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待清泉张嘴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他们从学堂下洞方向的题凑墙那一连发出了好几声沉闷的落地声。那声响本也不大,但是在这寂静阴森的陵墓中,却是清晰可辨。

  “那么快就赶来了吗?”王集看了看那个方向,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清泉,看样子追兵到了,而且追兵应该是一群修士。修士,就是所谓的仙师。”

  “修士?”之前还在怀疑到底有没有仙师存在的清泉,突然之间听见自己的先生说有一群修士来追杀他们,这也太突然了吧。

  “前有木人,后有追兵,难道老天真要让我王集身陨与此吗?”王集知道,那群修士不用半柱香的时间就会找到这里,然后就算自己是绝世高手,在修士面前依旧只是孩童。

  “先生,跟上!”清泉看到了王集的落寞,如果是追兵,那段迷宫般的题凑墙根本阻拦不了多久。事到如今,只能拼死一搏了。

  说完清泉率先踏入了那木人阵中,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的对身后浑浑噩噩跟来的王集说道,“先生,这个木人阵是按照黄道反二十八星宿位排列的,只要你跟着我走,不要出手,哪怕木人的攻击到你面前你都不要动。”

  “反二十八星宿位?”王集糊涂了,这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不懂不要紧,跟着就是了。

  “经西到南,东落北升。”清泉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胃土雉,西三位。”,说着清泉往西面的第三个木人走去。只是这一动,那周围的木人便围了上来,依旧按照三英攻阵上中下三路袭来。

  “先生,别出手。”清泉转过头来,对着正要出剑的王集喊道。

  只是一声,便硬生生的止住了王集正要释放的剑气。

  “乒”,那木人的攻击已至。只是恰恰停在了离清泉跟王集半寸的距离便嘎然而止了。周围那看似密不透风的包围,却是在几个点位上留有了些许的空隙。

  “呼!”清泉大呼了一口气,看来有戏。便笑嘻嘻的学着之前王集教他的模样说道,“古人诚不欺我啊!”

  王集悬着的心算是暂时放下了,看来自己这个弟子的确是有过人之处,如果今日自己真的在劫难逃,也一定要护他安全,让他踏上修仙之路。

  “毕月乌,西走五位。”

  “参水猿,西走七位。”

  “翼火蛇,南走六位。”

  清泉带着王集艰难的在这木人阵中穿行,似乎确实如此规律。每每在击中之际,往往却有半寸之距。

  “耶律长老,那个王集在那!”随着一声叫喊,清泉他们回头一看,那些修士已然站在了木人阵的入口。根据火折子的分析,来得估摸着也有十人。

  “是十一人,”王集知道,那十个使用火折子的应该是凝气期修士,而还有一个被唤作耶律长老的,应该是可以夜视的二星门派冰飞派筑基期修士耶律左光。

  “连耶律老贼都被派来杀我,看来我王集还真是值钱啊!”王集摇摇头,只是不知道这木人阵能不能挡住他们了。

  “轸水蚓,南走七位。先生,我们抓紧走。”清泉拉了一把还在发呆的王集,这先生就是这点不好,多愁善感,这时候哪有时候前怕狼后怕虎的,远离险地才是正道。

  “斗木獬,北走一位。”

  “危月燕,北走五位。”

  “壁水貐,北走七位。”

  “呼。”完美的二十八格,让清泉跟王集顺利的通过了木人阵。来不及休息,他们二人便飞快的往陵墓中间跑去。

  “你们两个去试试看,”眼见那二人逃出生天,为首的那个叫耶律左光的筑基期修士吩咐了一下。

  “是!”话音刚落,两名凝气中期的修士便一个纵身跃到这阵中。

  也是那两名修士无知。直接在阵中,便遭受到了木人阵最强的攻击。那密密麻麻的木人开启三英攻阵,从各个方位攻击在那阵中的两名修士。

  只见那两个修士在身前挥了一个周天,呵斥道:”冰凌鞭式—御“,瞬间身前形成一道六棱形冰盾。

  二星门派冰飞派修仙仙法便是以冰系为主,武器也大多使用的是鞭。

  那体内灵气所化成的六棱形冰盾完完全全的挡住了一个方向的攻击。

  ”冰凌鞭式—攻“,其中一名修士转守为攻,体内的灵气大量的注入了手中法器长鞭,并在面前画出了一个完美的亮白色圆弧。

  )最新‘$章J节上A酷匠@网o}

  仅仅只是一击,挡在前面的一排木人便已然被拦腰切断。

  一击得手后,那修士得意的向后面的师兄弟们点了点头,这是在长老面前露脸的机会,敢不表现的勇猛一点?

  不过,这只是开始。事实是木人并不是真人。拦腰切断并没有影响到木人的生命力。那断在地上的上半身,依旧悍不惧死的冲向进入阵中的那两个冰飞派修士。

  一鞭,一鞭,前面一片倒下,后面一片跟来。冷不丁的还能揍你几拳。那六棱形冰盾的防御面积慢慢的变得捉襟见肘。就算是一直扬鞭攻击的修士,也感到自身的灵力已然是入不敷出,渐而大汗淋漓起来。

  场内的原本断成两截的木人慢慢的又自动修复起来。看着形势不出半盏茶的时间,那两个修士必然会陨落在木人阵中。

  “雕虫小技!”站在外围的耶律左光冷喝一声,祭出了自己的宝器鞭,双脚踩到那鞭子之上,直接飞起一人多高,便往那木人阵飞去。耶律左光想的很清楚,先去抓到王集再说,既然这个木人阵很是难对付,那身为筑基期可以御器飞行的他,为什么不直接飞离这个阵呢?

  不过显然这个陵墓的主人是有防备。不说这个陵墓通道本也不高,就那堪堪飞越木人头顶的高度,也在半空中成了那些木人的活靶。

  比打地面的还要轻松!

  无数的木人头部飞起砸向站在宝器鞭上的耶律左光。由于武器踩在脚下,而筑基期修士也不能一心多控数件法宝,单单是灵力形成剑气,在那些飞首面前又能有多大的作用?

  “啪”,苦苦坚持了半盏茶的时间,耶律左光一招不察,便被一个飞首给砸了下来。所幸毕竟是筑基期的修士,这仅仅连皮肉之伤都算不上。

  “耶律长老被砸下来了,大家一起上,靠人多破阵。”

  有人带头冲入阵中,自然其他人不敢落后,这要是落上一个对长老见死不救的罪名,那基本离陨落也就不远了。

  于是乎这十一名的追兵全部陷入到了这个木人阵中。顿时那阵中鞭影重重,寒光阵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