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怪张大发傻眼了。自打玄剑派开派以来,还没有出现过一个十几呼吸就被扔出来的弟子。

  “那个,清泉,你的剑呢?”张大发看着傻傻坐在地上,双手空空的清泉,继续问道。

  “什么剑?”清泉很郁闷,我没拿到啥剑啊。

  “这……”张大发愣了,“难道我看错了?不会啊,那小子二年不到就已经凝气六层了。怎么可能对剑的悟性是零呢。”

  也难怪张大发这样子想了,玄剑派一直以来是以在观剑谷领悟的时间越长领悟的剑式越多而评价弟子对剑的悟性的。最最最不济的弟子都能领悟一天,学会一个剑式,拿到一把法器玄铁剑。

  “好吧。清泉,你也别难过,好好修炼。要是领悟了什么剑式,你就来找我……别灰心,你还是有前途的。”

  张大发草草的安慰了一下清泉,摇摇头回外门去了。他失望啊,好好的一颗修仙的苗子,可惜无缘玄剑派的剑式。

  “不能浪费了这个苗子。还有两年时间就到了莽雁秘境,时间很紧啊。我去别的国家找点其他派的修仙心法。”

  张大发轻轻的走了,正如张大发轻轻的来。

  反正清泉还坐在地上傻傻的发着呆。

  “刚刚我被送出来的时候,记得是好多灵气包围着我的啊。这些灵气呢?”清泉感受了一下他体内的聚灵珠,发现聚灵珠在自己的丹田微微的释放着灵气。

  “原来刚刚的那些个灵气被聚灵珠给吸收了啊。”

  不能浪费啊。清泉赶忙进入木屋内,盘膝打坐起来。如饥似渴的吸收着丹田内聚灵珠散发出来的灵气。

  暑去寒来,春去秋来,他没有想到,他这一修炼,就过去了整整两年。

  清泉从修炼中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

  “呼,不知不知觉修炼两年了,丹田内聚灵珠吸收的那观剑谷灵气也被我完全吸收。修为也到了凝气八层。”清泉起身缓步走出了木屋。

  “何谓剑?何谓剑招?何谓剑气?何谓剑式?”

  在这两年的打坐中,清泉一直在苦苦的思索。似乎每次都摸索到了那层东西,但是每次都差一点。

  “差什么呢?”

  “何谓剑?剑只是一把单纯的兵器。剑本来只是死物!何谓剑招?剑招只是剑可以运动的延伸。何谓剑气?剑气就是剑招极致的一种形式。何谓剑式?当剑气组成某种形式或以大量剑气汇聚而成配合外放的灵气引导从而达到的一种形式就是剑式。”

  “不够,我要的不是剑式!”

  kQ酷&匠…网-}永久C:免…n费看m小{说

  “何谓剑势!!!”

  清泉手中寒光一闪,一把雪白的灵力剑喷射而出。转瞬间那雪白的灵力剑竟然参差了一丝丝燃烧的火焰。

  “不够!”

  那把参差了一丝丝燃烧的火焰的灵力剑上再次生成了一缕缕水汽,紧接着一根根青丝,一片片雪花,一缕缕金光,一条条岩痕都完美的附着在这把灵力剑上。

  “以空间的多元素为媒介,摒弃单纯的剑式。以自身的灵气配合空间的多元素,达到剑对周围空间的压迫。对,这就是气势!元素的气势!”

  “何谓剑势?”清泉调动体内的灵气,配合着手上生成的元素灵力剑,猛然向着木屋外的山壁劈去。

  “这就是剑势!”

  说话间,但见一道发着七彩光芒的剑光飞速的朝着百米外的山壁划去。

  那道剑光本身很窄,仅仅不过半寸。那道剑光本身很短,仅仅不过半尺。

  但是直接就刺入了那坚硬的岩石山体之中,而刺入山体内十丈有余的那道剑光,由于剑光上的多种元素被瞬间压迫,压迫的压力使得那道剑光直接爆裂开来。

  爆裂处立时激发出耀眼的七色灵光,旋即将那山体炸出了一个直径十丈的圆形大坑。

  “剑势?是剑势!没错!!!”

  刚刚赶回来的张大发,才进观剑谷外部,就感到了一丝剑势的威压。

  “没错,这就是初级的剑势,已经带有那一丝的威严。只是清泉那小子还没有神识,这丝威压才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威力。”

  “我说呢,那小子怎么会没有学会剑式,原来那小子直接领悟了剑势啊。宝贝啊,好宝贝啊。有些化神修士都还摸不到剑势这层。连云大陆据说只有个别天才才能在结丹后摸到剑势的坎。这小子,一定有什么天大的机缘。”

  张大发看了看他这两年手上收集的几本玄极功法跟宝器剑。“我靠,这些东西,还有毛线个用处啊。”

  “凝气八层了?”张大发看见这一幕也算放下心了。

  他缓缓的走向清泉,心里想到,“这家伙刚刚摸到剑势的坎,估摸着还得消化一下心得。哎,等着呗,谁让道爷我苦呢。”

  反观清泉也不好过。

  此时的他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的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不要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就是动动手指,都已经是个奢望。

  刚刚那剑看似很帅气,很轻松,其实是很失败的一剑。由于是实验,加上清泉对天地灵气中的各元素的量把握程度不够,再加上体内灵气引导后,没有控制好灵气的力度和数量,导致体内的灵气直接在灵力剑上的元素融合过程中被抽的一干二净。

  清泉躺在地上,远远看见那猥琐脸的张大发缓缓的走过来,也只能无奈的笑笑。

  他不知道张大发的修为到底是什么,但是他知道张大发不会害他。上次聚灵珠发出警报时,清泉就知道如果张大发要弄死他,也估计跟弄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执事师兄,您说我们修炼是为了什么?”

  清泉一脸陶醉的望着天空。

  “有时候,修炼的累了,净下心来,我就喜欢躺在地上仰望着天空,看着那丝丝的白云,在这蓝天之下寻得片刻的安宁。”

  “别逗,你当我傻啊。”张大发一脸不削的看着清泉,“老老实实的躺着。别整个那么有诗意的借口,你倒是给我动动手指试试看。你个渣渣,刚刚那剑势的一剑,已经把你全身抽真空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