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三人刚上楼梯,任小钢跑了出来,又回头叫了一声。“你俩到是快点,磨蹭什么呢?”

  任小钢边跑边叫,一下撞在我身上。“你这.......火上房一样去哪啊?”这时王一山和叶卫平,也从教室里出来,不过他们不紧不慢,上次和李勇打架就是我们六个,小钢刚才是在催他们呢。

  “你们没事吧?我听说你们在一班,和李茜她们掐了起来。”任小钢上下打量着,我们几个人。

  原来小钢这么慌张,是打算去一班帮我们呢,我拢住小钢的肩。“谢谢兄弟!”

  任小刚有点不高兴。“兄弟就是有架一起打,有揍一起挨!”

  “哈哈!好兄弟!”我们六人抱在了一起,不过很快让我知道,这六人中并不全是兄弟。

  下艳阳怀疑过一次后,我不再敢对她毛手毛脚了。回座位的时候,下艳阳让我进去时,我无意时碰到了她的翘臀,下艳阳只是瞪了我一眼,不像平时那样又掐又打的。也许她知道我是无意的吧,就没有多想,一屁股坐下,做出了睡觉姿势。

  “你最近中午都干啥了?中午不是有午休时间,怎么一到这就睡?”

  下艳阳有点奇怪啊?她不是一向高冷的,她怎么问起我的事来。“我中午去学跆拳道了。”

  下艳阳看着我。“你学跆拳道?”

  “不像吗?”我握拳展示下,手臂上那小的可怜的肱二头肌。

  “咯咯......”下艳阳捂嘴娇笑起来,她平时可是一幅冷面孔,她原来笑起来这么美,看我盯着她,她的小脸竟然红了。白晳的脸带着晕红,看着更迷人了。

  “你........”不等我说下去,上课玲响了,老师竟也走到门口,今怎么这么准时呢。下艳阳伸出手指,挡在小唇前轻嘘一声。我只好把话咽了下去,又趴在了课桌上。

  放学时我刚打算去吃饭,吴洁就打来电话,说家里水漫金山了,让我速回家。我本来就怕吴洁,那天冲进浴室,又看到了她的三点,她还在火头上呢,我不敢不听她的话,飞快的回了家。

  回到家一看,并没有像吴洁说的那么夸张,可也是满地的水,是浴室的水管裂了,一直在漏水。吴洁已买好了新水管,并借来了工具,在那发呆估计是不知道怎么下手。吴洁不是很能吗,还有她不会的东西啊,看我回家她把工具递给我,就坐回客厅玩起了手机。

  我去关了总阀门,用管甜拆着旧水管,这水管有点旧很锈,我吃奶的劲都用上,才转动了它。我一拆下旧水管,水立刻喷了出来,尼玛!不是关了总阀门,怎么还喷水。

  吴洁在客厅玩手机,听到喷水声,跑进了浴间。“陈浩南!你有什么用?滴水让你修成喷水。”吴洁大吼起来,眼里露着凶光,就算我越修越坏,她也不用这么大的火吧?想吃人的样子。

  “你.......你.......你堵着水管,我再去看看总阀门。”我跑到墙角,来回拧着总阀门,喷水只是大小有点变化,却始终没有停下来。这总阀门好像也坏了,估计安装的次品,不然这总阀门,又不经常开关,怎么会坏了呢。“你就别整那破阀门了,快来安水管!”

  “哦!”我忙路到吴洁身边,在水管上缠上生料带,安装了起来。别老水管也有点锈,我让吴洁抓住接口处的老水管,以防我拧动新水管时,也把老水管拧裂了。

  水管安装好了,吴洁还抓着老水管,还是目露凶光,在想着什么有点入神。我想叫吴洁放手,我一回头我呆了,水的压力太大,吴洁刚才堵水管,不能完全堵住,她的浑身湿透了。

  衣阴贴在身上,完美的身材,勾勒的更加诱人。衣服浸洗后,有点透明了,胸部的那一对,在浅蓝色的罩罩下若隐若现。我感到口有点干,双眼快喷出火来。

  就在我的入迷的时候,吴洁一耳光,打在我的脸上,我猛然一醒。“对......对不起......”青春期的少男,看到这样的风景,有几个人不发呆的,可吴洁名义上我姐,我这种眼神,看她是的确不合适。

  我站起身打算出卫生间,谁知吴洁又从我背后踹了我一跟。“陈浩南!你真是个人渣!”

  吴洁有点拳脚功夫,我又毫无防备,一下让她踹倒在地,刚看她是我不对,可她脚下这么不留情,还说我是人渣,我也火大啦。“我就看啦!怎么着吧?”说着我回头,盯着吴洁的胸。

  酷匠O8网◇-唯一zc正X●版&,`●其1他G都^是y盗*版

  吴洁没有去换衣服,而是扑上前,一拳打在我的脸上。“能怎么着?我就打的你满地找牙......”

  这一拳很重,让我彻底发狂了,情急之下,又使出了韦师傅的龙爪抓奶手,她的胸部捏了一把。胸部让我一抓,她忙双手去护,就在她护胸的时候,我把她用力一摔,把她摔到在地,不等她反应,我上前压住了她。

  吴洁没有想到她会让我摔倒,我也没有想到,其实是我现在已成人,男女有别她体力不如我,不会再像几年前毫无反抗之力。且我最近一直在学跆拳道,她已不是我的对手啦,何况我刚出的阴招,她护胸时猝不及防,就让我一下摔倒了。

  吴洁楞了楞,惊恐的护住胸部。“陈浩南!你想干什么?”

  我冷笑了一声。“你说我想干什么?”

  “你个人渣......放开我.......”吴洁又挥拳向我打来,一拳打在我的身上,把我从她的身上推开。但是这几年体力增强了,我也会拳脚,对打了几下,她又让我压制住了,我紧抓住吴洁的手,按到了地上,这下她更慌了,奋力挣扎着,眼神都快涌出来了。

  可我不是吴洁口中的人渣,无论如何她也是名义的姐姐,不管她怎么凶,后爸对我视如已出,我不会对吴洁做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