “那是,我关键是看你可怜,顺便帮帮你而已。”寒若秋心里很得意。怎么滴,没有我,谁还能指挥得了神威虎师不是。

  就目前来看,季韩的大军还是以观望为主,但是自己按照太子的计策,全力进攻王峰的主力,那很容易中了穆斯等人的诡计。

  一旦被王峰主力拖住,驻扎在王峰主力之后的季韩王国的五十万大军就会很愉快的来扫平我们的十万兵力,很轻轻松松的做一个顺水人情。

  更不要说,身边还有两路大军直扑安庆而来。

  “看来,这次能否解围,关键就要看三王子王陵是否给力了!”

  敌军西路军到安庆估计还要一个月的时间,北路军估计也差不多。南路军只需要十天就能到达安庆。

  “太子你带两个虎师赶往安庆西部的黑马邑驻守。”

  “遇到西路军主力,不用交战,直接败退往西北方向退十里处下寨,待到王陵的西路军追来,也不必交战,放弃营寨再退十里至庆辉邑坚守。”

  “沿途以千人为单位的老弱兵力作为伏击人马,在西路军进攻路线上,层层骚扰,使用敌追我跑的战术。”

  “王浪遵命。”太子起身向清泉欠了欠身,“不过西北的庆辉邑前的庆丰邑是西,北两路军的会师点。这两兄弟直接在这里会师。那我们正面就有二十万的压力了。道长,这样子能行吗?”

  “只能赌一把了。有时候,一加一,并不等于二!”清泉说道,“你再挑几个精细之人把这首童谣分布在西路军前进的路线上。”

  王浪打来那个包着童谣的绢布看了看!

  “原来如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