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张大发听了清泉的话内心十分的郁闷,也可能是盘算着怎么样恢复天剑仙宗往日的荣光。总之是一路无语的到了玄剑派。

  清泉也希望张大发不要再问些啥了,真问起来,也招架不住不是。虽然不知道这个玉牌到底有什么用,但是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在飞剑上,清泉是不止一次的想拿出筑基丹的瓶子来,好好仔细把玩把玩,又怕张大发那厮说他不稳重。

  其实对于张大发这个人,清泉是心怀感激的。没有那厮,他早在七宝镇就挂了,这次虽然自己九死一生......其实是秘境里修炼了两个多月。但是不也搞到了一瓶筑基丹了吗。

  “啪!”

  再一次尝到了身体跟地面亲密接触的滋味。那是回到玄剑派后,张大发把清泉直接扔到了玄剑派的广场上。

  沉静在幸福中的清泉冷不丁的被摔得个狗啃泥,气的站起身来准备望空大骂,不过此时哪有张大发的影子?估摸着也去思考人生去了。

  “已经到凝气九层了,十层就是凝气巅峰了。”清泉思索了一下,才刚刚进阶,短时间内倒不太会到凝气巅峰,再说了,自己也穷成渣了,那几株草药,也不值钱不是。

  “草药?对了!”他想起来了,那时候在七宝镇,得亏了掌柜的告诉他噬灵兽的位置,他才能阴死宋元,全身而退。

  “趁着没事,去掌柜那感激一下,送点草药也算是自己的一份心意吧。”

  至于报备,还是要的。只不过张大发并不在外门,估摸着去哪里反思去了,清泉等了一会不见他回转,便就自顾自的出了山门。

  守山门的外门弟子一见清泉穿着内门弟子天蓝色的道袍,哪里会去多拦一下?

  外门弟子之间都有严格的等级划分,更不消说见到一个内门弟子了。

  一出山门,便是七宝镇。

  清泉慢慢的踱步走向“灵草楼”却发现这个“灵草楼”与之前来时热闹的场景大不相同。大门虚掩,似乎并无生意上门。

  他推开虚掩的大门,发现原本欢快的小厮却是无精打采的倚靠梁柱席地而坐。

  见到清泉进门,那小厮认得这位道长是之前来过的道长,便一个激灵的站了起来,小跑到清泉的身前“扑通”跪下,泪流满面道,“仙师,救救我家掌柜,救救我家掌柜啊。”

  清泉眉头微微一皱,弯身扶起那小厮道,“你且起来,跟贫道说说,发生了什么事?”

  被清泉扶起的小厮才止住哭泣仍带梗咽的说道,“前日,掌柜的在镇里‘百味馆’喝酒,估计是喝高了,说出了什么异兽的事情。”

  “昨天一早,就来了几个身背棺材的仙师把掌柜的给抓走了。”小厮抹了一把眼泪,“仙师,你大慈大悲救救他吧。”

  “祸从口出啊!”清泉算是明白了,那掌柜的酒后把噬灵兽的事情给说了出来。也传到了修士的耳中,于是乎这几个修士就让掌柜的去带路了。

  “掌柜的算是凶多吉少了。”他微微的摇了摇头,“背着棺材的应该是阴尸派的修士了。”

  “你且在这里待着,贫道去看看。”清泉也没敢把话说死,毕竟他也不知道阴尸派那些修士的修为,不过好歹自己可以隐逸灵气,只是悄悄的去那里,能救回掌柜的当然最好,也算报答了掌柜的通情之恩。

  至于那个真正救了自己的噬灵兽,如果条件允许,能救便救得。

  离开了药楼,清泉一路狂奔的往那莽雁山脉跑去,之前他是花了足足一个晚上的时间才跑到那里,现如今毕竟不用绕道躲避追杀,仅仅花了小半日,便已经接近了那噬灵兽的洞口。

  @看正w版章!x节j上酷RH匠@#网4}

  只是接近便已经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清泉隐逸了自身的灵气,悄悄的沿着石壁爬了过去,在一个位置略高的地方,算是明白了血腥味的来源。

  那噬灵兽却是一条蛇形的妖兽,此时的它满身的鲜血,在那长约十丈的身躯上,密密麻麻的插满了发着浓郁灵气的宝器刀枪剑戟。

  很显然,此时它已然是强弩之末了,不过即便如此,它仍然死死的守着这个山洞口,寸步不让。

  反观那群阴尸派的修士,也不好过。带队的是两个筑基中期的长老,还有几个凝气期的弟子。

  这几个人当中除了阴尸派的两位长老身负重伤勉强支撑以外,其他凝气期的弟子却只有两个人还活着了。

  满地的尸体,除了修士的,赫然还有一些本来就毫无生机僵尸的遗骸。许是阴尸派每个修士背着的棺材内养着的战斗僵尸。

  连着那个药楼掌柜的,也惨死在了路边。不过看着情形,却是被修士一击之下震碎了心脉。

  “你们两个从左右两翼上去。”一个在地上打坐的老者道,“我跟薛长老会拼尽全力牵制这个孽畜的。”

  那老者一袭青衫已然被鲜血浸染了大半,他口中的薛长老似乎也并不比他好到哪里去。

  看得出来,之前的战斗应该已经进行了极长的时间。

  “是!”场内两个没有受伤的凝气期修士应声而出,是到了他们发挥的时候了,什么是生力军?这就是生力军!

  反观守在洞口已然是强弩之末的噬灵兽,那硕大的眼眸中闪现出了一丝的恐惧。这是“死”的味道!它已经许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阴风招魂蟠—索命魂冲”

  没有多余的考虑时间,阴尸派的长老便再次双双祭起宝器魂蟠砸向噬灵兽。

  可怕的是,这虽然是他们两个的全力一击,也是他们灵力的最后一击,但这并不是致命一击。正面的攻击,阴尸派两个长老知道,这,只是牵制的一击。

  噬灵兽通灵的蛇头上再一次露出了人性化恐惧的表情。避无可避,只能调用身上仅有的灵气汇聚在蛇头,用蛇头强行顶住这正面的魂蟠攻击。

  “阴风招魂蟠—催命原针”

  眼见长老们出手,边上伺机而动的阴尸派凝气期修士不敢怠慢从两翼准备射出催命原针打噬灵兽的“七寸”之地。

  “得手了!”

  正当阴尸派长老们兴奋的大喊时,噬灵兽也知道了他们的阴谋,可惜,目前的它,再无可能挡下这致命的一击。

  不过这等着的攻击,却迟迟未到。

  只听见“扑通”“扑通”两声,那阴尸派凝气期的修士却瞪着双眼,极为不甘心的成了两具毫无生机的尸首。

  “七色无形剑势!”

  清泉在关键的时候,还是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