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军听令,鸣金收兵!”

  毕竟是沙场宿将,李斯元只是小亏,便做出了撤围的决定,只等后续六万大军赶到再来破城不迟。

  但是可惜的是,已经迟了。

  清泉率领的两万精锐早就在广胡城外的山地里以逸待劳了。

  眼见李斯元要退兵,哪会给他机会?

  此战,是清泉指挥的第一场战役。他跟寒若秋同乘在一辆战车上,寒若秋倒是想看看清泉这牛气哄哄的人,怎么样打赢这两万对八万的战役。

  但见战车上的清泉拂尘一摆,忽就响起一阵炮声,转瞬间两旁的两万精锐骑兵全数杀出。

  李斯元那些个军士人无甲,骑无马,再加昼夜行军,又全力攻城未果,早已饥肠辘辘,军无斗志。但见四面八方的精锐骑兵杀将出来,哪里再能抵挡?

  不多时骑兵杀到,摧枯拉朽似的杀的李斯元军大败。

  举刀反击,你有长戟的杀伤距离远?

  四散逃命,你有战马奔袭速度快?

  仅仅只坚持了半盏茶的时间,李斯元的大军就悉数跪地纳降了。

  主将李斯元哆哆嗦嗦的骑上马准备突围而去。但是还没跑开多远,就被迎面赶来的安远侯王雷手起枪落,挑杀于马下!

  战争是残酷的。

  古来先贤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非到万般无奈,战争都不是优选的方式。

  清泉跟寒若秋的战车缓缓的驶入战场,但见战场内血流成河,敌我双方尸体纵横交错的躺在地上。

  《(更yZ新}最快U-上@酷dP匠7'网Gb

  此刻,广胡城城门大开,太子王浪带兵迎了过来。他严肃的外表之下,难掩心中的喜悦。

  此战我方投入士卒,包括诱敌之军共计四万。但是歼灭迫降敌军两万精锐。

  “道长神机妙算啊。经此一战,我军士气大增。加上俘虏的军卒,也算有了抗衡王峰的实力了!”

  “呵呵,此战得胜,有赖太子坚守城防有功,贫道只是捡了个便宜而已。”

  “马上统计战损,打扫战场!”清泉看了一眼战场说道,“游击将军何在?”

  “末将在!”军阵中立刻策马而出一名骁将,径直来到清泉的战车前,翻身下马纳头拜下。

  如果说,这些个太子的亲信将领最开始是看不起清泉的领兵打仗能力的话。“你是仙师,那是不假,可是打仗还得我们军人不是。”不过经过此役,那些个军官已经开始对清泉的带兵打仗能力非常的信服了。

  “尔带五千军士埋伏于广胡城左右,多带战鼓,多插锦旗,待见城中炮起,尔命兵卒擂起战鼓,舞起锦旗,冲杀呐喊。但不得出战,不得有误。”

  “末将得令!”那骁将翻身上马返回军阵之中。

  清泉下得战车,缓缓走到李斯元的尸体前。寒若秋也“蹭”的跳下战车,跟在他身后。

  “喂,你在看什么呢?一具尸体你看那么久。”寒若秋问道。

  清泉也不答话,走到尸体前,在尸体身上摸了摸,摸出了一块安东将军兵符。

  “就是这个了。”清泉返回战车,寒若秋觉得很奇怪,这个牌子你还能干什么?

  “建军将军何在?”

  “末将在!”又一骁将从军阵中飞驰而出。

  “尔在军中找一能言善辩的军士,穿上敌军的军服,手持安东将军兵符,迅速赶往正在缓缓向这里开进的敌军六万步兵军阵。就说安东将军被太子四万大军围困,血战不得脱身。让他们疾驰来援,黄昏时不到,领兵将领一律军法从事!”

  “末将得令!”那骁将也翻身上马而去。

  “军司马,上报战损情况。”

  “报告大帅,此战我军伤亡两千,其中战亡八百。敌军伤亡八千,其中战亡六千,还有降者一万两千余人。无一人脱逃。”

  “太子再率五千军卒守卫广胡城,记住广胡城上,城上一应锦旗悉数收起,不得见一面旗帜。所有军卒全部隐入城垛之中,不得露面。广胡城城门大开,但见炮响,城门关闭,锦旗张扬,弓弩齐放。不得有误!”

  “王浪谨遵大元帅令!”太子这时候姿态放得很低。也没啥心理负担,清泉道长本来就是仙师。

  “太子请起。”太子身段那么低,清泉也不想太造次了。

  其实他心里也明白。修仙者在凡人眼里,就是仙人。太子哪怕再三跪九叩,在场的数万军马也都会觉得非常正常。

  “王侯爷。”清泉继续发号司令。

  “末将在!”王雷一脸严肃的策马而出,恭恭敬敬的下马领命。

  “王侯爷首战击杀敌军上将,功不可没。一会你再带两万精锐,埋伏在广胡城外的狮子坡。那狮子坡处于上峰高地,利于策马突袭。黄昏时分,你见到李斯元残部六万步兵路过,不要打扰,悉数放其通过。但见广胡城上锦旗张扬,你便率兵断其后路,无需冲杀,俘虏即可。”

  “末将得令。”王雷虽然不知道清泉想做什么。

  按照他的想法,两万精锐骑兵直接去冲杀那疲惫不堪的六万步兵。那根本就是狼入羊群,可是叫我无需冲杀,就有俘虏。真是奇哉怪也。

  不过军令如山,自己遵命就是了。

  “鹰扬将军何在?”

  “末将在!”

  “尔率一千军士,如此如此。”清泉在鹰扬将军耳边叮嘱道。

  “末将得令!”那鹰扬将军得令后,就去忙开了。

  “喂喂!”寒若秋很奇怪,看着清泉这样子排兵布阵,本来觉得很神奇很新鲜。

  这也可能是那丫头之前没日没夜的修炼,经历的事情太少了,所以觉得什么都很好奇。看见清泉最关键的地方还悄悄的吩咐,明显不让她知道。

  “你跟他说了什么?那么轻,我又听不见。”

  “天机不可泄露!”

  清泉一扬拂尘,做了一个自以为很帅气的动作。

  “啪!”

  数十战将眼里的偶像,太子殿下身边的红人,数万兵士眼里的大帅,直接被寒若秋踢出了战车,就这样子化成了一道黑影,在地上翻滚了许久,才堪堪的停下。

  “哗......!”军士们都乐了......一脸狼狈的清泉站起身来,摸了摸被踢的背部。看了看一脸无辜的寒若秋,那小模样别提有多可爱了。

  这也气不起来啊。

  “看什么看!”清泉大喊道,“本大帅只是给你们演示一下刚刚你们这些渣渣错误的战车格斗方式。要记住了,平时多练习,战场上就少流血,知道了吗!”

  “谨遵大帅军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