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挑水

  当天空的黑肚子有点泛白时候,一窄束微红的光芒渗透了出来。这红光像开始燃烧的煤球,由黑色一丝丝变得通红。

  刹那间,太阳拉开了天空的遮光厚帘布,满村子的树木花草由黑色被阳光一层层抹绿。

  公鸡瘦瘦的叫声从黎明划过,麻雀叽叽喳喳开始叫唤,好像每片树叶附近就有一只麻雀。树上的叶子都开始跟着麻雀乱叫,此起彼伏,吵吵闹闹。

  鸟叫声大概在露水中被打湿,一缕缕潮湿又水灵灵,千回百转,像山路十八弯打着圈子飞驰。

  @最新9章ZX节Ws上u&酷q6匠KX网\

  这是榆林南部的川镇,镇子里有一个小山村——罗沙沟。村子四面环山,中间有很大一块平地,像一个巨大的塑料盆把附近分成俩部分:四面群山环绕、中间平得出奇。平地最中间是一个飞机场,其他地方是一些房屋及田地。

  天空完全放亮的时候,院子里槐树叶子像在河水中被冲刷,发出哗哗的响声。

  婉如拉开炕棱边的帷帐,把那块合起来的竹子熊猫的粗布钩进挂钩里。她穿好衣服,开始用木梳子梳头,用自制的锁边的布条在脖子处扎了个很低的偏马尾,这样干活头发不会乱甩而且时髦。

  八点多了,她摇醒俩个迷迷瞪瞪的孩子。他们揉着眼睛扁着嘴,慢腾腾爬起来,在妈妈的手下很配合着伸手伸脚,穿好衣服,他们今天都被穿了厚外套。婉如叠好俩块较大的被子,摆得整整齐齐。她把最小的一块被子用炕头的绳子把小儿子毛蛋绑在自己背上,严严实实像一个本来就长在背上的粽子。

  她把狗娃抱下放在砖铺的脚地上,从锅台旁边的水瓮边取了俩个铁水桶,挂在木制的扁担上,并把扁担挑在肩膀子上,然后打开门,狗娃跟着她走。她锁了门,牵着狗娃往外走,瓮里几乎没有水了。

  婉如一手搭在扁担上,一手牵着狗娃,背上背着小毛蛋,出了院子,走过更低处住着的十来户人家。这几户人家住得越来越低,然后要走下一道很长的大坡,再走过气象台。气象台里住着部队好多人,那个大院子旁边有一个四层小洋楼,这里比较平,然后向西拐,再走五百米左右就到了大队。大队那里有个正方体小小的砖砌的存水库,水库中间有俩个水龙头,全村一千多人口都在这里挑水吃。

  婉如接了满满俩铁桶水,开始吱溜吱溜地挑水往回走。她的背弯得像一个拉满的弓,俩桶水像俩个沉甸甸的果实坠在树梢。狗娃不紧不慢跟在妈妈身后走,妈妈俩只胳膊缠绕着勒紧扁担。

  妈妈不停和小姑娘说话,她问女儿长大了要做什么。女儿说长大了去外面找爸爸回家,还要赚好多好多钱,要妈妈穿得像部队里当大官的太太,还戴着很大的珠子项链,还要住几层的洋楼。

  婉如走一会就把水桶放在路上,把扁担搭在俩只桶上歇一会。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又一次用扁担从土地里往起拔水桶时候,她喊着“哦……起”,狗娃的小手也抓着桶帮子帮忙拔桶,吱呀吱呀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半路上妈妈问小狗娃还记得刚刚几天前教会她的歌了没有,小毛蛋抢着说姐姐早就忘了,狗娃于是开始奶声奶气地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投进了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没有妈妈最苦恼,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离开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

  妈妈笑呵呵地看着扎着俩个羊角小辫的女儿,小毛蛋却“呜呜呜、啊啊啊”乱叫,故意捣乱。走着走着,狗娃突然“啊”一声,说妈妈我的鞋鞋里疼死了。妈妈噗通一下放下水桶蹲下,把女儿放得坐在膝盖上,脱掉她手指着的那只鞋,来回倒了几次鞋里的东西,然后开始检查袜子。

  红色的小袜子原来很厚现在已经特别薄了,脚跟处脚指处都打了补丁,原来,脱下鞋才可以看到好多补丁。小毛蛋西服的胳膊上套着俩个护袖,已经完全看不到补丁了。她从袜子上摘下一个蒺藜刺,轻轻揉了几下小脚丫子,穿好小鞋。他们路上又歇了好多次,不知道第多少次歇过后,终于到家了。

  婉如打开门放下水桶,把毛蛋解下剥掉被子放在脚地上。哗啦啦往瓮里灌完水,坐在炕棱上大喘着气。歇了一会,她打开门,走进空窑。

  走到鸡窝跟前,分别把一只只母鸡夹在胳膊窝。她用右手的食指探到鸡屁股眼里,探过三只鸡的屁股。留了俩只摸到蛋壳的鸡,把另一只放在土脚地上,然后赶出空窑,外面有的是蝗虫和香草。闭门前她拿了放在墙角的镰刀。

  婉如进入住的那眼窑,安顿好小孩,要他们乖乖待在家里不准乱跑出去玩,然后锁上门,在院子里挎了小筐子,出了大门,向窑旁边的土崖上爬。

  不一会就割了满满一框棉棉草。她把手探到石墙高处,从墙缝里的干草中抓起猪菜刀,把棉棉草切碎,然后从空窑里舀了满满一碗玉米面,出来的时候提了一筐放在空窑的菌棠。

  菌棠是陕北人民喂猪的一种菜,它像芹菜那样可以不停撇掉茎,它的杆儿比芹菜更粗更脆,每个杆儿只有一片椭圆的大肥叶子。她把四分之一玉米面拌在棉棉草里,喂了空窑的鸡,然后开始切菌棠菜叶。

  切完菜叶她进屋用柴放火烧水,不断填柴。水烧开后,把菜叶放在锅里稍微煮煮,然后连菜带水倒在一只破黑橡皮桶里的玉米面里,搅匀,提出去喂了院子外靠土崖边的一头小瘦猪。接下来她从锅里拿出蒸好的一大洋瓷碗鸡蛋羹,用勺子一人一口地喂俩个小孩吃早饭。她在锅里下了玉米粒和高粱,还撒了一小撮大米。

  这个大花眼睛的白皙小媳妇,很瘦,鼻子坚挺,额头泛着聪慧的光芒,从侧面看像一个白俄罗斯的女子。她的双手却像榆树皮,她正轻轻摸着儿女的脸蛋,心里真怕手指老茧子刮疼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