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山坳劫杀

  一阵阵的秋风感受不到一丝的暑气。只在立秋之后,那滴滴答答的秋雨却一扫了夏季的酷热。原本到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收获季节,却因雨水不断,倒是让农人烦心不已。

  “先生,这场雨已经下了十天了,我们种的稻谷何时能够收获啊?”一个身穿儒士服,大约十四、五岁的少年站在一间学堂的堂屋门前眺望着那片被雨水浸泡的秋收田。

  那少年不高的身材却又腰梁笔直,在他那微黑平凡的脸庞上,倒有着一双明亮而又有神的明眸。那眺望远处的眼神中似乎不带有一丝凡世的纤尘,又仿佛遗留住了这世间的喧嚣。

  酷%匠网正a版e首.3发T

  只不过现在这双明眸中却带有不合年龄的焦虑。

  “清泉啊,何时能收,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雨停了,自然就去收了。雨不停,三天后也得去抢收了呗。”说话的那先生也是一袭儒士打扮,人近中年,倒是天庭饱满,皮肤白皙,那标准的儒士国字脸下,蓄着三捋长长的胡须。

  似夫子的气质,却又带有剑侠的气势。

  他是清泉的国学老师,姓王名集,本是他们所在的张周王国进士,曾经做过礼部六品文书。由于一时疏忽,在清点国家大典之后礼器入库时,多数多记了一件礼器,致使被罢官回乡。

  为了养家糊口,王集只得在村子里办了个学堂,并收一些周边村子的娃娃,教一些“三字经”“弟子规”之类的粗浅文章。好在始终挂着进士的头衔,入他学堂的弟子始终络绎不绝。

  此时的王集端坐在草堂中的书案前,用纤长的手指轻轻挑了一下案上的灯油,那灯芯的明火欢快的跳跃了几下,使得草堂里又敞亮了不少。

  “你啊,什么时候能够改掉这个急躁的毛病。堂堂一个举人。还跟孩子一样,前几日又跟那伙人去探墓了吧。”王集嗔怪的看了一眼那个杵在门前的清泉说到,“上次那篇《尚书》里的檄文,你背诵完了吗?”

  原来问话的那位少年名叫清泉。

  清泉听见先生问起,便很自然的转过身子,似乎也不隐瞒自己单纯的喜欢探墓这个爱好,只是爱好归爱好,做学问倒也马虎不得。

  就在清泉要背诵那篇檄文的时候,不远处的山坳里传来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那惨叫声夹杂在淅淅沥沥的秋雨中,似乎又不是那么的明显。

  “先生?”

  “穿上蓑衣,走。”站在门口处只能隐隐约约听见声响的清泉,在听力上却不如坐在屋内隔着大门的王集。

  只见王集翻身而起,从墙上拿起了两件蓑衣。径直往清泉方向扔过去一件后,自己也赶忙披上了另一件。

  匆匆穿戴好,那王集跟清泉正要出门。

  “等等!”王集叫住了他。

  清泉只是一愣,便见王集回转到了里屋,犹豫的看了一眼安置在里屋正堂红木所制剑架之上,那柄银白色镶金丝的三尺长剑。

  只是微微的犹豫,王集便下定了决心似的,抄起了那柄长剑,头也不回的出了学堂,往传来凄厉喊叫声的山坳处飞奔而去。

  清泉也拿了一下放在书柜里的外用金疮药后,赶忙跟了上去。记忆中自己的先生王集从来没有像今天那样沉不住气的。

  通往山坳的山道原本就是崎岖不平,连着下了几天的雨,却又更加的泥泞湿滑。所幸的是清泉自小就是王集一手教导,除了扎实的学问功底,更在空余的时间教授了他武学的基础。

  离那山坳处越来越近,清泉发现自己的先生居然没有直接往那山坳道口跑,而往那野草丛生的小山坡上跑去。只不过越跑,听见凄惨的叫喊声就越多,还不时传来兵器相抗的“乒乓”声。

  待到他好不容易爬到那小山坡上的时候,却发现王集匍匐在山上茂密的野草中。

  刚刚入秋,暑气并未完全散去,再加上秋雨的浇灌,那些野草倒也生得茂盛。要不是他顺着脚印,却也发现不了王集躲在那里。

  清泉悄悄的爬到王集的身边,也学着他的样子藏在野草丛中。不得不说,从这里往下看,视线却是极好。虽然隔着一层密密的雨线,但是依旧可以看清山坡底下那面绣有“安远侯王雷”字样的锦旗。

  只不过,这面锦旗如今已然被砍倒在这片泥泞的山路之上。

  视线中数位身着锁子甲,头戴亮银盔,手持镔铁剑的卫士抵死护着一辆华丽的马车。而领头的那位,却是身着虬龙铠,头戴紫金冠,手持雪花枪的一位战将。

  清泉所在的张周王国对服饰着装还是有着严格的礼制。似这等虬龙铠,也只能是高级军侯或是王族贵胄才能穿着。看得出来,那位领头的战将确系安远侯王雷本人了。

  双方的交手已然接近了尾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百名一色紧身黑衣,面部被黑布紧裹的杀手会围攻这位朝廷的勋略,但是满地的尸体除了数名军侯近卫的之外,绝大多数还是属于那些黑衣人的。

  包围圈慢慢在缩小。

  安远侯王雷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几名浑身带血的卫士,再看了一眼慢慢逼近的四、五十号黑衣人,却出奇的没有一丝的畏惧。只是握紧了手中的枪,全神贯注的注视着身边的敌人。

  在一枪挑走一个企图接近马车的黑衣人之后,场内的局势也发生了微妙的改变。那群黑衣人只是静静的围着,谁都不愿意再做第一个冲上去的人。

  双方都在积蓄着力量,准备着最后的一搏。

  雨似乎是越下越大了,那群黑衣人的首领知道。雨越大,他们越占便宜。那些护卫或多或少都受了刀伤,在这雨水之下,就算是王宫里带出的金疮药都不能起到应有的止血效果。

  首领在等。

  只有等,才能减少自己这边的伤亡,甚至他已经开始了后悔。这一百多名杀手,本是他全部的家业,悔不该接下神秘人那高额佣金的单子。

  “先生,救人吗?那个穿着虬龙铠的是侠侯!”躲在山坡草丛中的清泉很清楚的看清了场内的形势。安远侯王雷的名声,作为举人的清泉,那是再清楚不过了。那可是朝廷与江湖共同承认的“侠侯”,在张周王国甚至有一首童谣是这样子唱的:江湖风云何安远?雪花枪前有王郎。精师名将莫自诩,万马千军避侠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