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紫曼、罗子昊吃饭喽……”

  一个中年妇女,穿着蓝色的确良裤子、碎花上衣走下小土坡。她叫吕婉如,有时候她会叫俩个小孩的全名。葳蕤的杂草丛中,毛蛋正躺在姐姐的胳膊上,看风中的梨树。

  听到妈妈的声音,俩个小家伙一闪身就跳了起来,像一阵飓风呼呼来到她腿边,直接抱住小腿。

  妈妈蹲下来,拍掉儿女身上的黄土,一手一个拖着他们往家里走。这个小学毕业后还上了半年初中的妇女,松开双手,推开门。俩个小孩直接跑进门槛,端起放在锅台上的俩个满满的小碗。

  俩个小家伙坐在脚地上的小凳子上,一边吹一边嘶溜嘶溜刨饭。这是小白菜烩面条,这里的人们喜欢炒点葱蒜辣子后倒水,在调料汤里煮进去土豆、绿菜、面条或是面片。吃起来有菜汁的鲜美,也有面条的滑韧。姐姐用筷子,弟弟用小勺子,俩个人像俩只小鸡不停啄米,头也不抬一下。

  突然“铛”一声,毛蛋的小勺子掉在地上了。他开始大哭,妈妈放下碗,那个碗里几乎没有一根面条。她跳下炕捡起小勺子,用盆里的水涮了一下,捏着勺子开始喂小毛蛋吃饭。她看到毛蛋碗里的土豆和小白菜已经吃完了只剩面条,小小年龄便知道把好吃的留在最后吃。再看狗娃碗里,只剩下多半碗土豆和小白菜,她还在飞快用筷子津津有味埋头吃。

  毛蛋吃了一会面条,多半个食指便伸到了嘴里。婉如把勺子斜到碗边说:“毛蛋,张嘴”,然后从小嘴里拉出小小的指头。她坐在小凳子上,拉近小男孩,又喂过去一勺子面条。这次他老半天不张嘴,婉如叫了声毛蛋,他却把头背向妈妈。

  “最后吃一口,好不?多吃一点就会长高,害哈不(明白不)?”毛蛋含了一口,老半天才咽下去了。唉,俩个孩子很懂事,吃饭做什么吃什么,从不抱怨也不挑食。

  小孩身上的衣服都是妈妈亲手做的,她是一个技术精湛的裁缝。边边角角针线都做的很细致,家里没有什么新布,都是旧衣服改成小衣服。旧衣服也不多,一个小孩只有一俩套衣服。小孩的衣服用不了多久,就小得穿不了了,她尽量把衣服做大,做太大小孩又撑不起衣服,衣服会破得更快。他们不停长大,她不停改衣服,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窜着。

  她看着碗底的面条,眼睛一酸。狗娃也吃完饭了,把小碗搁在锅台上。她又喂狗娃吃了几口,狗娃吃了会儿也不吃了,她才几口扒拉掉小碗和大碗里的剩饭,把空碗放到空锅里。

  婉如退掉俩个小孩的布鞋。狗娃的红布鞋拇指处都顶破了,毛蛋的黑鞋帮也破了一处。她把他们放到炕上,开始洗碗。

  这个窑洞里,炕的左边是木制的柜子。一个大衣柜一米寛,俩米高,绿色的,右侧有门,可以打开,门上一块大镜子。

  大衣柜的旁边是一个低点的杂物柜,菊红色的,上面放一些杂物。这个柜子左边是一个小门,右边是一个扇形的小窗,小窗处挂了一个绣着竹子的小帘子,小窗下面是三个小抽屉。

  柜子的对面是锅台,地上和锅台上放着面粉、豆子、盆盆罐罐。炕边的柜子可以挡着小孩,他们有时候玩得很疯。婉如一边洗碗,一边偶尔看看炕上的小孩追逐。

  炕上铺着老虎图案单子,铺满整个炕。炕脚堆着俩摞被子,每摞被子叠得像俩口木箱子,被子外面蒙着白色的蒙被子布。布上是刺绣,上面绣着大朵大朵的粉红色牡丹。

  弟弟在炕上追着姐姐,姐姐不小心蹭到了蒙被子的,被子被撞出一个坑。姐姐赶快用小手抹被子,弟弟也来帮忙,怎么也没有恢复原状。俩个人眼睛滴溜溜转,终于安静了,坐在墙边不动了。

  这些小动作刚好被洗碗完了的母亲看到,她过来摸了俩个宝贝的头,看看窗外,月亮已经升起来了。

  天空的脸开始慢慢变黑,外面风呼呼地吹着窗户上的麻纸。不知道谁家的狗开始汪汪叫起来,有时候叫得紧凑,有时候很久住了口,树上的虫子吱吱唱着。

  妈妈拿起鞋底,开始纳鞋底。那鞋底是很多层旧布头用浆糊粘在一起,还要用麻线密密的纳一遍,才可以做鞋。她用顶针顶着老针,针慢吞吞挪动着。针露三分之一的时候,她用虎头钳子咬住针,把针完全抽过去,然后抽出所有麻线,如此不停重复着。

  酷U●匠√G网?唯;)一正◎版“N,'其他都》/是&盗@O版

  当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她也跳到炕上,俩个孩子已经歪斜到炕上迷迷糊糊了。她赶紧拿了俩个小枕头、俩块被子,并给他们盖好。她自己也钻进到被子里,可是睁着眼睛看着窑顶,睡不着。

  去年冬天家里实在没有零花钱了,丈夫罗金宝骑了自行车,去内蒙古赚钱去了,他走的时候身上只带着十块钱。现在都快夏天了,他还没有回家,家里已经几乎没有钱了。

  孩子的外婆走了六十里山路,背来十斤挂面,留下二十块钱。交电费花了俩块,只剩十八块了。面粉只有小半袋,那种白粗布面袋本来也不大。大米只有三洋瓷碗都不到了,小米和土豆倒是管够,其他酱醋调料还有盐也撑不了多久了。

  家里炒调料炒菜都是用娘家带来的杏仁,每次用三到五颗,用擀面杖撵碎用刀子铲进锅里当油用。好在地里的水萝卜、西葫芦、小白菜、韭菜可以吃了。

  物质的艰难并不是最难熬的,这些在儿女天真的笑容面前几乎可以忽略。难熬的也不是做不完的活。唉,明天还有一大堆事情呢。这个瘦小的女人,眼睛里满满忧虑着对生活的无奈,听着儿女浅浅的呼吸,她检查了她们的被子,慢慢闭上了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蓉儿荣说:

  (致最亲爱的读者朋友们:蓉儿荣是第一次写小说,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喜欢和支持我的人,我记得你们,欢迎大家随时讨论评论。请大家有票的捧个票场人气,没票的捧个人场。你们的鼓励和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看到评论我会尽量回应大家。再一次感谢所有的读者朋友们,永远爱你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