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晚,看着广场上测灵柱再无通过之人,架不住周围这一大群寻死觅活要求再测一次的人。毕竟除了极个别口出狂言的人要收拾一下,大部分没通过人的心态,他们还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却也没有再测试的时间和必要了,台上的道长们也准备收摊回山。

  为首的那位叫顾离。是玄剑派筑基期长老,但见他缓缓起身,袖里一道寒光直冲云霄,那道寒光似见风就长,一个呼吸的时间,已经在半空中化作一把长六丈,宽一丈的巨剑。

  那巨剑缓缓下降到了地面。几个道士“刷刷刷”的先后跃到了那巨剑之上。随后顾离一挥衣袖,平台上包括清泉在内的三十几个灵根测试通过的人,都稳稳的被他带着站在了那把巨剑之上。最后只见顾离施施然的踏在了剑尾处,朝着巨剑打了几个剑诀,那把巨剑就“呼”的一声跃到了天空,极速的朝着玄剑派的山门内疾驰飞去。

  “仙师啊”“哇,果然是仙师,会飞啊。”

  “哈哈,我家舢儿被选上了,哈哈哈。”一个当官模样的中年男子得意的大笑着。周围的人看他的眼神那都是火辣辣的。他的儿子,以后是仙师了......话说顾离操控着巨剑没多久就飞到了玄剑派山门内的广场之上。但是他却不急于下降,闭着眼睛看似漫不经心的他,却用神识扫过了那些个即将入门的新弟子。

  神识,是只有筑基期修士才开始可以修炼出来的。相当于人的第七感。飞在千米高空,这三十几个人的表情可不是完全一样的。有些人很兴奋,东张西望的观看着玄剑派巨大山门跟凡间难以看见的恢宏建筑。有些人很正经面无表情的站着。有些人叽叽喳喳的跟边上的伙伴聊的很愉快。有些人不敢往下看生怕掉下去,一直悄悄的往剑身里面挪。

  看到这类人,顾离摇了摇头。可惜的是,清泉这时候并没有在关注着这位玄剑派位高权重的长老,只是悄悄的往剑身中央缓缓的挪动着,可不是怕掉下去吗?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人家是用神识来扫你,你能发觉个啥。除非,你已经凝气成功了。

  慢慢的巨剑飞了下来,平稳的落在了玄剑派的广场上。不得不说玄剑派的广场还是很大的,至少容纳万余人是不成问题。

  $酷L匠网c首u发

  “顾师弟辛苦了。”一位穿着白色道袍的中年男子笑呵呵的迎了上来。“这次新弟子居然有三十几个啊,十年前可只有十二个。哈哈哈!”看得出来这个道长心情不错。

  “参见掌门,掌门亲迎,顾离惶恐。”顾离立马从飞剑上跳下给中年道人行礼。巨剑上其他道人也很迅速的跳将出来。

  “参见掌门!”飞剑上其他的人哪里还敢怠慢,齐刷刷的欠身行礼。礼毕后,清泉微微抬起头,看了看这位中年掌门。但见这位掌门约莫四十岁左右,国字脸,带有几缕长须,满脸微笑着。他身着飘逸的白色道袍,手里拿着一柄白色拂尘。似乎感应到清泉在看他,他也含笑朝清泉的方向点了点头。

  “好好,都进殿吧。”说着掌门带头走进了大殿。清泉看了看大殿上方的牌匾“玄剑殿”,看样子,这是玄剑派的主殿了。看着这个大殿的正门,清泉惊讶不已,按照清泉的见识,庆州府他在参加举人考试的时候,州府大门也就二丈多高。而这个大殿,单单大门就高达十丈。不止是清泉一个人,其他的新进弟子看见这个大殿正门,也呆住了。可能知道这些新弟子会惊讶于大殿的气势,玄剑掌门倒是很有耐心的站在门槛前面等着这些新弟子缓过神来。

  看见掌门在等着他们,清泉他们赶忙就进了大殿。进殿之后,更是把他们惊讶的目瞪口呆。大殿至少二十丈以上高度。正殿正中,供奉着一把长十丈的巨剑。

  怎么殿内的高度比殿外看起来要高不少?不是道士吗?怎么不供奉三清四帝?这一连串的问题一下子就把清泉难住了。

  好在掌门也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直截了当的开口了。

  “这个大殿其实只是这把巨剑的剑鞘,这里的空间是独立的。所以大小并不能按照殿外看见的大小来计算。我们是修道的修仙门派,在这巨剑之后,供奉有我们道教的三清四帝,大殿左侧供奉着我们玄剑派历代祖师的画像,右侧是我们玄剑派各师兄弟的本命玉牌。”

  看了一眼画像,清泉再往右边一看,看见右边的台子上密密麻麻的摆放着几百块本命玉牌。清泉知道,一块玉牌就代表一个修士。当修士生命终结时,这块玉牌也会随之碎裂。

  “今晚上大家就好好休息吧,明天辰时来大殿举行入派典礼,届时大家就是玄剑派的外门弟子了。”掌门笑眯眯的说着。

  掌门说完,就离开了大殿。这时候鱼贯而入了一群身着蓝色道袍的道士,引领着他们来到了半山腰的一排厢房中。

  从那些道人那里,清泉也大致了解了玄剑派的基本情况。

  玄剑派掌门叫解旭。还有四大长老分别是宋允,程飞,顾离,蔡全。除此之外还有八大护法,八大护法里赫然有王集的名字,再往下就是各部门执事,还有五十名内门弟子及五百名外门弟子。

  掌门和长老都是筑基期的修士。执事护法都是凝气七层以上,内门弟子都要凝气五层,外门弟子则只要凝气成功,就可以了。这只是清泉粗粗的一个概念,毕竟有些东西离他还很遥远。

  已在修仙门派的山腰处,这里充斥着的灵气虽然清泉还不能吸收,但是的确也起到了安神的作用。此时躺在山腰厢房中的他,已然沉沉的睡去。上个月学堂下陵墓的生死逃亡,爷爷跟先生的身死的打击,再加上这一个月来不间断的赶路,却是让他身心疲惫到了极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