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不好,将来谁人会为自己卖命?

  也罢,且将他们放下去做个小头目,也算给跟过自己的人一个交代,至于将来,就得看这二人自己的造化了!

  众小头目听了王伦发话,都是交口称赞严七、贾三的好处,杜迁和宋万也接口说道是该让他们下去历练历练,头一次坐在头目席位上的二人听到大家对自己有口皆碑,一时间飘飘然起来,满脸得意溢于言表,连起码的答谢礼数都给忘到爪哇国去了,只是陶醉在晋级的快感中不能自拔。

  酷'匠t网首;发$*

  见这两人如此做派,台下的郑钱和周直对视一眼,都在心里默默摇头。应该是寨主对他两个亲随的动摇有些察觉了,同时也在心中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未如他们那般短视。

  两人此时细想起寨主苏醒后的种种举措,无一不蕴涵着某种高明的韵味在其中:当先提拔了朱贵,以朱贵的秉xìng,rì后铁定对寨主感恩戴德赴汤蹈火,其次表面上是对杜迁宋万放权了,但换来二人的绝对忠心,以后这山上还不是仍由寨主一个人说了算?

  没想到这次意外受伤倒让恩主脱离了原先那种小家子酸儒之气,却多了几分自信与霸气!两人在心中暗暗佩服王伦今rì手段的同时,那种没有跟错人的欣慰之感也不知不觉在心底悄然扎根。

  第四章朱贵荐弟

  今天对于梁山近千号喽啰来说,绝对是个好rì子,真可谓是多喜临门。

  首先是寨主王伦康复,从生死线上挣扎回来,让山寨避免了动荡。其次杜迁和宋万两位头领又加重担,促进了山寨内部的和谐与稳定。最后朱贵晋级成功,山寨从此以后又多了一位头领,这让众多小头目看到了出头的希望,以后自然会更努力的表现自己,为山寨增添光彩。

  这些喜事集中在一起,不大办酒宴庆贺一番,绝对对不起众喽啰们许久没有沾过油水的五脏府。

  “吩咐伙房,午时弄顿好的,酒肉管够,让孩儿们吃个痛快!”

  见新晋分管伙房的宋头领发话了,伙房头目周直连忙领命,下去之前寻问道,“宋头领,通知伙房宰两头黄牛,五口羊,肥鸡嫩鹅各百只,酒管够,可好?”

  宋万大笑,道,“周直你不要小气!难得今rì大家高兴,就杀翻三头黄牛,宰十口羊,直甚么!”

  周直尴尬的挠挠头,偷眼朝王伦看去,这位山寨里的大当家此时满脸笑意,微微眨了眨眼,周直心中大定,唱了个诺道:“小人这就去办,务必叫儿郎们吃饱吃好,让宋头领满意!”

  宋万一拍桌子,大叫了一声“好!”,又朝王伦望去,笑道:“今rì定要同哥哥多吃几碗!”

  王伦笑着摆摆手,道,“我今rì怕是没口福了,众位兄弟吃好喝好便好!”

  杜迁也道:“宋万兄弟糊涂了?哥哥躺了三rì滴米未进,岂能一上来就好酒好肉,不怕滑了肠子?”

  宋万一拍脑袋,叫道:“对啊,哥哥,要不我们晚几rì再摆宴,等哥哥痊愈了再一起尽兴?”

  “这倒不必,朱贵兄弟难得回一次山寨,也别改rì了,择rì不如撞rì,既然今rì大家都高兴,便来他个一醉方休!”王伦笑道。

  “哥哥既然身体不适,小弟觉得还是改rì的好!”朱贵忙起身表白道。

  “坐,坐坐,朱贵兄弟坐下说话!”王伦摆了摆手,起身招呼朱贵坐下,又道:“今rì正好我们几个头领都在,有个事情大家一起商量一下!”

  杜迁一听,满不在乎道:“哥哥是山寨之主,说出来我们去办就是,还商量个甚!”

  宋万也道:“杜家哥哥说的是,哥哥有什么想法直接去办好了。我们都是粗人,七嘴八舌的还不误了哥哥大事!”

  王伦心道这两位真是直xìng人,文人间投桃报李还讲究个过程,太快了难免着相,这两位却没有那七弯八道的繁文缛节,你看重他他也就全心全意辅佐于你,真是直来直去,快煞人也。

  王伦笑了笑,接着说道:“这事却与朱贵兄弟有关,还是商量商量好!”

  朱贵一听跟自己有关,忙道:“哥哥请说,斩头沥血我便去做!”

  王伦见朱贵不自觉又站了起来,笑着起身请他坐下,道:“没朱贵兄弟说的那般严重,事情是这样的:我是想兄弟你擅长打探消息,酒店经营也是行家里手,山寨诸人多有不及你处,我的意思,由山寨出资,在这水泊周围,再起三家酒店,做到东南西北四面各有一家,请兄弟你辛苦些,一齐管理。另外济州城里,我也准备安排一家酒店,方便打探朝廷消息,兄弟你觉得如何?”

  这可是大好事,朱贵见说不觉jīng神一振。别的不说,若待此事实施,自己手中钱权人权等权重无疑将会大大增强,在山寨里说话的分量也将不同往rì。刚才他还在想杜迁、宋万如今各管一摊,正不知王伦的意思是自己先挂个头领的名衔在山下管理酒店,还是回到山上做个专职头领,哪曾想寨主已打好腹稿,早为自己谋划好rì后分管职事。想到这里他心中又是一阵感慨,实在是今天王伦给他的震撼太大,让他难以将眼前之人与昔rì的白衣秀士画上等号。

  就在朱贵心如cháo涌之时,只听王伦又道:“等下请杜迁兄弟拨一千贯钱,用作酒店经营之资。另外水泊旁边的酒店,就请宋万兄弟派人建起。至于济州城里那家,还得朱贵兄弟你亲自挑一些伶俐面生的喽啰前去经营!rì后朱贵兄弟若有看好的地方,也可以再开分店,不必顾虑,我和杜迁宋万两位兄弟完全相信你的眼光!”

  新起的四家酒店只济州城里那家需要花费些本钱,其余三家由山寨出人出力,完全用不了一千贯钱,之所以如此大方,王伦心中自有他的考量。

  此事杜迁宋万心里早就有数,这时听王伦说完,都拍了胸脯,对朱贵表示没有问题,喝完酒便派人去办。

  一千贯钱啊!闻此数目朱贵很是惊诧,倒不是说他没见过钱,只是这个数目的支出几乎接近当下山寨库房的四成了,由此可以推知自己在王伦心中的地位。

  王伦如此一再而三的表露诚意,直叫朱贵颇为意动,沉吟片刻,最终抛开心中疑虑,目光诚恳的对王伦禀道:“小弟有个嫡亲弟弟,在家乡沂水县西门外开了一家酒店,平rì里也喜欢舞枪弄棒,并拜了本县都头为师求教武艺。更难得他是个干净人,没有官司在身,不若我写书招了他来,请他主持济州城里那家酒店,哥哥看可好?”

  听朱贵说完,王伦微微有些吃惊,按书上记载,朱贵可是从未主动向山上头领推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