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黑豹的故事(2016.04.30蓉儿荣)

  隔了俩年,婉如怀了第二胎。临产一个月,刘氏又使了一条毒计。

  这天一大早,刘氏打扮得光鲜亮丽,她牵着狼一样凶猛的狼狗“黑豹”来到婉如窑里。黑豹站立起来,比刘氏还高,后腿像俩个弹簧,随时可以蹿到很高。金宝赶紧上前,弯着腰,递上去一个凳子。

  “金宝,我要去戏场看戏,你们给我把狗看好,不要让它出去。”

  “妈,知道了。”金宝笑嘻嘻地答应。

  酷9匠Tf网MH首发

  于是刘氏把狗赶进灶火旁边的碳仓,然后顶了块大木板,木板外面顶了木棍还有石头。

  “黑豹已经吃过饭了,它会挺乖的,行了,我走了”,刘氏和蔼可亲地说。

  “妈,你路上慢点,操心些。”婉如坐在炕上说。

  早晨黑豹还比较乖,一直静静地卧在碳仓里。中午碳仓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接着狗抓木板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响亮。阳光明媚,打在玻璃上,开出刺眼的闪烁的花朵。

  婉如分明听到黑豹埋怨的呼气,可以感觉到它的头和爪子在又抓又撞。同时,一阵凶残的狗吠激烈密集地砸在木板上。

  婉如心烦意乱,本来她从小就怕狼狗。狼狗的样子像狼,黝黑又高大的体态,黑碌碌转动的眼睛,像一头猎豹。

  “金宝,要不把狗放出去吧,吵得我头疼。”婉如吓得直冒冷汗。

  “不能放出去,狗不见了,我妈回来肯定不高兴!”突然,“啪”一声,狗踩着木板,得意地走了出来。它舔着冒着热气的长舌,昂首挺胸迈步,猛甩了几下头,耳朵吧嗒吧嗒着响了几下。

  金宝赶紧跑去插好门的栓子,狗像人一样站立起来,弹到最高处。黑豹用俩个前爪一直挠着门板,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有时这声音像电锯在锯东西,有时像鞭炮齐鸣。婉如用双手扶着大肚子,走到了门口。手刚放到门栓上,金宝拦住了她。

  “你忍耐一下吧,要不然妈回来,我们就闯下乱子了。狗叫又不疼,总比回来挨揍好。”

  婉如只好重新躺回床上,她辗转反侧,眉头紧皱。整个下午,狗一直在上窜下跳。

  马上就是腊月了,左邻右舍陆续开始准备年货。大家辛辛苦苦劳动一年,受苦人都要在除夕前后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和家人。人们买回一只只肥鸡,一块块猪肉,包饺子蒸馒头……

  风呼啦呼啦在吹打窗户上的麻纸,窗户在咯吱咯吱地响,黑豹趴在门上汪汪汪地呲牙咧嘴。屋内的俩个人都在皱眉忍受着这个不安分的畜牲。而黑豹根本不知道收敛,好像故意在不断制造噪音。

  黄昏时候,刘氏满载而归。她哼着公社化时期学的《南泥湾》,“咣咣咣”地扣门。

  金宝刚打开门,黑豹就扑向刘氏的怀抱。刘氏提着东西的双臂沉甸甸地张开,拥抱着这个投怀送抱的畜牲。黑豹伸出舌头,舔着刘氏的手,刘氏把东西搁在地上,右手轻轻抚摸着黑豹的头。

  “黑豹,卧倒,一会好回家。黑豹下午吃东西没有呢?”黑豹乖巧地卧倒在地等着刘氏。

  “妈,我给它喂了和菜饭,它吃了很多呢,”金宝强颜欢笑地说。

  “黑豹今天乖不?”刘氏用阴阳怪气的声音问。

  “挺乖的,这狗精得很呢!”金宝挠着后脑,想着讨好的词语。

  刘氏终于扬长而去,她大摇大摆,好像大胜而归的战士。她在前面走,黑豹摇着尾巴耷拉着舌头紧随其后。黑豹此时安静得出奇,而且走路蹦蹦跳跳。

  第二天,中午时候,硷畔上几个婆姨围在一起说得兴高采烈。婉如也在其中,这些亲爱的乡亲们,虽然生活捉襟见肘,她们依旧美丽地热爱着生活。

  农村的婆姨们,大多在家务农和引娃娃。男人们在外做工或是做生意,女人在家做饭、带小孩。张家长李家短,谁都逃不过她们的眼睛,她们的嘴。

  放羊的刘氏突然路过,她放开嗓子骂着婉如,活着的走了的祖宗十八代都遭了殃,被刘氏一个个轮流骂着。人群一哄而散,婉如抱着狗娃悻悻地低着头,飞快走回家。关门关窗帘,躲在家里静悄悄的。

  婉如那个年龄段的妇女,大多会生俩个或者三个小孩。计划生育虽然管得很严,计划教育虽然很普及,人们还一时接受不了独生子女。金宝兄弟姐妹五个,婉如兄弟姐妹三个。到了狗娃这一代,每家一般要俩三个小孩。

  转眼间狗娃都俩岁了,整天叽叽喳喳吵着抢着说话。她几乎什么都会说,像个小大人。家里只要来人了,她就会去抱来凳子让客人坐下,碰到吃饭的时候会问别人吃饭不。要是客人在快走的时候,她就会撵着送到门口,说着“三婶,再来串来哦”等等。

  这个冬天,家里比较拮据。狗娃的单布鞋的鞋头都被顶破了,婉如每天看着很心疼,还是咬咬牙没有买暖鞋。婉如每天紧紧看着狗娃,大多时候像拴动物一样拴着狗娃,防止她偷偷跑出去玩。

  小淘气鬼狗娃,只要拴着她就会大哭,哭得稀里哗啦,哭得吐一身。后来,只能把她锁在屋里。那个小家伙,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学会开门栓,她每次都站在小凳子上,自己开门,偷偷跑出去玩。

  狗娃每次偷偷玩很久然后回家,几乎每次全身都是土,还装得好像很乖,回家后抢着干活,尽是帮倒忙。婉如给她换好干净衣服,就把她抱起来,放到炕头,那俩只小脚丫每次都冻得像俩个红萝卜。

  狗娃才不管妈妈的苦心,照样偷跑出去玩,每次坐在炕头自己挠着冻得很痒的脚丫子。一边挠脚,一边兴奋地讲些白天的所见所闻。

  有一次狗娃在草地上捡到一个不倒翁。不倒翁红红的脸蛋,笑眯眯的眼睛,头上还包着一块红围巾,穿着公主那样高贵的礼服,狗娃兴奋地抱着摸来摸去。然后瞅了一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她脱了外套,包起不倒翁回了家。

  回到家,狗娃拿出来不倒翁给妈妈炫耀。她把它摆在脚地上,不停地一次次推着按着,不倒翁每次都瞬间站得笔直。狗娃拍着小手,围着不倒翁跳来跳去。

  婉如看狗娃玩得那么开心,又看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叹着气摇着头,心里酝酿着一些要说出来的想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