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学拳脚没多久,她是教练我肯定不是她对手,可她要和我对打,不就是要肉搏么?不是让我有更多机会,接触的她该碰不该碰的地方。刚不是还想检查那地方的真假,这正好借机会,上去揉两把。

  不等若水说话,我就使出了龙爪抓奶手,向她扑了过去,若水把我的手挡开,借力一带把我摔了出去,疼的我呲牙裂嘴,若水白了我一眼。“你刚才那是什么?活该!”

  刚才是有点太激动了,根本不是跆拳道的招式,好像是出自韦小宝的。不能这么明显,不然我近身的机会都没有。“我师傅对打有点怕,成乱打了不好意思啊!”

  “哼!好好打!”

  我点点头使出招式,对若水打去,她竟然不动,我这一拳要打在她的胸上了,我可舍不得打下去。我想收住拳,可用力过猛,我根本做不到收放自如。就在我的拳要打上若水的胸部时,若水抓住我的拳一扭,真是练家子,小手真有力气,她一扭我手臂一疼,直接来了个求婚姿势,她晚出手原来是故意在让我呢。真想说嫁给我吧,可我不敢说,且我满脸痛苦的表情,说这也不合适。

  “疼!”看我叫疼若水放开的我手臂,我猛在向她的双腿抱去,若水抬腿就是一脚,把我踢摔了后去。

  现在我知道了,我和若水在拳脚上,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看来我只能使诈了,我摔在地上不起来,一手捂着肚子,露出难受的表情。“我只用几分力,就成这样了,你不是说自已很抗打的吗?”

  我不说话只咳咳了两声,若水以为我真受伤了,忙过去拉我关切的问。“你没......没事吧?”

  “疼!”我指着肚子,若水按在我肚子上。“这疼吗?”

  我一点头若水在我的肚子上轻揉了起来,本就不疼痛,她这一揉让我乱想了起来,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腰,让若水的向下移。我这一动作若水发现了,她刚一皱眉头,我对她来了个熊抱。若水猝不及防,一下让我抱入了怀中,由于她的手臂在挡在身前。我想把若水摔倒在地,一是我不能抱的这么明显,二是我想把她压倒在身下。

  可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若水双手臂一用力,我根本锁不住她,我一松手她抓住我的手臂一扭,一个侧摔把我丢了出去。“你根本无心学拳,你是在耍流氓还是在乱打?”若水瞪了我一眼,起身打算离去。

  “我使诈是不对,可是兵不厌诈啊,摔你的招式有点不不对,对不起啊,你别误会!”我一脸正气的说,和吴洁学的,我装无辜逼真的,绝对可以拿影帝了。

  跆拳道里有摔人的招式,我又说的一本正经,若水相信了我,若水又拉开了架式。

  刚才差点把她气走了,我不敢再乱来,只好专心的,向她使出了拳脚,可我根本不是她对手。每一次都来不及,近她的就让打倒在地。她出手很有分寸,我也抗打没有受什么伤,却是累的够呛。

  “现在知道你花拳绣腿了吧?刚才不是使诈,一次近身的机会都没有。”若水拿起放在一边的矿泉水,扔给了我一瓶。

  我接过了水。“恩!我知道啦!以后好好练!”

  “好了!今就到这吧!”若水微笑了一下,她转身往女宿舍去了。

  真美!若水离去我盯着的小腰,以及那双大长腿,不由的感叹了一声。这大长腿,这小腰够玩好久的。

  休息了一会,我去冲了个凉水澡,换上衣服离开了健身房。下楼的时候,听到后面有人叫了一声让等等,就听话的站住了,我这么听话,是因为叫我等的,是个美女的声音,像是前台的白云。不知道什么情况,这白云最近总值早班,我俩就混的熟,我还逗她是不是,为了看见我天天调早班的。我仰头上楼上看去,一是想看是不是她,二是想她如果穿裙子的话.......我刚向上探出头去,白云就向我扮了个鬼脸。“失望吧!姐穿的是裤子!”

  “什么跟什么啊?我想看看是谁叫我!”

  白云走到我身边,白了我一眼。“你就别猪鼻子插葱装大象了!”白云太鬼了,我不管再装她都能识破。

  白云和我是同年,也在青春期,所以才这么了解我的心思?“那你是不是也经常思春的?”

  “思你个大头鬼!”白云打了我一下。

  %&酷b匠网.m永久免da费t|看O小》说

  我挺了挺胸膛。“我明给它改个名!”白云不解的看着我,见我的眼向下盯得地方,恍然大悟骂我流氓。我流氓吗?我还没说给它改名叫大头鬼呢。

  差点给逗忘了,白云这美女让我等她干啥呢。“你叫我想请我去那玩吗?”我的眼盯着白云,像是在问去哪玩这个呢。

  白云没有注意到我的眼光,双手拉着我的手臂,很八卦的问。“你和向若水到底什么关系呢?”

  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我对若水有意,可不知她心里怎么想的。最关键她比我大,还有车有好工作,我就一穷屌丝学生。“学员和教练的关系!”

  “切!谁信!你俩关系绝不一般......”

  我盯着白云的胸坏笑两声。“别乱切,你不想用啦?”

  “你太坏了!不理你了!”白云撅起小嘴,快步向外走去。

  在微信陌陌上,和人乱说习惯了,这白云也挺能逗的,就拿她练练嘴皮子。“不跟你乱说话了,别生气啦!”

  “生你气我早都气死了。”

  刚看白云的样子,就知道她不是真生气。“咳咳!你怎么就觉得我和若水关系不一般?”她们在一起工作,也许若水的心思,白云知道点,我就探探她口风。

  “你从来不跟跆拳道课,若水每天中午不休息,一对一的教你拳脚,这是私教啊,你可是只办了张健身卡,若不是.......”白云没有说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