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火上房了啊?我让他慢慢说,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我这才听明白,他发现了那辆肇事车。我向吴洁叫了一声就忙出门,出门后觉得不妥,又回去戴上了墨镜,这才慌忙下楼。

  我刚跑下楼,吴洁在窗口叫到,你等等我也去。我说你就别去了,又没多大的事,白超他们都在那呢。说完我骑车离去,我这么说是为了让吴洁放心,只有小钢一个人在那呢。

  我到了约定的地点,小钢站在一家修车行外等我,见我来了就忙带我进去,指着角落的一辆车。看着这车我不由摇摇头,车型是一样的,可那车是棕色的,可这车是黑色的啊。这时走过一名修理工说,这车以前棕色的,前些天刚上的黑色。原来他是小钢的表哥,小钢没事来找他闲聊,无意的听说这车以前棕色漆没有多大的损伤,车主却让换成了黑色漆,这一下引起了小钢的注意,从车型上猜测这就是那肇事车。

  但这只是猜测,不能完全确定,小钢问起车主,表哥说车主本来说前天提车的,却一直没有来。表哥说话的时候,修车行门口走进一人,他看到我们楞了一下,转身就跑了出去。

  这是什么情况?看到我们就跑,莫非他就是那肇事车主?小钢疑问地看着表哥,表哥摇摇头。这人看到我们就跑,绝对有猫腻先追上再说,我叫了一声追了出去。

  我们追了那人两个路口,他仍在拼命的跑,他进了一陈旧楼,我和小钢也追了进去。我特么的笑了,你跑这里面我看你往那跑,跑到楼顶你就没地去了。小钢在后面喘着粗气,尼玛啊!虽是肇事逃逸,可只是轻伤啊,用得着这么玩命的跑吗?

  最近我一直练速跑,我还能抗得住,可小钢已上气不下气啦。我对小钢说,你在楼下守着我去追,小钢点点头。我快步追了上去,在心里暗我看你特么的往那跑,跑到楼顶你就没处去了,若你偷跑下去就让小钢逮个正着。

  我追到了楼顶,通往天台的门,从里面顶上了,我用尽全力撞了几下,才把门撞开。一上天台我就上气不接下气的骂,你特么的被撞的人只不过轻伤,你用得着这么跑吗?累死哥啦!

  我去!不是吧!那人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向楼顶往冲去,别!有事业好说。一般的肇事而已,我要是把他追跳了楼,麻烦还真不少。可那人根本不理会我,从楼顶一跃而出。

  我张大着嘴巴,追的楼顶边一看,我松了一口气,那人跳到了另一幢楼顶,从楼顶跑了下去。两幢楼虽高度只差一层,可中间相隔着一米的距离呢,这幢楼可是十二层啊,若他跳不到那个楼顶,还不摔成肉泥了啊。想起小钢在楼下,我忙给他打电话,我算是服了,小钢的手机还关机,这也关的太是时候了吧。

  这真是在玩命啊,一场小小事的事故根本犯不上,看来那天的事故是有意而为。他是怕我抓到他,逼问幕后主使吗?这真是太奇怪了,我就是一屌丝学习,怎么会有人开车撞我呢。就算我逼问,也不用玩命啊,我又不要他的命,想不明白我也不多想了。

  我走下楼小钢不解的看着我,问我追的人呢,我说跑了。小钢不解的看着我说怎么会跑呢,我走出旧楼,盯着另一幢楼顶,他张大了嘴说不可能吧。见我点点头,小钢又说我就在楼下,你怎么不让我去那幢楼下堵他呢,我白了他一眼说,你看看你的手机再说吧。小钢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不好意思的抓抓头。

  我晃了一下,小钢忙扶住我,问我怎么啦。我说太饿了,刚才又拼了命的追,小钢笑了笑说咱吃饭去。我还没应声,吴洁打来了电话,问我找到肇事车了没有,怎么这么久不回去。我说小钢把车跟丢了,我们找了几条街也没见,我这么说是不想让吴洁担心。小钢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就没有说话,吴洁说不见就不见了呗,反正她现在都好了,叫我快回家吃饭,她都把菜热好几遍了。

  吴洁的伤是好了,不过她的美腿上留了个疤,她虽她这漂亮,才不会受这疤的影响呐,可我发现她最近都不穿短裤了。

  我挂了电话小钢拍拍我说,快回家吃饭去吧,我都吃过了呢,本想陪你吃点,看来不用了。我不知道小钢是不是真的吃过饭,可他这么说了,我也不再多说。我准备离去的时候,小钢说你的车还在车行门口,我楞了一下对小钢笑了起来,咱们挺二的啊,刚追那逼两个路口,都不知道骑车追。小钢笑着说,谁会想到那逼跑那么远啊。

  骑车回去的路上,经过一家药房门口,我可到外面拉了一条横幅,新到特效除疤灵。我就去了药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效,多个特效俩字挺贵的。不过吴洁是为了救我,这点钱算什么呢,我拿了一盒除疤灵回家去了。

  回到家吴洁就招呼我吃饭,我坐下来大吃,她不停的叫我慢点吃,她坐在对面优雅的吃了起来。我才知道她也没有吃饭呢。这让我挺动的,没想到她在一直等我,也不自已先吃。

  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吴洁回卧室换了套睡裙,打算去洗澡,我看了一眼她美腿,我这才想了起来。我拿出了除疤灵,吴洁嘴上说这管用吗?可我看得出她挺高兴的,我说管不管用试了才知道啊,她说我去洗澡,等一会再涂药。

  》G酷D匠!网永久R{免q费看小#!说

  吴洁去洗澡了,听着浴室的流水声,我有点蠢蠢欲动了,我不由站起身,仔细听着浴室的声音。可她是我姐啊,我抽了自已一耳光,坐回到沙发上闭眼冷静了一下。

  吴洁从浴间出来的时候,我尽量不去看她,不是我不想看,是她太美了,我怕一看又胡思乱想。吴洁坐到我身边,说这个涂上去就可以了吗?

  涂上去还要辅助按摩,听我这么说,吴洁问那怎么按呢?说话间她把美腿放到沙发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