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一年,在陕北的一个小院,大大小小的薄石片摞成墙围着院子,俩个用朽木枝做的木格子框是大门。

  院子一侧墙边有一棵大槐树,圆圆的叶片间吐出雪白的花朵。这些花朵像一只只蝴蝶,花朵都是双眼皮。风一吹,像绿色的蒲扇搧动着蝴蝶在跳舞,蝴蝶都穿着绿色的小靴子。空气中流动着甜甜的淡香,像水浣洗过似的。

  大门正对面,俩眼窑洞,从外面看,像石头砌成的墙嵌着俩个拱形的洞,像俩只和蔼的眼睛注视着世界。

  窑口三分之二是木窗架,木窗最中间是一个可以打开的大方木窗,大窗有轴,转动起来会吱吱响。其余部分都是用细木条组成对称的木格子,小格子大格子,把窑口装饰得亲切极了。最底层的窗户是四块嵌在木框里的透明玻璃,门靠右侧,木片门也可以转动。

  站在院子里看,左侧是一个土崖,右侧墙外是相似的窑洞。脑畔(窑顶)是一座座一望无际的大土山,山上有树木,还有炊烟袅袅。

  院子里的土崖边,一个小女孩,四岁左右,俩侧丱发,面目清瘦,大大的薄薄的单眼皮眼睛,肤如凝雪,圆脸,看起来像个小仙女,她叫狗娃。她穿着做工精致的绿色的软料小裙子,裙子下摆用紫纱做了俩层褶子裙边,领口是树立起来的鸡蛋形的几圈紫纱褶子,腰部有一个紫色的蝴蝶结。

  小丫头旁边是俩岁的弟弟——毛蛋,白白的小脸粉嘟嘟的,他全身粘着土,黑色小西服,俩个袖口已经有几个补丁,他正目不转睛瞅着姐姐手的动作。

  小丫头右手掰开弟弟的小手,松开攥紧的左手,倒进去一小堆土。“毛蛋,把倒退牛牛(蚁狮)拿好,姐再给你逮一个。”

  看\正版*章节0上e酷匠?#网

  “哪里有吗?骗人!”

  狗娃一把把土倒回来,右手举高开始往左手慢慢扬土,一双大大的眼睛瞅着左手。突然,左手出现一只小虫子,狗娃麻利地倒掉右手余下的土,从左手抓起它,又飞快倒掉左手的土,右手指全部放在左手掌拇指边,双手扣成个小笼子。把手放低到弟弟面前,俩个拇指打开露出一点小口。

  “这里不是吗?”

  “哦,快给我!”还没说完就开始掰住姐姐的手,虫子很快就到了他自己手里。

  狗娃半蹲下身子,探着头,来回瞄着土崖下面的一个个土洞。看到一个漏斗状的漩涡时候,把手掌尖放在漩涡附近,嘴里念着“倒退倒退跟我走,吃香的喝辣的”。不一会,又成功捕获一只,姐弟俩嘿嘿地直笑,俩个土头土脸的小孩玩得不亦乐乎。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传来一串鸡叫声。“毛蛋你在外面待着,姐给你找鸡蛋喝”,小女孩说完,沾满土的小手往衣襟上蹭了几下,滴溜滴溜转的眼睛在院子里巡视了一圈。确定妈妈不在窗户往外看,就蹑手蹑脚地走向空窑。空窑的门是俩扇的那种木片门,她轻轻推开门,仿佛手上垫着棉花。

  窑的最里面是一排大石板做成的粮仓,石板仓子石板盖都是方形的。窑右侧是俩只陶瓷瓮,白色的瓮口,灰黑的身子,高出小女孩快一米了。瓮的周围摆着各种农具。左边是鸡窝,里面养着三只母鸡,都是红褐色的羽毛。

  小女孩挑了处脚地土较高的地方,踮起脚,一只手伸进卧着的母鸡屁股附近,摸出一只热乎乎的鸡蛋。她小心翼翼用整个小手捏着,轻轻退出门槛儿,拉住俩扇门。

  小丫头看着弟弟,边笑边走向他,另一只小手牵起弟弟,嘴巴扁起来并向前胬,眼神里有满满的得意。弟弟会意兴奋地跟着姐姐出了院子,下了围墙外的小土坡,进了石片墙围成的茅房。

  茅房顶搭着干树枝、树叶和土,少半是露天的,墙一角的圊土中长出一棵椿树。

  狗娃老练地抓住鸡蛋的小半截,在石墙上轻轻磕了一下,抠掉裂开的一小块蛋壳和白色的薄膜,又同样处理了鸡蛋的另一头。她用舌头舔了一下其中一个小口,把鸡蛋双手捧到弟弟嘴边。

  弟弟双手握住姐姐的手,嘶溜嘶溜开始吸起来。蛋清就像粘粘的罐头水,滑滑的嫩嫩的清凉清凉,蛋黄就像罐头里的水果,更硬一点更香。片刻就剩俩头开孔的蛋壳了,毛蛋松开手。

  姐姐拿着鸡蛋壳出了茅房,往家的反方向走。厕所周围是一个小果园,姐姐走在前面弟弟紧随其后。

  小丫头把手臂向后一扬再一送,蛋壳被摽到果园外面的悬崖下,姐弟俩又开始在果园玩。他们用土开始堆各种房子或者商店,用草充当蔬菜,一个开始卖菜,另一个用树叶当钱买菜,还三毛四毛地讲价。

  这个低陷的小果园一侧是石崖,一侧是高处的院子,其他方向都是高低不平的荒地。崖边的一棵杏树已经结了绿色的杏子,有的像小指头的指甲那么大,有的已经像鸽子蛋那么大了。

  杏树的叶子是心形的,只要跳起来,攀住一个枝丫,便可吃到酸溜溜的杏子。这杏树有房子那么高,像一个巨大的火把站在崖头。

  杏树旁边是几棵桃树,不高,像一个个张开的怀抱。双手抱着树干,脚弯曲蹬在树干的俩处被截掉剩一点的拐枝,再一跃,俩只手分别握住伸开的粗大的树干,就站在了一个十字枝丫上。手抱住任意一个枝干,身体下倾,选一俩个枝丫,坐上去,腿搭在树枝上,便可以用嘴摘还没有熟的生桃吃。

  这个时候的桃子又苦又涩,一点甜味也没有。小桃子像一堆堆涩涩的药土,顶端尖尖角,一个个千姿百媚地闪闪放光。桃树叶子和柳树叶子一样,又细又长。这个绿色的怀抱里,偶尔会垂下一条口水丝线,丝线上会倒挂着或大或小的鲜艳的毛毛虫。可要小心了,毛毛虫爬过裸露的脊背,便会溜下一条歪歪曲曲的疤痕,会很痒。

  小园中间是桃树林,这些桃树并没有果实,像一根根巨大的狗尾巴草。十几根二十几根组成一个圆形或是长条形,待在里面就像站在一个毛茸茸的刺猬背部。人跑起来,似乎桃花阵在转动,或许它们在地底是抱在一起,或许是分开的。

  靠近厕所的地方是梨树,现在梨子已经像一个个小小的称锤挂在树梢了。地上有各种野花野草,牵牛花、野菊花、猪耳朵草(车前草)、狗尾巴草……

  牵牛花有紫的有粉的,大大的花朵像一个个喇叭。喇叭中间是一个个白色的五角星,花鄂也是绿色的五角星。藤蔓上有很多尖尖的花蕾,像一个个缠丝带的小塔,这些花见什么缠什么。小园边缘都种了长着大尖刺的酸刺树或是酸枣树,也埋着酸枣树的干枝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