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天够悲催的,激怒了吴洁,这刚一回学校,又把李茜给惹怒了。白超见我苦笑就说,还照以前的老套路,擒贼先擒王,到时和李茜她们对打时,一起冲向她......我摇摇头说,李茜是个女孩,她又是若水的表妹,不能像以前那么下狠手。况且艺高人胆大,对她下狠手,不但不能让她屈服,只会解下死仇。白超觉得有理,就问我怎么办,我说那就一起冲上去制住她逼她合解,江林刚想问怎么逼,但看我一脸坏笑,马上明白了,几人一起坏笑了几声,各自回到了座位上。

  我看了下艳阳一眼,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冷哼一声扭过头去。最近我们的关系不是缓和了么,现在她这个表情我也是醉了,我怎么招惹她了?想问她最终还是忍住了。

  李茜的功夫了得是个强敌,老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下了晚自习,我去操场打算把套路招式,再好好练习一下。白超他们也想看看,我现在的身手,就和我一起去了操场。在月光下的操场上,我打起了跆拳道的招式,由于李茜的压力,今晚的练的特别卖力。看着我的招式,任小钢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小钢从小爱武术,没事在家打打沙袋,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正式学过拳脚。

  练了一会有些累了,我和小钢坐下休息,江林说我的身手不错,差不多可以和李茜抗衡。我笑笑没有说话,心里却知道差得远呢,听若水说李茜和她学了一年的跆拳道,我这才学了多久,只是个花架子,怎么会是她的对手。我不想说出来,让兄弟们担心。

  我们坐下休息的时候,操场的一角来了两帮人,这个时候来这么多人,估计是没好事。果然领头的二人,吵闹了几句,他们身后的人,也拉开了架式,这是要群架的节奏。

  /酷匠~网正版+首发

  本来我们不愿理会,休息一会打算离开的,江林却指着一领头的人说,这怂货不是孙勇么?我看的确是孙勇,不由多看了几眼站在他对面的人,那人虽背对着我们,但我还是认了出来。

  我想了一下,有点明白其中的道理了。“这事咱们得管!”说着我就站起身,兄弟们虽有点奇怪,可我说要管,他们没有问原因,和我一起向那两帮人冲去。这就是好兄弟,说要打一起上,根本不去问原因。

  “小马!你特么的别装逼了,不要以为大家不知道,你是让陈浩南打怕的.......”孙勇冷笑了两声,指着小马身后的人。“这么胆小如鼠的人,你们跟着他会有什么好下场......”

  “孙勇!你也别装逼,你不是让我们打的抱头装死吗?”我远远对孙勇吼了一声,和兄弟们跑到了小马的身边。

  本来小马这边人少,孙勇那帮人还气势汹汹的,看到我们冲过来,不由后退了一步。看到我们的加入,小马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这事还是我们自已解决吧.......”

  “说什么呢?叫了我浩南哥,就是我兄弟,我怎么可能不管?”我知道小马开始叫我浩南哥,只是随口一叫,可后来小马对我不错。上次我们和孙勇打架,他镇住了孙勇,这才让孙勇怀恨在心,就揪住之前的事,想和小马争高一的大哥。

  我现在明白了,在网吧门口看到孙勇,和追打过小马的人,站在一起说话,就是想知道,我什么时候帮过小马。知道我和小马合解的二人,是小马的左膀右臂,没有说出去,孙勇只有按时间去推测。

  “小马是服了浩南哥!但不是打服的,是浩南哥那种为兄弟玩命的勇气折服的。”不得不说白超说的漂亮,这话不单给小马解围,也给我脸上贴金。

  听白超这话,孙勇身后有几人,脸色变了一下,我估计当时打小马,他们在场听到了那句话,打我可以打我兄弟就不行。

  “你们有谁不服浩南哥的,尽管上来!”任小钢拉开了架式。

  小钢的身手敏捷,他们是知道的,孙勇的人是多点,可他们却很胆怯。“你们给我等着!”孙勇扔了句狠话,带着人离开了。

  “谢谢!”小马看看众兄弟,又转身看着我。

  我知道又想道谢,我拦住了他。“都是兄弟!什么也不说啦!”

  “对!大家都是兄弟!”小马一点头,伸手和大家握了一起。

  大家闲聊了一会,小马带着他的兄弟离去,看着他的背影,白超笑着拍拍我。“行啊!浩南哥!不动一下手,小马这帮人就甘愿做兄弟了。”小马之前也自称过兄弟,可那时说的井水不犯河水,现在不同了,他说以后我有什么事,随便招呼他。

  刚才从江林的表情,我看的出来,他还不太愿意帮小马,现在他知道我的决定是对的。“是啊!有了小马这帮势力,浩南早晚上三中的大哥!”

  “呵呵!三中的大哥?你可真敢想.......”且不说高三的大哥,是个厉害人物,高二还有个李茜,就够我头疼了。李茜再怎么有功夫,可她是个女孩啊,若让她揍兄弟们以后怎么抬的起头。主要是对李茜,我还不能趁她落单时,对她下狠手,可我对她手下留情,她却未必会手软,这事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

  回到宿舍听说,下晚自习后,我们刚离开教室,李茜带着她的美少女战士们,凶巴巴的去找我了。看我不在她扔下话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李茜是位大美女,她身边的女孩,也大多是美女,而且平时打扮的花枝招展,我们就戏称她们是美少女战士。白超一脸坏笑的说,咱们要尽快收服李茜她们,这样不光解决了江林的问题,兄弟们就都有艳福了。

  白超的话听得兄弟们,都乐滋滋幻想了起来,可我知道这不是他们想的那么简单,不说我吃过李茜的苦头,我从若水的口中也得知,李茜的功夫绝不是花拳绣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