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真没安好心,护士低头帮那人翻身的时候,他一直盯着护士的胸部。护士一抬头,发现了他的目光,护士没有害羞,反而应着他的目光。“姐的胸漂亮吗?”咳咳!那人干咳两声脸都红了。

  说出这话,估计这护士,也是个骚货。回头有机会了,我也得好好看看,或是装无意碰一下,这种便宜不占白不占。

  那人不知说什么好,护士娇嗔了一句。“现在这孩子,可真坏!”护士这样子,看上去更有味道了,让人想入非非。

  我本想逗逗那护士的,可看到了那人的脸,我暗暗的笑了。这时有人叫,那护士就出去了。护士一出门,我直接拔掉了手上的针,走到那人的床前。“哈哈!真是冤家路窄。”

  他正是小马,刚才眼一直在那护士身上,没有注意到邻床是我。“啊!陈浩南.......”小马忙护住了脸。

  “草泥马!”我一拳打在小马身上,也不管刚拔掉针的手,在一直的流血。

  “别打.......别打......浩南哥!有事好商量......”

  “商量你妹啊!你特么的没个完,打我就算了,就因为白超帮我逃走.......”我又是一拳打在小马胸口。

  小马看样子想叫,迟疑了一下。“我错了!我们打洁南哥是不对,可是我们打白超,是因为白超泡了我一个兄弟的马子......”

  “真的吗?”小马说这话,想起那天,白超的表情好像想说,被打的原因,让后爸的电话给打断了。

  “千真万确,你回头可以问白超,血.......”小马讨好我的按住了我的手背,刚才没捂针眼,这一运动我流了不少血。“我口袋里有纸巾,你搽搽血!”小马指了指他的裤兜。

  我拿出了纸巾,搽了搽手上的血,小马这才松开我的手背,我用纸巾捂在上面。“那我们以后就井水不犯河水?要不然你落单一次,我就弄你一次.......”

  小马松了一口气。“井水不犯河水......绝不敢再动南哥和南哥的兄弟......”

  “说话算数?”我盯着小马。

  “一定!我对天发誓!”

  小马终于让打服了,我不禁暗笑,看来这办法真有用,多亏了当时一诺激我。我回到床边,按了一下声,那护士来了,看了我一眼。“怎么回事?”

  “跑针了!我就拔了去趟厕所。”听我这么说,小马像我挤挤眼。

  “我看不是吧?“护士看看我的手背,盯着小马床上的血迹,她有点明白了。“你俩可真行,都打住院了还打呢?看姐个面子别再打了。”住院登记的有资料,护士知道我们都是三中的学生,又因打架住院,就猜出来了。

  “恩!看姐的......面子!以后就放过你小子......”我的眼一直盯着,那护士的胸,差点说看在她胸上。

  “嘿嘿......”小马看到我的眼神,在一旁坏笑着。

  护士的手很软,给我扎针时,握着我的手,让我感到暖洋洋的,没觉得一丝疼痛。

  “真美.......”我不禁在感叹那护士的胸,就在那护士抬头时,我及时收回了目光。“丽姐真美!”护士的胸前戴着工作牌,我自然看到了她的姓名。小马冲我竖大拇指,在赞叹我能装,这都是吴洁教的,平时在下艳阳那儿练出来的。

  女人没几个不喜欢,别人夸她美的,刘丽一脸笑容。“咯咯......这弟弟真好,比他强多了。”刘丽口中的他,当然指的是小马。

  “那当然啦!”刘丽给我扎针时,坐在我的床边,它起身的时候,我装作无意的碰了下她的大腿。

  刘丽有感觉,她回头看我时,我是一脸正风,就当我是无心的,就微笑着离开了。

  “浩南哥!你真是高手!”

  j酷匠D|网◎首发)J

  我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咳咳!什么高手,连女朋友都没呢.......你今天差点要开房了,让我给搅了.......”

  小马估计也不好意思,就差开了话题。“这护士屁股翘,胸也够大......”

  “怎么?你想.......”

  “嘿嘿........难道你不想?”说笑中,我和小马的关系,变得缓和的多了,都忘了曾打的你死我活。

  若水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身份证号码,我问她要那干吗,她说把你卖了不敢给吗?我说那卖给你,就把身份证号给了她,她说你想的美,要把我卖的煤窑去。我还想说我又干不了活,煤窑才不要,肯定会砸她手里,不过她已经挂了电话,我没机会说。

  下午一美女走进病房,快走到小马病床前时,看到邻床的我,就要起身离开。“怎么?又要叫人去吗?”我对她笑着,她正是在巷子里我打小马时,出去喊人的美女。

  “玲玲坐吧!我和浩南哥合解了!”小马微笑着,向玲玲伸出手。

  “合解了?他对你下手那么狠!”玲玲站在小马床边,忿忿的看着我。

  “没他狠!在我头上开二次口子啦!”我回了她一句。

  “停!过去的就不说了!不打不相识吗!浩南哥还记仇呢?”

  小马这说了,看来是真心合解,说的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开玩笑,我刚说什么来着?”

  “哈哈......我也不记得了。”小马给我们相互做了介绍,周玲玲对了我哼了一声,还是满脸不高兴。我也理解,毕竟看着自已男友,让我狠揍了,心里能舒服才怪。我随口打了声招呼,背过身去,由着他们在邻床腻歪起来。

  过了一会,向若水给我送饭来了,我本打算起身自已吃的,可若水说医生让我静养,她喂我吃。我也乐得这种享受就不拒绝,半躺着让若水喂。她很细心,自已试了饭菜的温度,这才一勺勺的喂我。看的一旁的小马,一直冲我挤眉弄眼。

  吃完饭若水收拾完碗筷,刚坐下打算和我聊天,一个讨人厌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无敌写手说: 《花都兵王行》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