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若水学拳的时候我很专心,在她对我的教学之外,我还加大了运动强度。若水几次提醒不能过度劳累,我才停了下来。我这么用功练拳,若水竟一直没有询问原因,让我很是奇怪。若水让我趴在垫子上,给我做起了按摩,她的手法很好,让我很舒服全身涌过一丝暖流。但我太累了,没有那种想法,在她的按摩中我睡着了。

  若水把我拍醒了,上课时间快到了,若水知道我没骑电动车,就执意要开车送我回学校。怕我迟到若水,没有去洗澡换衣服,就穿着背心和热裤。刚才一心练拳脚,没有细细观赏。现在她开着车,我坐在旁边快看呆了。她开着车双臂抬起,我从背心的一侧,可以隐约看到,那美妙的物体。虽然这个角度,没有领口看下去,领略到更多的美景,但却更俱诱惑力。

  “哦!对了!我要请两天假!你自已把招式练习一下。”若水扭头看我时,我及时收回了目光,但她还是感觉到了异样,小脸红了一下,看上去更加迷人了。

  “好的!你没什么事吧?”

  若水微笑了一下。“没事!我去看个亲戚!”说话间到了学校,我有点不舍的下车。走到学校门口,我一回头若水正看着我,我向她挥了挥手,她微笑着一点头,启动了车子离去。

  我向她挥手了,她才离去,难道她真的对我有那意思,一定要趁这次出游,加把劲和她确定关系,把生米煮成熟饭。我一转身下艳阳刚好,从校外跑了进来,和我撞在一起,下艳阳一把推开我。“你瞎啊!”

  我和下艳阳的关系,好像最近又是剑拔弩张了。“这......你跑那么快,能怪我吗?”

  “你没看到要上课了吗?你在这发呆撞上我,不怪你怪谁?”下艳阳对我吼了一句,快步跑向了教学楼。

  人长的挺美的,可是这冰美人也太凶了吧?就算我撞上她,也不用这么大吼大叫吧?吃了枪药了吗?回到教室时,下艳阳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也懒得理她。

  放学时,我刚走出教室,就碰到了语文老师,她让我跟她去一趟。我以为她叫我去她办公室,说我上课睡大觉的事。谁知道她开着车,把我带出了学校,让我很奇怪。“苗老师!咱这是要去哪?”

  “我家!”

  “啊!”这么快就要把我带她家去,我可是她的学生唉,这有点不太好吗?我盯着苗老师的胸部,咽了咽口水。

  苗老师没有注意我的表情,紧盯着路面,看她的紧张样子车技不怎么样。“去帮我搬件东西,你这睡了一下午,精神头足着呢。”

  我想多了,还好她没有看我,不然我刚才的表情,她一定能看出我没安好心。

  苗老师开车,去了一家物流公司,取了一个大包裹。苗老师本打算和我一起抬的,我逞英雄呢,一个人抱了起来,真特么的挺重,我困难的把包裹放进了车后备箱。

  苗老师开着车子,回到了她的住处,我本以为她住在学校的家属楼呢。没想到她住在小高层,以这个城市的房价,还有她开的车子,绝不是一个老师能负担起的。看来她老公的处境不错,不过这苗老师一脸痘痘,就知道他那方面了,有钱有个毛用啊。

  费劲把包裹搬进她所住的单元,我一看差点坐在地上。“苗......苗老师!你住几楼?”这楼高28层呢,电梯维修中,这苗老师只要住在10层以上,估计我就废了。

  “我住在五楼,要不!咱们等一会?这就维修1小时......”

  “五楼就走梯上吧!”我又开始逞强,抱着包裹从楼梯而上。苗老师忙追上来,说和我一起抬,我说没多重我能行。这东西太重了,上楼梯更困难了,我想让苗老师分担重量,可我怕和她抬着,我会心猿意马。

  最近加强训练,我的体质增强不少,可上到二楼半时,我还是实在顶不住了,把包裹放在地上,一屁股坐在楼梯上,大口的喘着气。苗老师拿出了纸巾,在我的额头上轻拭着汗水,这苗老师平时有点凶,这会倒真温柔的。她这轻拭着,让我觉得浑身一热。“还.......还是我来吧!”我估计她越擦我的汗水越多。

  “恩!”我接苗老师手中纸巾的时候,无意的碰到了她的小手,我竟不由自主的捏了一下。苗老师没有说话,忙缩回手去,我也装作是无心之举,像没事一样擦起了汗来。

  休息了一会,苗老师过去一抬包裹,说这么重你还说不重,还是我们抬吧。我太累了不敢再逞强,就和苗老师一起抬着包裹上楼。看来她平时不怎么运动,刚上了一层楼,苗老师就大汗淋漓了,她这一流汗,身上的体香向我袭来。我心中一荡,包裹差点掉了,就忙定了定神,和苗老师把包裹抬了回去。

  一进门放出包裹,我就瘫坐到沙发里,苗老师也说好累,也倒到沙发上。累的缘故苗老师的胸部起伏着,看的我不由咽了咽口水,苗老师刚好回头看我,让我挺不好意思的。还好她没有多想,以为我渴了,就起身从冰箱里拿出矿泉水,递给了我一瓶。这时响起一声炸雷,紧接着响起了雨声,夏天的天气,真像是女人的脸说变就变。

  喝了口水休息了一会,苗老师看了我一眼。“要不你去洗个澡吧?”

  洗完澡下来干什么,我很想知道,是不是我心目中所想的那样呢,不过先洗了再说,嘿嘿。我应了一声,就向浴室走去。我进浴室刚脱去T恤,苗老师就在外面敲门。

  我心里一喜,刚想去开浴室的门,就听苗老师说。“你衣服都湿透了,你一会先穿这件浴袍!你的衣服我一会给你吹干!”我打开浴室的门时,苗老师已经转身离去。

  苗老师的浴室很香,有浴液的香气,应当还留有她和体香。

  更D新最快FA上$o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