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那个耶律左光是不是也死在那墓室中了,”清泉仔细分析了一下,觉得也不太保险。毕竟那厮三番四次的死不了,按照先生说的,仙家手段,岂是凡人可以度量的。

  “要抓紧启程。毕竟那厮知道自己还活着。”

  他收拾好身上的行李,其实也就几套换洗的衣服,那本书太大,就放在家里的地窖里。玉牌跟聚灵珠就随身携带着吧。

  接下来,就是去村长家开一张路牒,说是去国都寻名师学习,为了金榜题名云云。倒不是说要骗他们,此去仙途,生死难测。他也不想让他们过分担心自己。

  带着行李,清泉就踏上了去往玄剑派的路。一路上,清泉顶着个举人的头衔,穿着举人身份的儒士衣服,倒是可以遇县府学院免费的吃食借宿。

  走了一个月,远远看见前面有座大山,按照路人说,这就是一星门派玄剑派所在地了。俗话说,望山跑死马,远远望见山,按照清泉这个步行速度,慢慢吞吞的走在官道上,还得走上了几个时辰呢。

  更G#新}最*快上酷☆匠K网$

  “闪开,驾!”一辆疾驰的马车从清泉身后不远处,疾驰奔来,扬起漫天的尘土。官道边上的行人纷纷往两边躲闪,清泉也赶忙往道路边上闪了闪。

  待到马车从清泉身边经过时,清泉才发现驾车的一个女子。

  “真霸道!”清泉身边一个樵夫打扮的青年男子轻轻的嘀咕了一声。

  “驭”不得不说,那个女子的听力异于常人及驾车技术极其精湛。马车在她的一声呵斥下,立马停了下来。

  “你刚刚说什么?”那个女子转过头来,面向那名樵夫说道。

  清泉这才发现那个驾车的女子相当的漂亮,约莫也就二十五岁上下,精致的瓜子脸,眉眼间似两道细月牙,好一对勾魂丹凤,一张樱桃小嘴微微的上翘。身穿一件天蓝色的袍子,胸部鼓鼓的,像是无时不刻的在跟这天蓝色的袍子斗争似的,真怕什么瞬间把这袍子爆裂开来。

  “啊”很明显,那个青年樵夫看见这个女子的容貌身材,顿时傻了眼。一滴透明的液体从青年的嘴角边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有时候地心的引力也是有限速的。这不,在那滴液体掉落在官道地面上,发出极微弱的“啪”的声音的同时。

  “啪”驾车那女子直接扬鞭抽在了那个青年的头上,瞬间把青年的天灵盖抽的凹进去了三寸。那青年就这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没了声响。

  “一个蝼蚁,还敢多嘴!”那女子杀了一个人,像是没事人一样的环视了官道上行人一圈。边上的行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开什么玩笑,这时候路见不平,主持正义?自己的天灵盖也不比那青年的硬不是?

  那女子看着周边人那躲闪的目光,觉得很是满足,上了车,继续驾车走了。

  “简直是禽兽不如!”清泉握紧了双拳,“如果我有实力,必不会让如此蛇蝎之人草菅人命。”

  虽然在那女子杀了青年樵夫后,清泉的表现跟那些路人差不多,看那女子的眼神都是躲闪的。但并不代表这就是人性的冷漠。清泉很清楚,一只老虎无缘无故咬死一个人,这时候你去出头指责老虎为什么咬死人,无异于跟禽兽去讲人伦,道义,去讲法律,仁义,那你这辈子的寿命,也就在几个呼吸之间了。

  至少清泉不认为目前他的天灵盖会比那个樵夫硬。但是这个女子,他记下了。没实力前,万一遇到了,老老实实退避三舍,待到有实力之时,定会取其性命。

  “哎,可惜了这个青年。”在各自散开的人群中,一个老人惋惜的摇摇头。

  “大爷,你认识他?”清泉赶忙上前叫住了那位老人。

  “我不认识他。”那位老人看了看清泉,十四岁的清泉倒也没有让他去提防什么。“但是我认识那个女的,她是冰飞派的祁连青。”

  “原来是仙师,走走走,快走,快走!”边上人一听说是仙师,大气不敢喘一下,立马加速跑开了。

  “冰飞派?二星门派。又是这个门派!杀死了爷爷杀死了先生,杀死了我的同学,这个仇,我是不会忘记的。冰飞派门下尽出这种人,想必也不是什么好派。”

  “不过这也提醒了我,这块先生的玉牌还是不要拿出来比较好。万一先生跟玄剑派的有什么误会。我无缘无故被他们干掉也不划算。谁知道这些修仙者是不是讲理的。至少就目前看见的修仙者德行,我还是走一步算一步比较好。修仙再好,也得有命去修才好。我是一介文弱书生,又不是无敌的。”

  “一切,还是需要实力啊!”清泉学着那老人的样子老气横秋的摇摇头,加快了步行的脚步。

  终于在午后时分来到了玄剑派的山门口。也就只能到山门口了,因为玄剑派的山门口密密麻麻站着的都是人。

  “这,这比考举人的人还多啊,少说也得有个五千多人吧。”清泉走进人群中拉住一个看起来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少年问道,“这位兄台,请问,这里是玄剑派吗?这里那么多人干什么?”

  “哎,是啊,这里就是玄剑派,这几天是玄剑派对外招收弟子的日子。玄剑派周边的州府县乡都有人来应试的。”那个少年看着清泉悲伤的说道,“我没有灵根,一辈子不能修仙了,呜呜……”说着也不管清泉,直接走开了。

  “原来是开派收弟子啊,看来我倒是赶上了好日子了。”清泉心中一阵窃喜。不过立马发现,事情不对啊,一大群人挤向一个平台,然而到最后站到平台上的人百中无一。而且测试速度非常快。

  “这是在干什么?”

  很快清泉也挤了过去,到了近距离才看见,玄剑派的山门外,有一个很大的平台,平台上坐着几个穿着道袍,道骨仙风的道人。那些个坐着的道人身后站着二十几个穿着形形色色的年轻人,这些人的面部表情跟那些唉声叹气,甚至于有些脸色苍白直接晕倒的人完全不一样。这些人看起来那叫个一脸喜色,精神倍爽的样子。不用说,这些人就是考试通过的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