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身份之别,我现在不想去管了,这么一个大美人,抱在怀里我若不做点什么,对不起老天为我来得这场雷。

  我不知道向若水的心思,可我现在顾不得问了,行动可以代表一切。我下定决心去吻若水,房间的门响了起来,吓了我一大跳,若水也忙推开我,正了正神色。

  白云在门外叫了起来,说早餐的时间快过了,让我们快点一起出吃早餐。若误了宾馆提供的早餐,外面下着雷雨,出去吃饭也不太方便,我知道她是一片好心,可这时候也拿捏的太好了吧?我想电视剧里韩信有句话,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而我此时想说,成也白云败也白云。

  我打开了房门,对白云说,你们三个先去,我洗淑完就去,白云怪笑着看了我一眼,和若水一起走了。我洗完脸一抬头,丰军平站在身后。“昨晚来了几次?”

  这尼玛!我如果说一晚上我不敢动,他也不会信,就算是信估计也要笑死了。我就白了军平一眼,不置可否的说。“你管我!”

  丰军平按住我的腰,问我这没事吧,我笑着说没你那么玩命,你这么问是你那疼了吧?丰军平说是啊,以后得悠点着,不得不说这货脸皮够厚的,可以和城墙的拐角比厚度了。

  雷雨下了好久,近中午时雨小了,但是没法玩,就提前结束了旅游,坐上了大巴返回三灵市。回去的路上,没有再唱歌,不少人都睡着了,看来昨晚都够拼的。若水也困了,靠在我肩上,进入了梦乡,若水呼气如兰,轻打在我的脸上,让我很舒服。军平凑过来小声说,瞧你昨晚把人家折腾的,累成啥样了啊。

  我推了他一把,指了指已熟睡的白云,丰军平怪笑一下,不说话了转过身去,抱着白云睡了起来。看着这车一对一对的,全抱着睡的像个小猪,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竟什么也没发生,我特么的也服了自已了,怎么就那么怂呢。

  若水睡得很香,看来她昨晚也是久久没有入睡,你说我昨晚想那么多干吗,直接那个啥了,生米不就煮成熟饭了,可现在只能打肿脸充胖子啦。要充就充到底,我也装累装困,紧贴着若水闭上了眼,并把手放在若水的小手上。

  车到达了终点,让若水叫醒了,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我没有再握着若水的小手,不知是我睡着时移开了,还是她有意拿开的。

  R酷\匠G网正版首●D发*V

  我们下车的时候,丰军平的司机,已经开着大奔在等了,坐丰大少的豪车真特么舒服,我一直在暗暗感叹,投胎真是门技术活。丰大少带我们去了一家,很上档次的火锅城,让我们吃饱喝足,才一一送我们回家,回去路上丰大少一直在打哈欠,我在心里暗笑,这哥们昨晚可真拼,估计一晚上没睡吧。

  我回到家吴洁没有在家,看时间她还没下班,昨晚我没有睡好,就回到卧室睡了起来。朦胧中,我感到什么压住了我,好像还有酒气,我睁开眼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性感的吴洁竟爬上了我的床,呼呼大睡起来,一只手臂搭在我的身上,由于她侧睡着,本就高耸的地方,更加傲视群胸了,领口成了O型,我不由瞪大了眼,向里面看了看。

  大美女睡在身边,我实在管不住自已的手,可当我伸出手时,又想起了吴洁就是因为,我对她有那种想法,最近才和我的关系很紧张,我若再对她再做点什么,估计她一定不会再原凉我。更何况怎么说,她都是我姐,若趁她酒醉占便宜,我还算是个人吗?理智最终战胜了邪念,我慢慢的收回了手。

  可是吴洁太美了,今天又穿的这么性感,我真心不想下床去睡沙发。更何况是她爬上我的床的,我为什么要走呢?我没有下床,而是睡在吴洁身边闭上了眼。昨晚和若水,同处一室我不敢动,今天和吴洁同床我不能动,我特么的命真苦。

  不知纠结了多久,我才进入了梦乡,我正在做美梦,可就在梦中快要成好事时,我让一脚踹下了床。“陈浩......南!你个畜生......你给我滚出去......”

  我睡得有点迷糊,吴洁这一凶,我竟退出了卧室,我一出卧室吴洁咣得一声关上了门。我听她在里面哭了起来,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好像是我的卧室吧?”

  刚才吴洁的那一脚,踹的我太特么的疼了,还搅了我的美梦,我有点郁闷的坐到沙发上。过了一会吴洁摇晃着,走出了我的卧室,还是凶巴巴的,她说她喝醉了进错房间,不信她上床时我没醒过来。这个我当然不能承认,我冤枉的说我太累了,睡得太死了根本不知道。受吴洁所教,我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的话她有点相信了。

  不过她又冲我吼到,说我不知道男女有别吗?睡觉也不锁上卧室的门,若我锁了门她怎么可能进去,她上错床还怪上我了。我知道和女人无理可讲,是说不过她的,何况吴洁上我床时,我醒过来了却没有去睡沙发。我不再和她争辩,说我错了,以后睡觉记得锁门。我在心里暗想,以后睡觉就不锁门,不知道她下次喝多了,会不会走错呢。我知道我的想法挺贱的,可是思想有时候,是不受自已控制的。

  她的酒还没有全醒,回她卧室的时候,她走路一晃差点摔倒,我忙身去扶她。我这一扶她是没来摔倒,不过我的右手扶的部位不太对,我的大手刚好抓在她的胸上。吴洁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忙缩回了手,吴洁回她的卧室去了。

  记得以前和吴洁在一起,我动不动的就流鼻血,今晚睡在一起,动她不得竟然没有流,看来我快让她训练成了。我在想吴洁若在穿着内衣,在我面前,我能不能抗得住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