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罗家老太君

  第11章——罗家老太君(2016.04.28蓉儿荣)

  罗家老太君,真是不一般。虽为女儿身,力大最无穷。上山又下洼,牛马都哈腰。身宽体又胖,走路如女皇。只要主意定,六亲都不认。

  罗老太太出生在1943年,童年经历了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公社化时期,为娘家挣了不少公分,历下汗马功劳。婚后粗枝大叶,不喜做饭针线,更不喜洁净,喜欢东西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古时国家皇帝一手遮天,如今罗家老太一言既出,举家为首是瞻。大儿子的三个媳妇,被吓得连夜逃走,永不敢回家。

  第一个大媳妇好漂亮,新婚之夜,本该花好月圆,喜气洋洋。谁想婆婆一脚踢飞整个门,一把提起脖子,简直就是在鸡窝抓小鸡。左脸一巴掌,右脸又一巴掌,鲜血淋漓。要问什么缘由,都是鸡毛蒜皮了。老子想打谁就打谁,哪个不服就打哪个。吓得人家闺女呢新婚第二天逃回娘家,从此消失。

  第二个大媳妇好温柔,勤劳又孝顺。左一声妈又一声妈,好吃的好喝的端来又端去。头上的虱子一直痒,几天不挠就忍不住。这个小狐狸精,变戏法收买人心。好,先骂你个祖宗十八代,骂你个屁滚尿流原形毕露,骂你个天昏地暗凄凄惨惨,让你知道谁才是妈,谁才是理。

  骂你是为了你好,竟然不识抬举还到处祸害四方。家里的吃的你送的什么邻居街坊,难道都是你爹你妈?下地认识的不认识的,你说的哪门子闲话偷的哪门子懒?翅膀硬了,看老娘给你掰断了!到处勾引人,七老八十你也不嫌,见人你就挂人身上了?……

  今天踹你俩脚,明天抽你几十鞭,终于乖了吧。看来得天天虐待你,生来贱骨头。千算万算,贱骨头有一天大半夜跑出去。过了一个月,娘家人气势汹汹十几号子人,婆家浩浩荡荡十几号子人,俩伙火拼,娘家败北,怏怏不乐,领了女儿打道回府了。

  俩个媳妇都走水了,看来得有个妙计。有了儿有了女,看你舍得跑。教育三天,得休息恢复元气,不能猛攻强攻,得软硬兼施。

  第三个大媳妇也是长期不堪凌辱,每天以泪洗面,最终偷偷跑回娘家,永不归来。

  二儿媳妇婉如乡下娶,娘家离得远,老实又厚道,胆小又懦弱。乖巧又懂事。花了钱娶回家,忍无可忍我暗生妙计。三十六计,样样试一次。

  婉如有一次帮娘家大姐去看小孩,一整天没在家。罗老太君,对二儿子说:“看看,又不是没家了,钻沟遛洼地干什么?姐姐的比什么都重要,天不顾地不顾,迟早永远不回来。”

  @(看^正R版章A节3!上‘酷sl匠j网

  于是当婉如回家时候,被金宝拦住。金宝满脸憋得通红,咬牙切齿地说:“我妈说你没家吗?还钻沟遛洼的?”说着柠条枝子就落在婉如身上,婉如的解释根本不听。

  在那个打媳妇的黄昏,整个后石畔都能听到响亮的鞭打声,婉如满地打滚求饶,她的凄惨的哀嚎,久久萦绕在这片土地上。

  大儿子第四个媳妇叫秀梅,罗老太好吃好喝全分她,乖乖哄乖乖。秀梅陆续有了罗子文、罗子斌俩个儿子。此时生米煮成熟饭,木已成舟,罗老太隔三差五会修炼她,骂她挖苦讽刺她。

  后来金茂娶了讨罗老太喜欢的改莲,金德娶了能干的桂花。罗家一大家子人,分开单过。哪个儿媳妇都有被罗老太骂得狗血喷头的时候,婉如最甚。

  往常不管对谁开骂,罗老太都要拿婉如先演练一次。站在婉如的院子里,仿佛一只野兽,随时会扑进窑里。婉如每次都静悄悄屏住呼吸,在窗帘紧闭的窑里逆来顺受。

  没分家前,婉如蒸完馒头,把笼布从箅子上揭下,洗得干干净净挂起来。老太太下地回家,直接取了笼布铺在门槛上,一屁股就坐上去,很是惬意。婉如战战兢兢去要笼布,无一次没有被骂,无一次逃过翻白眼,无一次没有被嫌弃。

  婉如去送饭,提着黑陶瓷饭罐子,地里的鸡一直啄着饭罐里的饭。她看到后,想到鸡的嘴老吃地里的东西,虫子汁还有土都可能被带进饭里,要过去盛了表层的饭倒掉,罗老太说:“败家娘们,干干净净的,妖精似的,没事找事啊你!”

  单过以后,各家各寻出路过活。由于二儿子比较憨厚笨拙,罗老太罗老爷子从小不太喜欢,自然婉如更是被嫌弃。

  农村的男人是一棵大树,女人是一只小鸟。大树如果不够强壮,女人就会到处受气。眉高眼低,一切不会顺风顺水。亲戚邻里之间,不乏欺软怕硬之人,婉如举步维艰。

  金宝自小愚笨,经常是亲戚同村所欺负取笑的对象。自小父母兄弟都在睡觉,他就被早早赶去喂猪喂羊等等。婚后婉如自然不容于众人,虽行事小心翼翼,难免墙倒众人推。

  罗家老爷子罗其礼,1942年出生,略懂文字。早年,一直在公社化时期任村里老师,后在家务农。对妻子言听计从,一生喜欢做饭干家务。干活粗枝大叶,不注重细节,和罗老太性格相似,心甘情愿为妻子所驱使。

  分家后罗其礼老俩口,一边种地一边摆地摊,卖各种小物件,吃的喝的应有竟有。

  罗老太俩年娶回四个儿媳妇,只留小女未嫁。几年间,罗老太有了八个孙子一个孙女。婉如生的罗紫姗最大,是唯一的孙女,其后又有了罗子昊、罗子涵俩个儿子。

  金茂结婚后有了罗子书、罗子琪俩个儿子。金德有了罗子富、罗子强俩个儿子。短短几年,罗家开枝散叶,子孙满堂。

  罗老太厚此薄彼,时常和儿子们闹得不愉快。金宝懦弱无能,她经常鼓动家人对金宝和婉如大打出手。其他儿子虽彪悍精明,挨打能免,挨骂难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