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当然是要救的!”王集看了看场内的形势,也觉得这个侠侯算是撑不了多久了。

  “清泉你过来。”略一思量,他喊过身边的清泉吩咐到,“一会我从这山坡上冲下去救人,你只管在山上喊‘官军来了,官军来了’就可以了。”

  “可是先生……”清泉看了看那辆华丽的马车,并不觉得王集的主意有多么的好。

  不过并没有解释的时间,那王集已然腾身而起,施展起绝世轻功,但见他脚尖轻点山坡上裸露的石块,每踩一块,便往下滑行一大段的距离。

  在疾行中,他那三尺长剑便已出鞘,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那精致的握着长剑的右手挥舞出了一朵发着微微白光的剑花。只是一剑,靠近山坡最近的一个黑衣人胸前似乎开起了一朵鲜艳的梅花。随即他胸前喷射出梅花形状的血柱,再看时便已然倒地身死。

  这一人,这一剑,速度之快,在场的黑衣人却只有一人才能看穿。

  适时那矮矮的山坡上响起了洪亮的叫喊声,“官军来了,官军来了!”

  “什么官军来了?”那群黑衣杀手猛然见一高手从天而降,又听闻官军来了,个个心思动摇起来。武功略低的几个甚至握着刀剑的手都有了一丝轻微的颤动。

  “一队上山,二队三队封住山坳口,务必将这些贼子一网打尽。”

  “哐当,”离山坳口最近的几个黑衣杀手不知真假,赶忙脱下黑色紧身衣,扯下蒙面罩,扔下兵器从原路跑了过去。

  “都给我回来,这是虚张声势!”那首领倒是个明白人,虽然还是跑了几个,但是总算勉强镇住了在场的那些杀手。

  不能再等了,夜长梦多。

  “兄弟们,今天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给我杀!”那首领拿着一柄九环刀直接冲着王集而来。其余杀手悍不惧死的围攻起王雷及他那为数不多的护卫。

  “来得好!”王集一甩手,那长剑又画出一朵梅花,直刺那飞腾而来的黑衣首领。

  “叮叮当当”,只在短短的数个呼吸之间,那两个高手便已经交手了十数个回合。

  “桀桀,居然能够在这里遇上‘梅式一剑’王集,这落梅剑法果然是名不虚传。”那黑衣首领一边跟王集格挡劈砍,一边对王集的剑招赞不绝口。

  “呵呵,蔡林,九环盟蔡盟主亲自接单,倒是难为你了。”不同于这个蔡盟主格挡劈砍,王集倒是简单的很。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只有将自己的落梅剑法发挥到极致,才能克敌制胜。

  “今日若是阁下就此收手,蔡某事后必当重谢。”感到招式上已然被王集所克,蔡林只得采取攻心之策了。“蔡某不知道梅式一剑隐居在此,倒是唐突了。”

  “这些话,王某奉劝阁下去一个地方说吧。”王集说话间剑招一滞,那直刺而去的剑招似乎在力度上没有把握的十分精准,只是堪堪在蔡林左腰部,便已招式过老。

  “哦?阁下让蔡某去什么地方说?”作为一个当世的超一流高手,蔡林哪里会看不出这剑招的破绽,嘴里应承着,手底下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只见蔡林刀锋回转,贴着王集长剑的剑背发出“撕拉“一声,便径直往王集横劈过去。

  “去阴间!”话音刚落,王集那变老的剑招瞬间画出了一朵梅花。与之前剑锋点射出的梅花不同的是,这朵梅花却是离开剑锋足足有一寸之远。

  就是那一寸之距,却在蔡林的左腰上留下了一大朵梅花的血印。

  王集见一招得手,那剑背便贴着蔡林的刀背上一挡,借助了那些许的惯性,回身又是一朵梅花剑气往他头上劈头盖脸的罩了下去。

  “什么?剑气?”蔡林的左腰部受创后,便反应过来了,王集的剑招内带有一寸的剑气。哪里还敢再正面争锋?王集在利用剑身与刀背的惯性突击的时候,他却是利用刀背与剑身的惯性飞也似的往身后退去。

  事实证明,这一步是完全正确的。堪堪退却,那剑气的梅花已然击打在了他刚刚站立的位置。

  蔡林惊出一身冷汗,这梅式一剑居然已经到达了外放剑气绝世高手的行列。

  王集也道了一声可惜,这一剑偷袭未能得手,却又不得不再次陷入长时间的对战之中。自己这边取胜只是时间的问题,可惜的是安远侯那里可支撑不了多久。

  安远侯的人越打越少,毕竟是四十比八的比例,纵使安远侯武艺高强,但是在护卫尽皆战死,又要分心保护马车的前提下,倒是招架的相对来说捉襟见肘了一点。

  现在拼的就是时间!

