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坐月子

  生完狗娃,婉如开始坐月子。因为小孩出生前后历尽艰辛,千难万险,婉如在月子里吃尽苦头。那个时候女人生小孩,都是娘家妈妈助产,遇难产则在亲戚家找几个年长的婆姨,帮忙当产婆。

  一堆粘粘土,一把剪刀,一些开水,酒精还有针线就是全部的工具。狗娃出生时候家里乱七八糟地遭难,少了酒精消毒还有针线缝伤口。加之预产期临近时候挨打受累,坐月子时候营养不良,这个年轻小媳妇久久孱弱。

  这个时候金宝已经渐渐恢复健康,开始重新为生活辛苦劳动。婉如妈妈李氏过来帮忙伺候女儿坐月子。

  月子里所有的营养品就是李氏带来的20颗鸭蛋,金宝买的十五斤挂面,还有俩个碗状羊油块。

  李氏用一大锅水煮面,面汤清绿清绿,捞出挂面,拌点羊油调料,婉如吃得津津有味。

  李氏有事忙的时候,金宝做饭。金宝怕浪费面汤,只在锅里倒很少的水。面熟时候几乎吸完所有水,每一根面都粘在一起,面都是黏黏糊糊,半生不熟。婉如抗议要求多加水煮面,金宝固执己见,从不放弃自己认可的方法。每次吃得婉如想吐,每次让她感觉金宝的脑子就像挂面黏黏糊糊,欲哭无泪。

  这天已经伸手不见五指,狗娃大嫂子,提着筐子进了婉如家的门。从满筐干草中,拿出一个盖着盖子的碗,她把一碗油饼往婉如家的碗里一倒,拍了几下婉如的胳膊,眨了几下眼睛就飞快走了。

  过了几天,狗娃五奶奶站在狗娃家猪窝边,看着猪说:“猪长得好快啊!”看了前后左右没有人,冲进婉如家,从宽大的衣服襟子里掏出十几小袋麻花,放在炕头。顷刻间跑回猪圈边,又自言自语了半天,就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最后,这个坐月子的女人一直越来越瘦,只有七十斤左右。月子里成天像大病卧床,从不走动。每天除了看着小女儿的时候,都是愁眉不展。

  婉如生完狗娃一个月后,李氏看女儿成天病恹恹的,就鼓励她说:“婉如,你试着走动走动,看看能走多久。”

  “妈,我实在是软得不行,动不了。”

  “婉如,再不走怕腿要坏了,每天走几步都行啊。”

  婉如扶着墙软绵绵地挪了几步,俩腿僵硬,好像腿不是自己的,难以控制。随即头昏眼花,身体像棉花,被李氏重新扶回炕上。这些天白天家里只有李氏和婉如,金宝出去贩卖家禽和各种下水。

  狗娃满月了,得庆祝庆祝。金宝和婉如商量后,决定好好“大办”,冲冲晦气。他们省吃俭用,好像就是为了这一天。

  金宝买了一大袋子面粉,一大袋粉条,二斤猪肉,三十颗鸡蛋。他们请来七大姑八大姨,做了鸡蛋泡泡还有猪肉酸菜炖粉条。鸡蛋泡泡是一种面食。用开水倒进搅匀的鸡蛋里,水凉了放入面粉调料,最好放点韭菜葱花,用小勺子一勺一勺在油锅一过,简直是美味珍馐。

  所有亲戚中,罗其礼夫妻给了俩块喜钱,并给第一个孙子一个缎面羊皮里子大氅。其他亲戚清一色给一元礼钱,还有二两挂面做贺礼。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小女孩最后成了整个大家族中唯一的女孩。

  李氏给了十块钱,但是明面上只给了俩块,其他都是私下偷偷塞给女儿的。满月宴的时候李氏在房间里照顾女儿,所有亲戚在空窑吃饭。

  二月龙抬头,整个小院,人声鼎沸。人们围绕着“大餐”天南地北地唠嗑,身体不时缩进厚厚的棉袄里。这个时候的陕北,抓住了冬天的尾巴,还是北风凌冽,寒冷彻骨。

  麻雀像土一样,在灰蒙蒙的天空飞来飞去,不知道这些鸟是怎么生存的。一座又一座灰色的山,睡眼惺忪。满山枯草仿佛一只只沙漠里伸出的圣母的手,白玉一样的冰霜结在上面。毛茸茸的冰清玉洁的树枝条,一条条随着西北风冒着寒冷的气息。冰雪的陕北,大地到处是结冰的珊瑚,或是冰挂,玲珑剔透,梦幻般清凉。冰挂都闭着长长的睫毛,散发着淡淡悠扬的清香。

  冬天应该是快要睡醒了,呼吸间能够吮吸到绿色的春天的味道。嫩芽似乎在慢慢啃着冰雪,透露出一丝丝黄绿的牙齿。

  宴席接近结束的时候,李氏出去为女儿端饭。只剩了半碗鸡蛋泡泡,猪肉炒粉条已经吃得精光。

  婉如看着小半碗鸡蛋泡泡,所有人忘了这个坐月子的女人。要不是李氏出去找吃的,恐怕女主人都要饿着肚子啦。

  生完狗娃三十五天的时候,李氏家里有事。她得离开可怜的女儿,回家忙俩天。临走时,她觉得女儿没人照顾不放心,提着“大礼”,去找了刘氏。

  “亲家母,我回家有点事情,麻烦你照应一下婉如,我俩天后就会赶来。”

  “都一个月了,照应什么了?你以为你生了个公主格格,金枝玉叶?”

  “亲家母,不管谁的儿女,自己都觉得最重要,公主格格也没有自己女儿重要啊。”

  “行了,你走你的,我闲了会去看着她!你就不要啰哩啰嗦啦!”

  看正版P章T(节*;上V酷Qd匠%网wO

  结果李氏走的俩天,刘氏完全不管不问,好像没事人一样。

  李氏从家赶来,女儿更加憔悴。想到女儿身处火坑,不禁黯然神伤。

  一个多月的狗娃,又瘦又小,皱巴巴的。这个小家伙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她似乎有着超级灵动的嗅觉,闭着眼睛,就能准确地瞬间含住乳头。她已经会一点意识,有人抱着她,就会天真地大笑,尿床就会大哭。

  金宝有一次大清早洗尿布,睡眼朦胧,突然他大叫一声,原来水里有片蝎子。蝎子蛰得金宝又痒又疼,生眼泪直打转转。婉如怕狗娃难受,只要一尿床,就立刻换尿布,这个小娃娃没有一点尿臭味,全身香喷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