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小孩子打架

  罗沙沟村的南面是王家村,村北是杜庆庄。一个巨大的飞机场从杜庆庄村头出发,经过整个罗沙沟村,并探出到王家村的村口一点。

  罗家村由主要几处地方的人家组成。首先可以划分为飞机场上面和飞机场下面。飞机场上面分为:后石畔、部队后面、大队脑畔以及山上。除了山上,其他地方离平地不到二三十米,山上要下去到平地得走至少半个小时。

  婉如一家就住在后石畔,依偎着宽大厚实、连绵不断的黄土高原,到处都是石岩崖。大队脑畔附近也尽是石岩沟。

  太阳移动到果园里,几只花蝴蝶飞在草丛中。梨树上有一种黑色的会飞虫子,发出呜呜的响声。桃树干上渗透出几串像透明又泛黄胶水的粘液,果园下面的小凹沟里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果园的酸枣墙外,也就是茅房旁边,一直往下走,就是低陷的一个“小盆地”。

  这个小盆地把后石畔分为上下俩个部分。盆地上面是婉如等等一些人家,下面是一些窑洞的后墙,这些窑洞全部面对着飞机场。盆地南面是气象台的打气球的几个大房间,从窗户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机器还有气球,他们有时会向天空放飞会飞的气球。盆地北侧帮子是一个悬空在岩石山谷的小小独木桥,独木桥的另一头住着几户高低不同的人家。

  果园的西畔下面全部是石崖,这个石崖像个巨物张开了的大嘴,凹凸不平。有的地方出现了石洞,有的地方像一个大贝壳,有的地方是高山,有的地方是平地。石头当然是最多的,时常有人用凿子和锤子在那里叮叮当当,做猪食槽子等等。

  大队附近住着以前公社的一些元老,还有现在的村干部,村委会就在水龙头、砖水库后面。

  大队旁边住着以前羡慕罗沙沟平地的外来的几户姓张的几家人,现被收留成本村人。飞机场下面的平地都是一些早些年出去做生意发家致富的有钱人,大多是姓罗,也有罗姓祖先的几家亲戚,这些亲戚都姓刘,他们有一次来了就没有走,这些亲戚后来一直住下来,成了本村人。

  后石畔的叮叮当当声音是一群小孩在这个石嘴里玩呢。他们收集了好多宝贝,破瓷碗、别人丢掉的破布、破书、破灯泡、旧电池等等。他们每人占据一处地方,占地为家,开始游戏。有的人开医院,有的人是大老板大官,有的人开饭馆……

  他们把破碗破盆盛了拔来的花草当作饭,把旧电池捣破,拿里面的石墨当笔在石头上写字,他们拿树枝当针给“病人”打针。

  酷匠网~首√发}D

  狗娃最喜欢给别人打针,有时候把别的小孩打针打哭了,就会从兜里掏出几根晾干的萝卜咸菜给他,让他别告诉他妈妈。

  疯玩了不知多久的时候,大官“元宝”开始打电话,他把小拳头的拇指和小指头翘起来放在耳朵边当电话。他说:“奴隶,给本大官把小汽车开过来,本大官的饭做好了没有?饭做得不好小心你的狗头!”于是他的小跟班“小葡萄”,提着“公文包”屁跌屁跌在他周围忙个不停,那是捡来的一个破得不能再破的大红女人手提皮包。

  在一群小孩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突然“大官”说:“狗娃,你那个憨汉老子死了,他再也回不来了,你和毛蛋以后就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狗娃和毛蛋立刻火冒三丈高,他们立刻同时说:“你爸才死了,你爸才是憨汉!”

  “放你爸爸的臭屁,我爸在家呢,大人们都说你爸那个白痴冬天出去冻死在外面了!”

  “你爸才是大憨汉,你是小憨汉,全家死光光。休你先人的经了,大官都是聪明的好人,哪像你那么欺负人?你个大坏蛋,会被玉皇大帝亲自用匝刀匝掉狗头,还元宝呢,脑子里都是牛粪蛋!”……

  他们吵着吵着就打起来,元宝和珠宝兄弟要比狗娃和毛蛋都大点,吃亏的都是小的。毛蛋的脸被指甲抓破一道,流出血来,狗娃哇一声哭起来。

  突然路过放羊的本家堂哥“露露哥哥”大喊:“不准打他们”,他几步从高处跳下来,啪啪啪打了元宝几巴掌,并警告所有人,不准欺负他们姐弟,要不然他会揍人,会打到鼻青脸肿。于是堂哥哥和毛蛋哄着狗娃,让她别哭了。毛蛋还抹去鲜血让姐姐摸脸,说自己脸脸不疼好好的。于是,堂哥背起毛蛋,狗娃拉着堂哥的衣襟往石嘴高处家的方向走去。

  很快三个兄妹又说又笑起来,小孩子眼里的世界,痛苦总是暂时的会过去的,快乐才是永恒的。狗娃和毛蛋还用小铲子赶羊巴结堂哥。堂哥也会给他们点面子,有时候让他们做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倒是特别乐意听他派遣。

  半路玩了好久,虽然俩个小家伙不愿意,堂哥非把他们送回家里。他叫了声二婶子,说了一会话才又到山上放羊去了。

  堂哥刚走,妈妈立刻严肃起来,她让俩个小孩站得端端地开始训话。

  “狗娃,妈妈干活累了想睡觉,你是怎么答应妈妈的?”

  “我答应妈妈,不能去远处玩,乖乖待家里,可是我就在家附近啊。”

  “你在家附近玩,不是乖乖待在家里,知道吗?”

  “为什么别人家娃娃都可以出去玩,我们就不可以?”

  “别人都长大了,你们太小了!看来以后就要把你们锁在家里!”

  “我们也长大了”,毛蛋抢着说。

  “唉,你们真不懂事……”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家,元宝说爸爸冻死了,毛蛋还被……”狗娃说到爸爸冻死了的时候,小毛蛋不停地着急地向她眨眼睛,听到自己的名字,赶紧上去用小手按住姐姐的嘴。

  “狗娃,你们挨打了吗?”

  “没有,没有,你看我好好的,元宝那个猪脑问我爸爸去了哪里,我说爸爸去赚大钱,回来时候买好吃的好喝的,堆成山那么高,爱死臭元宝,呵呵呵”,毛蛋若无其事地说着……

  这个漂亮的小媳妇细心检查了俩个小孩的全身,终于长长吸了一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蓉儿荣 说:

(致最亲爱的读者朋友们:蓉儿荣是第一次写小说,不足之处肯定是不少的。琢磨好几天,才会用手机传文字改文字。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喜欢和支持我的人,我记得你们哦,欢迎大家随时讨论评论。你们的鼓励和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看到评论我会尽量回应大家,再一次感谢所有的读者朋友们,永远爱你们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