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通,”蔡林的尸首软绵绵的从那马车上滚落了下来。

  本来已经安静的战局,现在更是变得出奇的宁静。

  雨似乎也只在这一瞬间停了下来,毕竟是秋初的雨。只是一停,天边似乎就亮起了太阳的余晖。没有了雨声,似乎是更静了。

  那群黑衣杀手眼见自己的首领佝偻着身子窝在那马车的车轮前面,满地的鲜血随着那本已经充满了水迹的泥地四散开来。而马车上站着的那个没有蒙面的面孔,又是那么的生疏。

  “首领死了?”

  “首领死了!”

  一群乌合之众在失去领头人之后,便四散逃离而去,生恐跑得慢些便会死于安远侯的枪下。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原本还是嘈杂的战局,便已然停止了下来。只留下在那坑坑洼洼的泥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的数十具尸首,才表明了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恶战。

  “清泉,好样的!”王集深呼了一口气,带有浓浓褒奖意味的语气向站在马车前傻傻发呆的清泉说到。至于那些跑掉的黑衣人,似乎他并不怎么在意。

  “小伙子,好样的。”王雷扶着受了些许惊吓的老父亲坐回了马车内后,拍了拍还愣在马车前清泉的肩膀,感激的说道。

  感到有人拍自己的肩膀,清泉才算是回过神来。“侠侯……我……杀人了……”他委屈的说道。

  在杀蔡林的时候,他可是没有一丝的犹豫。而且原本王集那不完善的计划也被他精心改动过了。

  就在王集跟蔡林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清泉悄悄的下了山坡,拾起了离他最近的一套黑衣,然后躲在暗处悄悄的穿戴了起来。他先生王集没有注意到这辆马车的细节,他可是一开始就注意到了。那侠侯抵死护着的这辆马车,很明显这就是他的软肋。

  等到眼见那首领被王集击伤,清泉便做好了准备。毕竟出门的时候自己可是带着金疮药的。到时候也可以潜伏到那首领身边,假借献药而趁机击杀。反正都是一套黑衣蒙面,谁认识谁啊。

  只不过,那首领居然喊话要金疮药,那不就正合清泉心意?

  “清泉,你杀人是为了救人。杀一个恶人,救一个路人,你又有什么想不开的?”王集也理解他,毕竟是杀人了,从小学的是四书五经,诸子百学的文弱书生,能够有这样子周密的计策,已然是殊为难得了。

  看着自己的先生杀了那么多人,还一脸坦然的表情,清泉紧张的心也慢慢的放了下来。从小都是先生教导的,他也时时刻刻以王集为榜样,既然先生说自己是做了好事,那自己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呢?

  不过心结可以解除,但是言语可不能吃亏。

  “先生你还不是一样。我明明看见你在学堂里拿剑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

  “小兔崽子,观察力倒是很细致的啊!”王集走过去拍了拍清泉的后脑勺,假装懊恼的说道。

  就是这个拍后脑勺的动作,使得清泉在以后的修仙岁月里遇到啥事,都会拍自己几个后脑勺,倒是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动作。

  “你来得迟了。”王雷缓缓的收了枪,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十数个护卫,那些护卫没有一个临阵脱逃,但是却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嗯。”王集也没有解释什么,这些护卫他也认识,都是忠心耿耿跟着他们王家的忠勇之士。不过现在并不是缅怀这些的时候。

  “伯父,”王集进入马车,那被唤为王司徒的老人倒是很快的镇定了下来,毕竟是做过朝廷的高官,这些场面也只让他短暂的受惊而已。

  看见王集进来,他点了点头,那张满是风霜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喜悦与激动,“你来了。”

  “王峰,动手了?”王集看见伯父没事,倒也松了一口气。

  “动手了!”还没等王司徒答话,王雷在马车外就说了一句,“老爷子就是不想牵扯到这夺嫡的漩涡中,才辞官隐退的。”

  “所以就引来了九环盟的追杀?”

  “算是吧。”

  正说着,官军真是来了。远远看去,那引领官军的是侠侯的副将。

  王集眼见这里也没什么危险了,便告辞了一声,带着清泉回到了学堂。

  “先生……”

  回到学堂内,王集默默的站在那个红木所制的剑架之前,久久的看着,但却并没有将手上的长剑重新搁回到那里。

  “清泉,你今后有什么打算?”王集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转过了身子,看着站在他身后,身材显得略微瘦小的清泉说到。

  “我想学剑法!”清泉又一次的提出了这个已经提了近十年的要求。

  出乎意料的是,拒绝了近十年的王集这一次并没有马上的回答他。

  “帮我一个忙,明天陪我去探一个墓。我知道诸子杂学,探墓周易,你小子比我精通的多。”

  “探墓?”清泉不解的看向王集,一向是正人君子般的先生,怎么会想起做探墓这种事。

  “风雨将至,我,只想保护我的家人。”王集惆怅的看了一眼那块悬挂在正堂之上刻有“文人正气”的牌匾。猛然长剑出鞘,再看时,那块牌匾已然碎为数段从堂前洒落下来。

  清泉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的先生,他眼前的王集浑身的儒雅之气已然荡然无存,却充斥着漫天的戾气。只不过这戾气中,似乎又带有丝丝的无奈。

  明天要去探墓了,只有一个晚上的准备时间。不同于王集满脸惆怅,唉声叹气的造型,清泉倒是冷静的多。

  既然是探墓,那司南,绳索,铁销,火折子,探路石之类的东西总得准备好。指望自己的先生,那还是算了,目前的他,一点忙都帮不上。还是让他一个人安静安静吧。

  诸子杂学中,清泉对探墓还是很有兴趣的。探墓之类的事情,他可没少做过。不同于别人的盗墓,清泉只是单纯的从历代被盗古墓的盗洞内下去,然后在墓中研究每个墓的风水走向,耳室回廊的具体方位。至于陪葬品,清泉是一件都没有带出墓室过。

  按照清泉自己说的,自己就是一种爱好,又不是真正的盗墓。不过毕竟是读书人,王集对他也管教得严厉,看他并不贪念墓中黄白之物,王集有时候倒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提醒清泉要注意安全而已。

  d最新;}章节z上bY酷,J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