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倒是很隐秘的。

  不过待到清泉步入山洞的那一刻,就傻了。

  伴随着一股糜烂之气,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两个浑圆的大圆臀。

  但见山洞内一男一女,赤身果体的做着原始的活塞运动。

  清泉看了顿时一阵躁动。但是小时候的读书经历,还是让他明白“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的道理。

  “抱歉,抱歉,你们继续,小子我唐突打扰了,唐突打扰了。”清泉哪里敢再多看一眼,低着头就想退出山洞。心里骂道,“我靠,做这种事情,好歹布了防御阵不是。”

  在运动中的那对男女很显然没有料到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人会傻不拉几的走到这个偏僻的山洞里来。

  尤其那个男的,直接被吓得灵气涣散,一泻千里了。

  “清泉?”

  那男的回过神来,哪里还不认识这个小子就是清泉啊。

  “啊?”一心想退走的清泉,猛然听见有人在喊他,也就回过头应到。

  “哈哈,果然是你,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那个男修难以掩盖心中的窃喜。

  “既然来了,就把命留下吧。”说着来不及披起身上衣服,直接从他底下的那个女修体内出来,顺势祭出宝器飞羽弓,旋即灌注灵气射出一箭。

  “飞羽锁灵箭式-乱雨”

  但见那男修射出的一箭,在空中直接化成数十枝灵力箭,每支在半空的箭都隐隐带有吸收灵气的作用。

  难怪称之为锁灵箭!本来就是偷袭,又带有锁灵的作用。清泉的反应就是一滞,就是这短短的一滞,他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抵抗,只能下意识的往左侧躲了一躲。

  数十枝灵力箭在小范围内,可以说是无死角的包围住清泉的躲避路线。

  饶是他最后时刻躲了,身上也被结结实实的射中了八枝箭。射中的八枝灵力箭顿时化作一股极其暴虐的灵气在清泉体内乱串。

  看着清泉应声倒下,那个男修哪会不知道中了自己“飞羽锁灵箭式-乱雨”的人,基本就是一个死人的道理。

  “呵呵,下一个,就是你了,裘池,九泉之下,不要怪我心狠手辣。”那个男修转过头来,看向那个叫裘池的女修讪讪的说道,“谁让筑基丹只有一个呢。”

  “胡庄,你想干什么......”

  虽然这时候裘池依旧赤身果体的躺在哪里,神秘的部位依旧朝向着这个叫胡庄的男修。但是比之筑基丹,这具身体,又算得了什么?

  “怪就怪你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事情,桀桀。”

  胡庄调动灵气祭起了“飞羽锁灵箭式”。

  酷{匠网首发\L

  躺在地上的裘池闭上了眼睛,她恨自己,她知道,胡庄为了筑基丹不会放过她了。

  她也恨清泉,如果没有清泉,胡庄也不至于对她灭口。

  但是依旧现实不存在如果。

  要是清泉都能说如果,那么如果你们在那个的时候,洞口打一个防御阵,我是绝对不会进来的。

  不过等了很久,依旧还沉静在愤恨当中的裘池并没有等来她的香消玉殒。

  直至她听见一声“哐当”的声音,她才睁开眼睛,猛然看见胡庄瞪着一双大眼,自脖子往下一直到腹部被一条剑气所贯穿。

  看这模样,已然死不瞑目了。她听到的“咣当”声,就是胡庄手里的宝器弓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胡庄至死都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能够在背后偷袭他,但是就算是死,他都不会相信是清泉杀死了他。

  没错,杀他的当然是清泉。

  其实胡庄也没有做错。

  那时候的清泉中了自己八箭,而且暴虐的灵气也混入了清泉的体内。所以明摆着清泉就是个半死人,而裘池并不是。

  所以先灭口裘池,然后割下清泉的脑袋,躲在这个山洞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坚持三个月,等出去后,拿出清泉的脑袋,换一颗筑基丹。

  凭借着自己的凝气巅峰的修为,一跃成为筑基期修士,稳稳步入门派长老之列,从此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清泉也很庆幸,幸亏那厮聪明过头了。

  那个女修会不会出卖他都两说,要是那厮提前上来再补上几箭,自己也就真一命呜呼了。

  “还是太大意的。”要不是体内的聚灵珠在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吸收了那些狂虐的灵气。等到胡庄解决了裘池,那自己一样没得生还。

  内伤倒是没有了,不过那八箭在自己身体上射出的八个窟窿,也对身体造成了极大的损伤。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的是感谢这位凝气巅峰的大神背对着清泉吧。要不然,正面正打,就清泉现在这个状态,也难说能不能一击击中。

  拼命打出一记剑势的清泉,也半跪着在地上喘着粗气了。

  随着胡庄的尸体倒下,清泉直接看到了裘池的雪白的躯体,“噗”,体内灵气又是一阵的翻腾。

  说实在的,清泉还是很感激裘池的。

  至少没有她耽误那一个呼吸时间,自己也凶多吉少。不过这具白花花的躯体,那胸部,那......“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话说这样子说着,可是清泉的眼睛可没有离开过那里。

  裘池脸一红,哪里会不知道清泉在看什么,赶忙起身,给自己打了一个去尘诀,匆匆披上衣物,看着清泉思索起来。

  虽然裘池没有看见清泉是怎么杀死胡庄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清泉的体内灵气必然没有受到胡庄那一箭的影响。

  她料想清泉身上现在虽然血迹斑斑看起来很骇人的样子,但是并没有伤及根本。胡庄是该死,死了就死了,但是这个清泉是颗筑基丹。

  “天欲与之,子若不取,反受其害!”

  裘池心里盘算着,顿时有了计较。她看得出,清泉对她还是有好感的,她自己对自己的身材还是很有自信的。

  “多谢师兄及时出手救下奴家。”裘池向着清泉盈盈拜下。

  “奴家采药途中,遇到这个叫胡庄的贼子,奈何此贼是凝气巅峰的前辈,奴家一个凝气中期的弱女子......就被他......被他毁了身子,呜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