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转身对若水摊摊手,示意她回房间,若水没有进房间,而是低声说。“要不咱们再开一间房!”

  我点头应了一声,就向电梯走去,进了电梯我真想抽自已一嘴巴,若水刚才的口气,明显是在商量,若我搪塞一下,今晚不就住在一间房里了,怎么就一口应了下来。

  一楼电梯门打开,白云和丰军平,站在电梯口,手里还抱着箱啤酒。丰军平问我干啥去,我说我以为他们睡着了呢,准备再开一间房。丰军平还没说话,白云就一脚把我踢回了电梯,说看着挺聪明一人,净办SB事。我们俩要是住一间,你正好和若水住一间,你倒是开那门子房?钱多是吗?

  我支吾说我可已经答应了,若水下来再开房的,白云又骂我,你傻得没救了,碰到了我俩,你还用再开房吗?再说她又没下来,你上去不会说宾馆。客满没房间了吗?我平时也不傻啊,怎么这会的智商那里去了。

  丰军平笑了笑,关上电梯门说,上去咱们玩会喝点酒,下来不用我们教你吧!我怪笑一声点点头。白云摇头叹到,还好你遇到了我们,不然就你这情商,可怎么办呢。好吧,这会我的情商是不高,就让她批评吧。

  回房间我们玩扑克,谁输了喝啤酒,玩了一会白云去卫生间了,若水刚好接电话。我就拉着丰军平,在他耳边低声问他梅开了几度,丰军平瞪了我一眼,说我净操闲淡心,不是他想到,要四个人玩牌,用酒给我和若水的感情做催化剂,只怕这会我都和若水一人一间房了。

  军平说若真那样,你睡得着才怪呢,我嘿嘿笑了两声默认了。他说的没错,那样我会今夜无眠了。

  白云和丰军平,好像商量好了,专门针对我们,若水玩的还不精通多数是输。若水说有点晕了,能不能免一杯,白云大叫着不行,要不来一句真心话也行。若水应了下来,白云就问她的三围多少,若水说你不是知道啊?白云说他俩不知道。

  若水脸红了一下,就说出了她的三围,若水的身材很好,可当她说出她的三围,我还是不由楞了一下,没有想到她的身材,这么标准竟在国标范围里。

  更p新最,1快上Y酷。●匠网S…

  若水的牌技不行,再加上那二人针对她,紧接着她又输了,白云就问她,第一次是那一年。白云这个问题,可有点太火爆了吧?她这么问让我和丰军平也很意外,这个问题我很想知道答案,可又不想知道。

  若水楞了一下,说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我喝酒行了吧!说着她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虽然我让自已不去想,可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若水的第一次,给了那个SB,她不愿提起那个人,我在心里恨起了那个不知名的人。还是她和我一样,还是原装货呢。如果是那样,嘿嘿,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有种很爽快的感觉。

  若水悄悄给我说,白云太坏了,让我和她一起针对白云,我知道白云这么做,是在暗地里帮我。可是若水的话,我自然唯命是从了,只得对不起她了。在我和若水的针对下,白云也是输多赢少,不过让我奇怪的是,丰军平在我们的混战中,竟一直保持着中立。不对啊,以他和白云的关系,不应当像我刚才那样,也保持中立啊?

  白云的酒量很差,没玩多久,她就有点多了,抱住了丰军平的腰,枕了他腿上睡了起来。我对若水说,要不咱也去休息吧,若水虽有点为难,可宾馆没房间了,白云现在这个样子,想和把她和丰军平分开也不容易,若水只好随着我出门。临出门时,我看到丰军平不停的向我挤眼,现在我明白了,他为什么保持中立了。

  回到房间,若水简单的洗了个脸,就躺上另一张床休息了,天气炎热我们合衣而睡,都没有盖被子。虽然关了灯,可借着外面的光,我仍能看清若水的大长腿,起伏的胸部。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我还在青春骚动期,我根本睡不着,若水虽一直没有说话,可我看到她在翻动,我想她也没有睡着。她翻动中,大长腿裸出的更多,对我充满了无尽的引力,我想挤到她那张床上去,可是又不敢,何况我的关系,还停留在亦师亦恋中,我不知用什么借口,去和她同睡一张床。之前练拳时,我借机去抱若水她都生气,且今天篝火晚会时,我鼓起起勇气,对她说我喜欢她,叫她做我女朋友,她没有接我的话,和白云闲聊着,也许她在意我们的身份差异,我实在没勇气过去。

  我在心里暗语,求天公作美,来场雷雨,下午在龙洞白云突然一吓,看若水的样子,并不是艺高人胆大。她也许怕打雷,那个时候我可以顺理成章的,过去她那张床,抱着她说别怕。

  可我不会呼风唤雨,上天最终没有遂我的愿,没有炸雷,夜空很平静,可我的心里一直是翻江倒海。不知过了多久,我才进入了梦乡。

  晚上我做了个那种梦,早上醒来我觉得,我真的挺SB的,这么个大美女,和我同处一室,我不敢去碰她,却在梦中.......我们俩都起床了,若水洗完脸回到房间,叫我去洗漱时,天空竟想起了一声炸雷。若水竟真得怕打雷,看到她的手抖了一下,我轻拥住她说别怕。虽然这雷晚了几个小时,可现在我们还同处一室呢,也许可以来个晨运。

  又响了几声雷,若水不由自主的贴紧了我,我也顺里成章的拥紧了她。我虽一想着和她晨运,可是我还是个原装货,情商有点太低了。我竟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或是不敢向下进行。

  只是用炙热的眼神,傻傻的看着若水,没有再打雷,若水不害怕了,抬起了头刚好碰到了我炙热的眼神。她忙移开了眼神,可她没有推开我,低下头迟疑着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