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吴洁这一声,估计好多男人的骨头都酥了,让人不能拒绝。我知道不是陪她逛街想拒绝,可这么多人看着,吴洁娇滴滴的样子,我若不去必会让人非议。何况她生气了,回去会动武的。“好!你想去那都行!”

  吴洁既然扮我的女友,和我装甜蜜,我也不客气,伸手一搂她的小腰。“走吧!”

  有时候我真的以为吴洁是我的女友,我这一搂她竟然,依到我的肩上。“你真好!”

  看着众人羡慕的眼神,我很有面子,走出饭店,吴洁还在微笑,却在暗暗用力掐我。只可惜这一切,都是假的是吴洁在扮可爱,逼我去当苦力呢,我知趣的松开她的小腰。

  陪吴洁逛街的时候,不时引来羡慕的眼神,美女也频频注视,感叹她的美貌与身材。特别我们逛家居店时,在选购床上用品,别人一定把我当成准备同居的恋人。有男人陪老婆在逛,那男人把吴洁从上到下看个遍,狠不得长一双透视眼,又回头看看他的老婆,不住地在摇头。估计在感叹,同人不同命,虽然我提着不少东西有些累,可是看到他们的眼神,我心里是蛮爽的。

  吴洁选好了之后去结帐时,不少人的眼神变了,多了一种鄙夷。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我帅气的拢了拢头发,得意洋洋的离去,像是在说就吃软饭了怎么着,哥有这本钱。

  出了家居店,我艰难的走着。“买够了吧!快累背过气了。”

  “得了吧!陪姐逛街是种享受。”吴洁退后两步,把我拉上前。“想换个形象,那些男人的色样真受不了,我只得和你扮恋人,让你点姐便宜。”

  你也知道啊,都快露光了,是个男人都会盯着看。刚在家居店,吴洁躺床上,试那床垫的舒适度,我特么的都想扑上去。“咳咳!以前你在南方城市,思想开放,现在回来穿这,是有点太嘲了,那就买套衣服就回去。”其实我想说太骚了,不过我不敢说出口。

  “恩!”吴洁乖巧的点点头。

  虽说是买一套,可是吴洁爱美,我们的家境,又不是太好。她既要挑套漂亮合身的,还要找价格最便宜的,这又走了不少家店。

  在一家女装店,看到一条碎花连衣裙,价格也不高,吴洁就拿去试穿了。吴洁走出试衣间时我楞了,不得不说,吴洁这个衣架太美了,一件普通的衣服,让她穿出脱俗的美。好多年没见到,吴洁清纯淑女的样子。

  “美女!你穿这裙子太美了。”

  “是啊!你男朋友都看呆了。”

  作为店员,估计是老太太,穿上一套衣服,她也会夸美。不过现在她们看吴洁的眼神,说明那话是出之肺腑的。刚才吴洁进店,店主还偷偷皱了下眉头,也觉得她打扮的太露太骚了。见吴洁穿上这袭长裙,却是由衷的感叹她的美。

  看我惊呆的眼神,以及店员的眼神,吴洁微笑拿出她原来的衣服。“这衣服装起来,我就穿着它回去。”

  “恩!好的!”吴洁买的衣服很廉价,店主却很热情,也许是美女效应,吴洁穿出这裙子,就成了他们店里的活广告。

  好不容易回到住处,我一丢下东西,就趴到了沙发上。“别急!先铺床!”

  “唉!好吧!”我知道不照她说的做,她又要动手别想睡。

  和吴洁一起,换好床罩被套,我实在累的不行了,就倒在了床上。“你睡哪了?”我让吴洁一脚踹下了床,我揉揉眼看她抱着枕巾,恶狠狠的看着我。

  太困了刚没太注意,这是吴洁的房间,我睡在了她的床上。“哦!不好意思!”

  F+酷《匠网永《#久T免$费P看"“小说

  一声大吼,和在外面的样子判若两人。“滚回你房间去,以后没我允许,不许进我房间。”

  “恩!知道了。”刚才进来是她叫我的,讲不讲理太欺负人了。我不高兴的起身,转身走了出去,心里在暗骂,睡错了你叫醒我不就完了,这脚也太特么狠了吧。我的抗击打能力,有一半是让吴洁练出来的。

  “你的那套在外面自已铺!”

  什么女人嘛?铺床的活都要我干。我太累了,那顾得上铺床,直接在沙发上打起呼来。

  刚睡一会,吴洁又揪着我的耳朵。“嘿!起来了!去你卧室睡去,吵死了,我要看电视!”

  把我使唤完,好觉也让睡一会,我快疯啦。我发狂似的起身,冲进卧室睡到床上,猛然间我发现床单铺好了。

  吴洁走到卧室门口。“怎么样!姐好吧!”

  “好姐姐......叫我睡会!”我祈求式的看着她,心里却在大骂妖精吴洁。

  “这还差不多!睡吧!”吴洁这才关了上卧室门。

  我睡醒的时候,吴洁刚好做好饭,她的厨艺不错,色香味俱全。家里厨具齐全没有菜啊,这吴洁估计叫了蔬菜集装,送货上门了,这吴洁可真会花钱。

  我在玩手机,吴洁吃完了一推碗筷。“去洗碗吧!”

  她是女的还在我后面吃完,叫我洗碗她也好意思,不过她是吴洁,这么说我一点不意外。“好吧!”

  吴洁瞪着我凶巴巴的叫。“好吧?看你很不情愿的样子,我做饭你洗碗,你还亏么?”

  在吴洁面前,我怎么就没胆子啦,她一叫我害怕了。“姐做饭,我洗碗很公道。”

  洗完锅碗我一回到客厅,吴洁就伸伸胳膊。“我手臂有点酸,你来帮我捏捏。”

  我也是服了,她这一天就做了顿饭胳膊还酸。不过看在吴洁是美女的份上,我听话的坐到她身旁,给她捏起了手臂。光滑而富有弹性,捏着很舒服。“手法还行。”吴洁看着电视,很享受的样子。

  “这还不是姐训练有方!”这话一点不假,以前吴洁在家,让我给她捏胳膊,她总说我笨手笨脚的,就教我按摩手法。捏吴洁的小手,看到的手上好像有勒痕,我也没有问她是怎么弄的,她一直没有提东西啊。吴洁的手指很美,手感很舒服,让人爱不释手。

  “摸够了么?”吴洁抽回手,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