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随着张大发步入玄剑殿时,玄剑殿已经站下了所有的长老和内外门弟子了。

  “怎么是他?他都筑基期了?”

  “记得在几年,就是他把柴师兄烧成了焦炭的吧。”

  “这样子说起来,我们玄剑派也有六名长老了。”

  掌门解旭身着一袭白色的法袍缓缓的从后殿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宋允,程飞,蔡全这三大筑基期长老。引领清泉入派的顾离长老倒是没有出现在这里。

  清泉跟众人一样,立马欠身稽首。

  “我很荣幸的又一次站在这里,距离上次长老晋升才过了两年的时间,我们的内门弟子清泉,成功筑基,成为我们玄剑派的第六大长老。”

  “清泉长老十四岁加入我们玄剑派,才短短的八年时间,他就已经成长成为我们玄剑派的栋梁支柱。所以在座的各位弟子,要以清泉长老......”

  清泉倒是很正经的站在解旭掌门边上,对掌门的口才那叫一个佩服。

  看那家伙洋洋洒洒的讲了半个时辰套话,空话都不带重复的之后。

  每每清泉觉得他快词穷后,他总是话锋一转,又把清泉在门派里怎么样刻苦修炼,怎么样帮助师弟,怎么样尊重前辈的事迹绘声绘色的描述在众人面前。

  直说的底下众弟子们眼冒金光,大有散会后找清泉长老学习经验,请教修炼的样子。

  然而清泉自己都不记得啥时候帮助师弟了。只记得弄死了一个师兄还把一个师兄烧成了木炭。他也没记起啥时候尊重前辈了,要不是打不过张大发那厮,清泉早就想冲上去海扁一顿了。

  别看清泉唯唯诺诺的站着,他心里早就在歪歪着这位掌门,他要是不做掌门的话,去庆州府那星桥市集做一个说书人还是很称职的。

  单纯的道袍换成长衫,拂尘换做响木,往那桌台边一站,“啪”响木一声敲下,大声呵斥道“话说上回讲到......”。

  顿时清泉想起小时候跟爷爷去集市看见的那一幕,再偷偷的斜眼打量着唾沫四溅说的正在兴头上的解旭,感到无比的似曾相识。

  9h酷匠\网9#唯一正版|},其他《g都U是F盗k版

  好歹半天过去了,解掌门也说的尽兴了。

  然后无非就是祭祭天地,拜拜玄剑派的列祖列宗,发给清泉一身黑色镶金丝道袍。

  剑,当然是不用了,清泉你自己搞定吧。拂尘?对了,刚看见你就是御拂尘来的,那也替门派省了,正好门派也穷苦不是。

  最后身着玄剑派长老道袍的清泉长老就站在解掌门边上喊喊口号,也说了几句套话。那长老晋升大典就这样子隆重的结束了。

  结束了大典,清泉就回到自己那一丈大小的洞府中,感觉这事不对啊。除了这身袍子换成了宝器以外,好像半块灵石也没发给自己......清泉穷啊,估计成了玄剑派有史以来最穷的一个长老。翻开储物袋,里里外外,拿不出半块的灵石。

  倒也不是真不给清泉灵石,大典结束后的一天,清泉就被安排在了玄剑派的靠近山峰的洞府内。洞府的环境是好了很多,月供也提高到了三百个下品灵石。

  等到他拿着月供的灵石巩固了自己的修为以后,洞府外传来了一个声音。

  “清泉长老,掌门有请。”

  清泉出得洞府,但见一名内门弟子站在门外恭恭敬敬的候着,清泉倒是认得他,那个一心要追寒若秋的苏定国。也是跟清泉一起上山的那位二星灵根的内门弟子。

  八年时间内,苏定国倒是也修炼到了凝气六层,抛去二星灵根的优势,相比来说,他入门后直接被提高内门弟子,内门弟子的待遇可远远高于外门弟子待遇。

  有没有张大发之类的人克扣这倒不得而知。不过清泉也明白,似张大发之类的前辈大佬,玄剑派可不会太多。

  苏定国将清泉引到了掌门修炼的洞府后,一欠身就恭恭敬敬的退下了。

  “清泉拜见掌门。”原本应该喊掌门师兄的,明摆着一星门派,大家都是筑基期的修士,喊一声师兄还能贴近一下彼此关系不是。

  但是自打清泉知道玄剑派的历史跟隐藏着张大发之类的人之后,他可不敢傻哈哈的喊解旭掌门师兄。

  “谁知道掌门是啥境界的。虽然我这样子看去掌门只是单纯的筑基巅峰而已。”

  “清泉啊,不错,二十二岁就进阶筑基了。”解旭做了一个请坐的动作。清泉道了一声谢,也就顺势坐下了。“既然这些人要扮猪吃老虎,大佬扮小弟。我也不好直接拂了他们的面子不是。”

  一番客套的话以后,掌门喝了一口茶。清泉知道掌门开始讲最关键的地方了。

  “清泉啊,这次喊你来,的确是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要交代你去做。”

  “掌门您差遣。”清泉也不客套,立马起身垂首而立。

  毕竟玄剑派对自己有着再造之恩,并何况,清泉也算搞明白了,那块隐逸在他丹田里的那块刻有天剑仙宗的玉牌,就是当时天剑仙宗的掌门信物。

  既然天剑仙宗的掌门信物都在自己手上。那也得为重振天剑仙宗巅峰的辉煌而尽自己的全力吧。

  所以,玄剑派的事,他是当作自己的事来办,这点思想觉悟,那还是有的。

  “好好,师叔祖的确没有看错人。”掌门口中的师叔祖,不消说,一定是张大发了。“别站着,坐,坐,坐下说。”

  “其实,这次顾离长老跟寒若秋长老之所以没有能参加你的长老晋升大典,关键是他们两个接到了张周王国太子王浪的求助,所以去帮忙了。”

  “什么?寒若秋?就是那个跟我一起入门的寒若秋?她?她也筑基了??”

  清泉这一惊可不小。

  “寒若秋的年纪比我还小吧。”清泉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哦,是的,寒若秋在两年前,她十九岁的时候已经筑基成功了。”掌门也不疑有他,自顾自的说到。

  清泉心里说不上高兴还是失落。

  高兴的是他一见钟情朝思暮想的女神寒若秋也已经筑基成功。失落的是原本还想自己筑基了就去多帮助她一下。看来,还是让她走到了自己的前面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