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周王国,兴运二十七年,年中大朝。辰时。

  张周王国王宫校场上百官齐立,文武分立两旁。官员们或就近三三两两窃窃私语,或正经危立神色漠然,或直接谈笑自若颂扬王峰。

  安远侯王雷则站在武官行列的第三位,此时面容肃穆,并看不出有何异常之处。倒是那些个早已明确旗帜,豁上身家性命的言官武将间,不无嘲笑般的看向王雷。

  “可惜啊,可惜了。若是你安远侯投明主,将来老夫养老归田,你位列宰辅,也犹未不可啊。”说话的正是大王子的死忠,丞相贾思道。

  “安远侯,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了,你是辅佐一个只知道每日游山玩水的太子,还是辅佐一个将来文治武功的大王子,你可要想好了。”

  “多谢丞相关心。”王雷出列向贾思道一欠身道,“在丞相眼里,赈济灾民只是游山玩水,横征暴敛才是文治武功?太子治下庆州,安义,广丰等州府牢狱不兴,百姓安康。而大王子治下北苑,旗林,堃山等州府满城冤狱,民不聊生。请恕王雷无能,道不同不相为谋。”

  说完王雷对着贾思道一欠身,退入行列中。

  “哈哈,王侯爷不要动气啊,我们只是探讨一下而已。”贾思道怒极反笑道,“王侯爷一会可要保重了,仙人斗法,仙法无眼,万一一时不慎,你躲避不及,反倒平白送了卿卿性命。”

  周围的文武大多数人都低头不语。因为王雷没有说错。真要大王子即位,张周王国前途堪忧,但是今天要是自己有不同见解,那自己就是性命堪忧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现场倒也安静了下来。

  “咣!”一声大钟敲响,随着传来一声太监的传诵声,“国主驾到!”

  但见张周国主王理在太子王浪及大王子王峰的搀扶下缓缓从校场后端步入点将台上。

  |酷h匠;=网R☆正版mG首y发‘-

  底下文武齐刷刷的纳头而跪。

  “参见国主,愿吾主福寿永康。”

  其实王理能不能福寿永康,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了。但见已经在宝座上坐定的王理,身着四爪金龙虬龙袍,头戴九冕宝珠平天冠,只是起色已大不如从前。

  “众爱卿平身。”

  王理打起了精神,艰难的向群臣挥了挥手。其实王理心里也很无奈,这个大儿子是没有一点性格像他。王国交到他的手里,他不放心啊。再看看左手边的太子王浪,要是王国能够交到王浪的手上,那该有多好。

  不过,随即王理摇了摇头。这一切不是他可以做主的了。

  按照原来的站位,文武站定,王浪跟王峰也各自站在两列的最前端。

  “太子殿下,一会论道还请多多承让啊。”王峰对着王浪微微拱了拱手,笑眯眯的说道。

  “大哥还请你手下留情了。”王浪也不卑不亢的说道。

  “仙师,是仙师来了。”说话间,群臣一阵惊呼。

  但见高空上左右飞来五位仙师,这五位仙师分左右站在太子跟大王子边上。

  太子边上一位是身着黑色道袍手持玄铁宝剑道骨仙风的老者,修为是筑基中期的顾离。一位是年约二十的妙龄女子。

  她有着那超凡与世间的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那是张多么精致无双的脸庞,而那一头及腰长发轻轻的束发而笄,并在那半空中,迎风飞舞,好不漂亮。

  仅仅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够。在她身上宽大飘逸的法袍似乎只是一件多余的披风。那法袍内是一件紧身的黑色道袍,黑色的道袍完美的将那女子的身材凸显了出来。

  那盈盈可握的杨柳细腰之上是那对无法用世间言语来描写的伟岸。单一的道袍根本遮掩不住这胸前的饱满。世间所有的女子似乎都无法与她相比,她好像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这个空间。

  那还是在这一袭黑色之下。很难想象若是换上一色白衣,该会是多么的清新脱俗。似乎是走出化凡门外的九天玄女,亦会自惭形秽。

  不消说这个绝世美女就是玄剑派长老寒若秋。

  而在大王子边上落下的三个仙师一个老者是冰飞派筑基中期长老耶律左光,一个中年人是冰飞派筑基初期长老穆斯,还有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女修是冰飞派筑基初期长老祁连青。

  唤作耶律左光跟穆斯的冰飞派长老自打落地后,眼睛就有意无意的扫向寒若秋。也不敢直视,因为这寒若秋也不是好惹的。

  斗了一年了,大家明面上过的去就算了。就拿今日来说,玄剑派的也就过来过过场。在这种情况之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要不是打不过你,早就想把你这小妞就地正法了。”耶律左光瞟了一眼寒若秋那逆天的身材,恨恨的想到。

  看见五位仙师出现。在场所有人都纳头拜下,口呼“仙师”。就连宝座上的国主也不敢托大,在身边宫女的搀扶下,半弯着腰,起身行拱手礼。

  “本座是冰飞派长老穆斯,众位请起。”站在耶律左光边上的那个叫穆斯的中年修士站到点将台上来。

  待众人礼毕起身后,穆斯缓缓的说道,“王国主受奸人所害,至以重创,本派上下无比悲戚万分。那恶贼刺杀国主,是对我们张周各修仙门派的挑衅。而本派地处张周王国,有责任,有义务查出真凶,为王国主讨还公道。”

  “仙师英明啊。”

  “仙师要为我们国主报仇啊。”听了穆斯的话底下群臣跟兵士又一起齐刷刷的跪下了。

  “众人请起。”穆斯很享受这样子的状态。

  “国主重伤难以料理国事,本派与玄剑派商议后,决定在大王子王峰跟太子王浪之间,选一个作为储君监国。”

  穆斯这话很有技巧。首先他指出,这件事情是跟玄剑派商议过的,不是冰飞派自己提出来的,然后不符合礼仪的是,故意把大王子王峰跟太子王浪的先后位置换了一下。

  由于前面已经故弄玄虚的指出是跟玄剑派商议的结果,就代表这个结果是两派共同的结果。要知道,以“儒学”兴国的张周王国,礼仪是非常讲究的。

  说话真是一门技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