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林今晚要是真犯案,我还成了同案犯,是我和他一起,把王胜男送到宾馆的。我又拨通了江林的电话,电话接通了,我听不清他说的什么,但却听到了电话有行酒拳的声音。旁边就有夜市,我一回头看到了江林,桌子上放着啤酒,忙向他跑了过去。

  看到我们跑过去,江林不解地看着我们。“你们这是.......”

  “你特么的可吓死我们俩!”白超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江林的身边。

  “你俩能说清楚点么?”江林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我也坐下凑到江林身边,很不好意思的,把刚才的猜想说了一遍。江林喊老板,又拿来几瓶啤酒,江林和我们碰了一杯,低声的告诉我们。开始他也只是想,陪在王胜男的身边照顾她。

  可王胜男好像有点热,他去开空调回来时,竟发现王胜男解开了两个衬衣扣子,直接把他给看呆了。他就躺到床上,盯着看了一会,忍不住伸出手去。王胜男竟奇迹般的醒了,刚好看到他的动作,对他就是一记耳光,一脚把他踢下床。江林承认不是她的突然醒来,他还真不知道,会对她做些什么。

  后来江林让王胜男轰了出来,他就一个人跑这喝闷酒了。“看到警车你们猜我出事了,还给我打电话?”江林看着我笑了起来。

  我还没说话,白超就了一句。“你俩一起把王胜男送宾馆去的,你要真干点坏事,浩南脱不了关系,打不打电话都跑不了。”

  “哈哈!说的也是,喝酒!”江林笑着举杯,我们也傻笑两声,和江林一起碰杯。

  这一晚喝了不少,我们都喝大了,就没有回学校,找个小旅社睡了一晚。

  早上,我们三个回学校,说是上课了,可是昨晚喝多了,晚上没休息过来,其实是睡了一上午。中间我有几次打呼,下艳阳都把我掐醒了,看她凶巴巴的眼神,我知道她不是好心,怕老师收拾我,而是我打扰了她学习。

  吃过中午饭,白超和江林要回宿舍接着睡,我说我要好好学拳脚,我去健身房了。白超说我醉翁之意不在酒,什么要好好学拳脚,想见若水是真的。我骂了一句白超,逃离了学校,这货说中了我的心思。昨天练的多了,休息一晚腿部肌肉有些酸疼,昨晚又没休息好,我也想好好睡一觉,可一想到若水,我就特想去健身房。

  到了健身房,在跑步机跑了一会就想停下来,若水就走过来。“谁说的要好好练,今天就要打退堂鼓吗?”

  我不能让若水看不起我,我说我没想停啊,只是要喝口水,说完我喝了几口水,又加快了跑步机的速度,坚持跑了起来。

  跑步完我稍做休息,我在若水的辅助下,拉了拉韧带,拉开了一字马还有点疼,不过比晚天轻松多了。若水满意的点点头,让我试试侧拉韧带,我不解的问若水,什么叫侧拉韧带。

  若水给我坐了个示范,就是坐在地上,把双腿向左右最大限度的分开。这么拉韧带以前也练过,不过都是若水示范我做,我并不知道这姿势的名字。以前做这个动作,都是若水慢慢的左右后移我的脚,她今天竟坐在我对面,双脚蹬着我的小腿。她这是又想强拉么?我不由绷紧了神经。“千万别强拉了要断了。”

  若水微笑着摇头。“强拉也要看情况的,你这差得太远,强拉会拉伤韧带的,你就这样保持一会就好!”

  听若水这样说,我放心了,而对面而坐,若水离得我很近,我能闻到她淡淡的体香。她穿的健身衣,很紧身显得那一对,更加高耸了,想要跳出来似的。“你还行吗?”

  我点点头,若水就把我的双腿,又向两边蹬开了点,这样一来我和若水的距离更近了,我个头高她点,眼刚好能从她领口看下,里面风景独好,看到我有点口干。

  我不敢一直盯着她那个部位看,怕她发现我的色眼,当我不舍的收回眼光,移向她的脸时。我竟意外的发现,若水也在盯着我看,和我的眼神相撞,她竟没有回避。“我的胸美吗?”

  我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问,我楞了一下忙点点头,若水这么看着我,莫非她也对我有那意思?中午大家都在休息,健身房里很静,静得能听到人的心跳,她问那句话,我心都差点跳出来了。“不过不知道是真是假,要不.......”我不知怎么想的,竟大胆的说了这一句,虽没有说明白,可我想她懂的意思,就是想用手试试真假呗。

  若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只是静静的看着我,这是在默认了,作为男人我当然要主动一点,我慢慢的抬起手。就在我抬手的瞬间,若水猛地抓住我的手臂。

  “啊!”我大叫一声,不是手臂疼,而是若水拉住我的手臂,双脚一下把我双腿蹬成了一字形。这两天拉韧带,我算是明白了,李茜为什么叫她魔鬼教练,她一点也不凶,而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给你来个重手,疼的你要死,你还没法怪她。

  酷|匠网|永iu久}_免C…费看◇小q说N

  向若水慢慢移回我的双腿,让我抱着腿坐会,刚才那一拉,大腿根部都疼。“骗子!你真是个大骗子,说不强拉的.......”

  “咯咯!我不那么说你紧绷着肌肉,是的确不能强拉的,何况我那会慢慢的蹬你的双腿,你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也没有......”若水没有说下去,因为那个时候,我注意力全在她胸部。

  休息了一会,若水让我把之前学的招式,练习了一遍。我练完之后,她点了点头。“招式都没错,只是根本没有什么力度,花拳绣腿。”

  向若水是我师傅不假,可她比竟是个女人,让她说我花拳绣腿,让我心里有点不舒服,她看着我说。“不服吗?那咱们可以试试。”说着若水后退几步,拉开了对打的架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