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林进门看我还趴在床上。“怎么打个针用这么久?咱们都迟到好半天了。”我还没有说话,白超进门上前,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下。

  我呲牙裂嘴的叫了一声。“卧槽!疼!”

  “嘿嘿!前面疼吧!”白超怪笑着,江林明白了他的意思,也笑了起来。

  “滚蛋!少在这胡说。”感觉那地方不胀了,我才松开的药棉,上床穿裤子。

  我下床穿裤子时,白超盯着我那个部位看了一眼。“真能装!那还没有完全下去。”

  “嘿嘿!正常反应!”我尴尬的抓抓头,径直走了出去。都在青春期,他们也都理解,不然也不能猜那么准。

  回教室时,已经上了大半节课了,英语老师看到我们,就问我们去哪了,这么晚才来。我头上有伤,这英语老师,也是装瞎呢,这三中打架习以为常了,老师也懒得过问。

  “下楼梯的时候,闹着玩不小心,把头摔伤了,他俩陪我去包扎了一下。”让小马打的事,我没有说出来,这英语老师也不一定管得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再打回来。

  白超也忙接话。“我和江林闹着玩,把浩南给撞伤了。”

  “以后小心点!回座位去吧!”

  我们三个应了一声,走进了教室,回到座位我看到坐在前面的白超,背上还有只大鞋印子。这英语老师装瞎,也装的够可以的。

  下课的时候,下艳阳问我又是小马打的。问的我有点奇怪,下艳阳一直冰冷无比,她这是在关心我吗?而且她说了又,上次小马在巷子里,打我和白超,下艳阳好像没有看到吧?

  “你可别多想!只是作为同桌,我随口一问。”下艳阳看了我一眼。

  她的表情,还是那么冷傲,我真的是想多了。“是小马!我不会放过他的!”

  “拭目以待吧!”下艳阳回了一句,起身出了教室。看来在她心目中,我上次动手,是酒壮胆了,不喝酒我未必改。说实话不喝酒,我还真有点胆怯,可是我已经回不了头了,还有江林对我信任,我不能再怂下去了,为了兄弟我要打下去。

  中午放学的时候,一诺给我发来了信息,问我最近怎么样了。我有点奇怪,一诺最近发信息,都在放学的时候,我没有说我是学生啊。

  我说那次动手之后,又让人狠揍两次,我问她回来没,有空了见见。过了好一会,她才回信息说还没有回来,不过她建议我去学拳。向若水是跆拳道教练,学拳自然会去找她,可一诺说起学拳的事,我就随口问她有没有好介绍,她说找她就可以。

  上次说好的见呢,现在又一直在推,觉得她的逗我玩呢,作为朋友从不过问,我受没受伤。我的心情不好,说话就毫不客气。“怪不得你一直鼓动我动手呢!打不过了再找你办健身卡学拳是么?”

  “你觉得是就是吧!”过了很久一诺冷冷的回了一句。

  真如白超说的,不见面和她扯什么淡,我懒得再理他,就关了微信。

  上晚自习的时候,白超提醒我,这才想起得去车站接吴洁。晚自习老师也不怎么管,我也没有请假,就溜了出去。到了车站,我看了看时间,吴洁的车还没到,拿出了手机打开微信,打了几个招呼,也没有人回复,觉得挺无聊的。这时陌陌响了一声,我打开看是好友提醒,温柔与我的距离,相距1.8公里。

  我忙向温柔打了声招呼,问她去哪了?那天互相关注时,和她距离也就2公里,若她一直在本市的话,是不会有好友距离提醒的。

  过了十多分钟,温柔才回了信息,她说去外地办了点事。我问她心情,好点了吗,她说还那样。

  我说你不是喜欢唱歌,却好久没唱了吗?要不改天一起出来玩,全当散散心。她说行啊!看到这句我有点小激动,可她接着说等她有时间了,最近有点忙。我失落的应了一声,这又是遥遥无期了,答应见面的不少,可是都没机会见。

  她说她开了一路的车,有些累了,想早点休息回头聊,我恩了一声,就关了陌陌。想想我这几个聊友,差不多都是有车一族,我却只是个穷学生,我找聊天对象不太对都比我大。年纪小点的,我也不是没聊,聊了几个都是吃饭再K歌,这下来随随便便,也得好几百呢,我囊中羞涩,直接借故推脱不敢赴约。那个小诊所的护士,年纪很合适,性格也蛮温柔的,最关键的是她长的漂亮。可惜没有微信或陌陌,明天再去打一针,想办法要来的聊天方法。

  这时报站,吴洁坐的那辆车,就要进站了,我收起了手机,走向了出站口。我做好了充分思想准备,当吴洁走出来时,我还是一惊。吴洁穿着一件吊带衫,上面露着香肩,下面半露着肚脐,下身一条短裤,雪白而高挑的美腿,让人一览无遗,脚穿一双高跟凉鞋。

  “傻了?没见过美女吗?咯咯......你怎么又打架了?疼吗?”吴洁上前白了我一眼,娇声说了一句。吴洁真的变了么,不像以前那么凶巴巴的了。

  “不疼!”吴洁竟然关心我太意外了,怎么还用了个又字,她可知道我一直被打,从不敢打架的啊。“咳咳......你越来越漂亮了......”吴洁比以前更漂亮,且她打扮的这么暴露,那人不由得想入非非。吴洁当着外人的面,让我叫她姐的,以免别人误会我们的关系,可我现在不知出于什么心情,没有叫她姐。

  “想我了吧!”没叫她姐,吴洁竟没有生气,竟上前抱住了我。

  吴洁这么美,打扮的这么性感,她是第一次抱我,我是又激动又兴奋。“当然想......”

  ;_酷匠V网、首t发$a

  吴洁轻轻的一抱,松开了我回头说。“行李给我们吧!”

  我这才注意到,吴洁的身后跟着一名男子,长的不是太帅,不过他穿的挺讲究的。背上背个大行李包,一手提着公文包,一手拉着个大行李箱。看他的打扮,不用想就知道,那两大件是吴洁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