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面是火宫了吧。”王集也算是开窍了,这前面的几关,没有一关省心的。按照清泉说的顺序,那火宫会不会是漫天大火呼啸而来?

  还没等清泉开口,在弯过一个弯口时,那原本黑漆漆的通道前方,居然有了些许的光亮。

  待到二人跑到通道的尽头,却发现了前边开始的地宫四周都镶嵌了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单单是这夜明珠的价值,随便挖走一颗,在凡间也已是天价了。

  不过对于王集跟清泉来说,至少好在不用打着火折子而已。

  “先生,慢一点走。”清泉觉得不太对,算算路程,倒是到了火宫的位置。可是前面的题凑墙通道依旧,只是在这通道的两壁上镶嵌有夜明珠而已。

  “这里非常的蹊跷,先生,我们还是稳一点比较好。”

  王集左右看了一下,理倒是这个理。而且看得出来,这里的确非常的蹊跷,只是……“我们时间耽误不起啊。”

  “现在已经不是时间的问题了,”清泉摇摇头说道,“就算我们进得了最后的墓室,我们也会被那个修士给干掉。”

  王集沉默了,这个道理,他也懂。

  “所以,我们要给那个叫耶律左光上点颜色。”清泉冷冷的一笑,“至少,这个火宫,他不会过的那么轻松了!”

  “难道说?”王集倒是明白过来了,自己的弟子非但可以破宫,而且尚有余力去对付耶律左光,“好,你说怎么办吧。”

  “这个火宫很隐晦。破解的方法在一本叫做《北汉秘闻》中就有这样的记载。”清泉一边说,一边从包裹里拿出了一大罐子清水跟一罐子生石灰。幸亏这工具带着,关键时候还真用上了。

  “这是什么?”王集纳闷了,这水跟生石灰?能过这个火阵。而且,这里没有火啊,清泉又是怎么确定用什么方法的?

  正在纳闷中,清泉已经倒掉了半罐子清水,然后在那半罐子清水里倒入了生石灰。只是一会的功夫,那罐子里的水,便就沸腾起来了。

  “先生,你跟在我后面。记住,不能乱跑。”说着他又从麻袋里拿出了一个小锄头,用绳子将罐子跟锄头连接在了一起,便拿起锄头的木柄,拉着王集一路往前走去。

  才走几步,那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原本空无一物的地面上纷纷飘起来白色透明状的幽火,那一朵朵似雪梨花般的幽火径直往那沸腾的罐子扑去。却又好似飞蛾扑火般没有了一丝的动静。

  清泉他们一路走,那数以万计的幽火一路的被吸收在这个罐子里。场面看起的确吓人的很。无数的幽火猛扑过来,甚至发出了“呼呼”的声响。

  “清泉,看起来,很轻松啊。你这方法真行。”王集由衷的赞叹道。

  不过清泉却是眉头微皱,“先生,这段路,比想象的要长。我不知道这个罐子能不能坚持走完这段路。”他看了一看一直在沸腾的罐子,这石灰水,最是吸收幽火跟磷火了。只是凡事有一个度,如果还是这个频率吸收下去,那没多久这个罐子便会炸开来。到时候,没了这个罐子的吸收,王集跟清泉只在一瞬间,便会被这幽火烧成一堆骨灰。

  “那我们加快脚步,跑过去?”

  “恐怕不行,”清泉摇摇头说道,“这个行走频率已经是极限了,再快一点,先生,你的背就烧起来了。”

  听到他这样子说,王集倒是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果然这个速度刚刚可以吸收满着附近的幽火。要是走的快上一些,只要有些许幽火没能吸收,那就会烧到王集的衣服,而且一旦烧着,便会烧到全身,这毕竟不是凡火。

  “那怎么办?”

  “先生你拿着我的背包,一路走,一路扔东西。”清泉说着把背包递给了王集。“万不得已,那个罗盘最后一个扔……”

  “好的,”王集应了一声,便接过了这个背包。

  “嗖”,一根绳子飞出,还没等落地,便被周围的幽火吞噬的干干净净,继而是一张油布,一个水壶,一把攀钩。

  总之一路走,一路扔,那扔掉的东西吸收了周围的幽火,从而缺少了吸收到罐子里的数量。使得清泉这边的压力倒是小了不少。

  “那是我的云纹探爪,那是我的三节定位。”清泉看着王集毫不心疼的扔掉自己的探墓“宝贝”,心都快碎了。这些都是跟了他好几年的探墓“至宝”啊。

  到了最后,不要说是罗盘了,就连那麻袋都喂火了。

  “呼!总算是过来了!”看着走的时间挺长,其实也就那半柱香的时间。只是稍有不甚,便化成灰灰,那倒是真的。

  酷、匠网1_永《"久y8免费看r小a说VF

  不过才堪堪喘了一下气,就看见那个叫耶律左光的修士衣衫褴褛的站在了火阵的前面。

  清泉他们惨,其实他也不好过。带来的十个小跟班算是全部报销在这里了。自己身上的法器也基本耗竭,倒是还有几件比法器高一级的宝器在,只是这灵气已然也消耗近大半。

  “这又是什么地方?”靠着几件法器自爆才击碎大石球的耶律左光看见这不同寻常的地方,哪里还敢以身犯险。只是王集在前面,再说了,这里防卫那么严密,必定是有至宝陪葬。

  “拼了。”他故计重施,拿出一把丹药吞下,又从自己腰间别着的储物袋里拿出了一件宝器法衣,用灵力激活后准备硬闯。看得出来这个家伙过前面的木人阵跟金桥应该用的也是这个方法。

  堪堪进入那火宫范围。四周被搅动的幽火便密密麻麻的扑了上去。

  作为一个修士,凡火倒是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这个毕竟是幽火,就级别而言要高于凡火。所以那星星点灯的火焰激射在宝器的法袍上,虽然法袍抵挡了大半的温度,但是还是有零星的幽火射在了耶律左光裸露的皮肤上。待到他反应过来,用自身的灵力汇聚成灵力罩保护周身的时候,已经是痛的咬牙切齿了。

  “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待我抓住你们后,一定要将你们挫骨扬灰,方解我心头之恨!”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那修士便已经飞过了近半的火宫。

  “我,我叫你追我得那么惨!”站在安全地方的清泉,怒不打一发来,害的自己啥东西都没有了,“还要给我挫骨扬灰?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说完就把这一罐子石灰水狠狠的往对面砸了过去。

  那耶律左光飞行中看见一个凡人扔向自己一罐子水,哪里会在意,只是眼睁睁的看着罐子被摔在他脚下的地面之上。

  “啪”!很清脆的一声,那罐子在火宫的正中位置落了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