  如果王集能够短时间内击杀蔡林,那么接下来的几十个小蟊贼般的黑衣人就可以被王集跟安远侯联手打发了。

  但是如果安远侯这边失手的话,那么情况就完全两样了。那这几十个黑衣人配合蔡林,就完全可以击退王集。

  王集也是皱了一下眉头,形势看起来对自己并没有利。而且蔡林虽然被自己一招重创,但是只要接下来他不跟自己正面交手,只在边上旁敲侧击几下,自己也顾不得去帮王雷这边。

  不过事情显然没有按照王集想得那样去发展。

  雨似乎是小了一些,蔡林知道,他的伤口也不得不进行处理。只是王集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王集的出现,的确给了他太大的压力。外界传言梅式一剑已经避世隐居了,自己也算倒霉,在这里都能碰巧遇见。

  “呵呵,不过,总有地方不下雨的!”一边跟王集游走对招的蔡林眼神一瞟,便已然有了主意。

  “不好!”王集隐约看见蔡林看向马车的一眼,便知道了蔡林下一步的动作。

  不过还是晚了!

  那蔡林往着王集方向疾射出三棱飞镖,趁着王集使剑格挡之际,飞身扑向那辆华丽的马车。

  “王雷,小心!”王集追赶不急,只得大声提醒。

  不过此时王雷被三,五个黑衣人所阻,急切回防不得。

  “都给我住手!”扑入马车的蔡林用刀架着车内一名穿着华丽锦袍的银须老者缓缓的走出了马车。

  “父亲!”“伯父!”

  还在搏杀中的王雷跟王集双双停了下来,满眼愤怒却又无奈的盯着蔡林。

  “哈哈哈,王司徒,请恕蔡某无礼了。”蔡林心中得意,只要这个老家伙在手,你这侠侯,你这梅式一剑,又有何惧?

  “蔡林,你不就是为了要钱吗?”王雷缓缓的将手中的雪花枪放下,以表示他不想再战的诚意,“你开个价!”

  这位老者是安远侯王雷的父亲,也是清泉先生王集的伯父。那王集本就是安远侯的堂弟,算起来也是张周王室的一员。

  ?酷a匠网|正版Qk首发

  “钱?哈哈,蔡某当然是为了钱,但是你们的钱,蔡某也不敢要。现在一放开这老头,我也离死不远了。这点我很清楚。!”蔡林人质在手,倒也不怕他们翻脸。

  “那你却要如何?”王集厉声说道。

  “如何?只要你们两个放下武器,乖乖束手就擒,我就不伤害这老头,哦,王司徒。哈哈!”蔡林一笑发现自己的左腰甚是疼痛,却是笑的过猛,伤口顿时流血不止。

  “来呀,拿金疮药来。”蔡林一声吩咐后,“撕拉”扯下王司徒锦袍上的云锦,包扎在自己的伤口之上。好在是在马车内,倒也不怕雨水冲散金疮药而不起效。

  很快就有个蒙面黑衣人拿着金疮药进到这马车内。那蔡林接过金疮药,便用一只手开始涂抹起伤口来,那药膏触碰到伤口那巨大的疼痛倒是让他持刀的手微微的放了下来。

  只在这放下刀锋的电光火石间,那近身进献金疮药的蒙面黑衣人便已然将自己手里的匕首,稳稳的插进了蔡林的心脏。

  已经分不清是腰疼,还是心疼。只是那蔡林最后的一眼,却是发现缓缓摘下面罩的那个人,不是他手下的杀手。

  那个人约莫也是十四、五岁的年纪,单单映入他眼里的,却是那一双戏谑的双眸及讽刺的笑容。

  “这个人,是谁?”没有人回答他……..蔡林只能带着疑问去向了那阴曹地府。

  没错,这最后偷袭得手的,便是清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