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顺利的摔了一个狗啃泥。清泉算是到了这个莽雁秘境里了。

  “要不是自己的法体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被那厮这样子一脚,还不摔得个七荤八素啊。”趁着没人看见,清泉立马起身,拍去身上的尘土,“要不是没有提防那厮,我怎么可能被踢中呢。”

  站起身来的清泉立马打量起了四周。

  “据说秘境都是平行于这个世界的空间碎片,面积应该都不大的。不过这样子望过去。四野不见边际啊。我好像是在一个土丘上,不过这地形有山有水的,跟其他地方也差不多,咦,那里火元素灵气很活跃。”

  -c酷ex匠;`网|%首…◎发

  清泉瞬间就看见离他不远有一片火鸦草。火鸦草,黄级中品的灵草,风飞吹过火鸦草,火鸦草会发出呱呱的类似乌鸦啼叫的声音,因此而得名。火鸦草是制作定脉丹的主要原料之一。定脉丹的作用就是修复凝气期修士受伤的经脉。

  清泉兴冲冲的跑过去,小心翼翼的把地上的火鸦草全部收集在了自己的储物袋里。

  “咦,那十里远处好像有一片木元素在翻腾,估计又是灵草。发财了,发财了,正愁没有修炼资源呢。这地方是宝地啊!”

  短短一个时辰的翻找,清泉已经收获了五种灵草了。

  “要待三个月,要是都被我采了,那是多大一笔财富啊。”清泉看着储物袋里那几十株灵草歪歪的想着。

  “在那里,他在那里!”突然传来一个修士的叫喊声,那叫喊声里包含着极大的喜悦。

  “在哪里?哪里还有灵草。”清泉立马四处张望起来,发现四周除了两个修士以外,没有什么灵草啊。不过清泉看见那两修士的表情,哪还会不知道啊。

  “感情这两个凝气中期的渣渣,把我当成筑基丹了啊。”

  “嗖嗖!”两个冰锥往清泉身上直刺过来,区区凝气中期的冰锥,清泉还不放在眼里。一挥手,他打了一个火元素的灵力盾,轻轻松松的挡住了那两支冰锥。

  看那两修士手上的武器带的是皮鞭,原来是冰飞派的人啊。

  “冰飞派的,我不来找你们,你还要准备来灭杀我。既然如此,就先拿你们开刀!“清泉想着,直接手中幻化出一把火元素的灵力剑。

  “本座本不想杀尔等蝼蚁,然而尔等蝼蚁居然敢在本座这里造次,既然如此,就别怪本座心狠手辣了。”清泉抬起手呵斥道,“火系无形剑势”。

  说话间,清泉手里的灵力剑直接往那两修士方向一挥,只见一道红光直冲冰飞派两个修士而去。

  “哼,区区凝气初期修士,如此大言不惭。妄想这种初级剑气来抗衡我们的鞭式,真是痴心妄想。看我破你剑气。”其中一个修士挥动着法器皮鞭,在身前挥了一个周天,呵斥道,“冰凌鞭式-攻”,话音刚落,一道白练的鞭影直冲那道红光“剑气”而去。

  “哧……”那道火系无形剑势在遇到那道鞭影时,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就直接击碎贯穿而去。边上那个修士大惊,匆忙在身前挥了一个周天,呵斥道,“冰凌鞭式-御”,瞬间身前形成一道六棱形冰盾。

  不得不说,冰飞派的心法招式还是很不错的。其实在清泉那道剑势击出去,到他们身边的时间,也不会超过半个呼吸时间,而对面已经做出了攻防的判断。

  不过可惜的是。他们遇到的不是跟他们对阶的剑式。而是与剑式云泥之距的剑势。

  虽然只是初级剑势,也不是他们仓促的鞭式可以抵挡的。那速度不减的剑势遇到六棱形冰盾时,就如同一把庖厨的菜刀,遇到豆腐一般。

  不止是那道六棱形的冰盾,还包括那两个修士,都是一剑两段。

  斩杀了二人后,清泉急急忙忙的走上前去,顺走了他们两个的储物袋,然而哗啦倒将出来,把那些个瓶瓶罐罐,那些个灵草灵石统统的放在了自己的储物袋里。

  也别指望那两个凝气中期的菜鸟有什么好东西,但是聊胜于无,总比没有好不是。做完这些,清泉两个火球,将那两具尸体化成了骨灰。这一切都做的行云流水,好像很是信手拈来。

  弄死,抢走,烧掉,一气呵成。而且,这都不需要啥负罪感。在杀人方面,清泉很轻松的就说服了自己。

  “杀人前,应该做好被杀的觉悟。想杀人被人反杀,死了活该!”

  “看来他们是太大意了。”清泉看着他们储物袋里的几件防御法器分析着,“如果他们全部激活防御法器,抵住我的剑势,然后一个人从侧翼进攻我,至少我没赢得那么轻松。”

  可惜的是杀场没有如果,至少失败者已经没有如果的机会了。要想在这个残酷的修仙界活下去,只能时时刻刻的存有狮子搏兔尚使全力的精神。

  “几百个修士都把我当筑基丹了,我就算再厉害,也不能将他们全部杀死吧。这事情大条了,总不可能遇到一个,就战斗一次吧。难保灵力不济,一个失手,真成了他们的筑基丹了。”

  清泉现在是一阵头晕。就算是历练,那这个张大发做的也过分了一点啊。

  “没办法,不去采药了,老老实实的找个山洞。等到秘境时间结束吧,能不杀人还是不杀人的为好。”清泉看看自己身上的道袍,“好歹也是道士不是,慈悲为怀,慈悲为怀。”

  为了不惹麻烦,清泉满山的找可以藏身的山洞。别人进秘境是为了找药材,清泉那是为了找藏身的地方。

  他记起来小时候爷爷给他讲的故事,说是一个皇帝派大军去找人参娃娃啥的,那满山片野的大军,跟不停逃命的人参娃娃的故事,小时候清泉最爱听了。

  小清泉总是问爷爷,“爷爷,爷爷,后来人参娃娃跑掉了吗?”爷爷总是会说,“跑掉了,跑掉了。”

  现在清泉想起了这个故事,怎么感觉那张大发就是那皇帝,而那些个修士就是满山片野的大军。自己,当然就是那个可怜的人参娃娃,“我跑得掉,跑得掉。”他安慰起了自己。

  好在虽然三百多名修士到了秘境,但是这个秘境面积还是挺大的。清泉躲躲藏藏了几天,终于在一座不起眼的小山里,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洞。

  他看看周围没啥灵草的踪迹,断定这地方应该不会有人会找来了。

  “没有灵草,到这里来干什么呢?别人都是大忙人,他们还得忙着采药不是。”

  清泉这样子想着,“你们忙你们的,我老老实实躲起来就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