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浩南哥!最近可好?哥几个都想你了。”头上还包着纱布,看样子伤没全好,就急着找我来了。在学校我一直是个,只会抱头装死的主,小马是高一的老大,却让我打住院了,这面子是丢的够大的。

  看到小马这帮人,知道他们来意不善,我和白超对视了一眼,一起向小马扑去。“想你妹......”可小马早有防备,身边的混子也多,我们还没近他的身,就让一帮混子,围打了起来。

  双拳难敌四手,何况他们差不多十个人,我和白超只能抱头挨揍。他们打了一会,小马叫了一声。“带他们去那边!”三中校门外,有条小巷子,是打架的首选之地。校门口下狠手不方便,要进那里意味着什么,我和白超都明白。

  我和白超让他们,架进了小巷子,拉我进小巷时我很配合,这帮混子没有太用力,有点松懈了。一进小巷子,我猛地用力挣脱,扑向了小马,挥拳向他的脸上打去。白超也扑上来,向小马打去,我们已商量好,不理会其他人,一起狠揍小马。

  “卧槽!你找死!”那些混子一起扑向我,对我拳打脚踢起来。

  可毕竟他们人太多了,很快我们便没有挥拳的机会,白超死死的抱住我和小马,挤在了墙角,而我一只手死死抓住小马的头发,我抓他头发的部位,就在他的伤口附近。“疼......草泥马,快放手......”小马鬼叫着,我在心里暗笑疼就对了,不疼是劲小了。

  任他们在后面怎么暴打,我和白超都死不松手,小马是张王牌,我们也不敢松手。不过太多人在后面暴打,太特么的疼了,我和白超的手慢慢没力了。

  “你们干什么?”紧接着一人冲进了巷子,是学校的政教处毕主任。“都给我住手!是不是全想滚回家?”看他一脸正气,在场的人都很意外,他若下劲整顿纪律,三中也不至于净出小流氓了啊。这在校外打架,按常理他应当视而不见。不过意外归意外,他毕竟是政教处主任,小马的一帮人,都停下手四散逃走了,我一松开小马他也向巷子外跑去。

  毕主任也没有拦他,而是上前问。“你俩没什么事吧?”

  还好来救星了,不然只要一松开小马,不知道会让他们打成什么样。“没事!”我爬起身扶起了白超,看这小子起身的样子,就知他抗击打能力远不如我。

  出了巷子,毕主任语重心长的说。“好好学习!以后别再惹事了!”

  “恩!知道了!”我向毕主任的一点头,心里却在暗骂,你瞎了吗?我们是在挨打,是小马那帮人该处分教育。

  “你们先回去!这事我会好好调查,最后跑那小子是叫小马吧?饶不了他们.......”毕主任一脸的正气,莫非我误解他啦?

  “恩!那毕主任我们先回去了。”毕主任点点头,我扶着白超离去时,看到毕主任向马路对面看了一眼。路对面的下艳阳,上身是件短袖长衫,下穿着短裤.......看她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去,我不由在心里暗笑,她穿的也太性感啦,这毕主任也要瞄上几眼。

  回到宿舍搽了点红花油刚迷糊,电话响了起来。“谁呀?”

  “怎么?听到你姐的声音还不耐烦?.......”吴洁虽有点不高兴,可是她的声音,却的确迷人,娇滴滴的听的人身上发麻。

  恶梦就要开始了,我顿时没有了睡意。“不是!我睡的有点迷糊没听出声音,你在哪?”

  “没礼貌!不知道叫姐吗?”

  她那点像做姐的样啊?我有点叫不出口,可我怕她不得不叫。“姐!”

  “我后天晚上9点到,你来车站接我......”

  “我上晚自习呢.......”

  吴洁哼了一声,声音还是有点嗲。“你不会请假吗?姐可是大美女哦,大晚上你不来接放心吗?不怕姐遇上坏人?”

  这两年没怎么见,也许吴洁真的变了,不再像以前对我,那么凶巴巴了。她的语气让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去接她,何况名义上,我还是她的弟弟呢。“开玩笑呢!姐回来啦,我能不去接?明晚见!”

  “咯咯......这才是我的好弟弟!”吴洁娇笑起来,声音很醉人。她真的变了吗?我有点想早点见到她的冲动。

  H酷ND匠网61唯一Wk正r=版,…其他都N◇是%盗\版◎

  “吴洁漂亮不?”白超不知何时,凑了过来。

  “和向若水不相上下吧!”说心里话,吴洁要比若水漂亮,只是我对若水的感觉特好,也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不过这用词不太恰当,若水对我可没有男女之情。

  白超看着我一脸坏笑。“你和吴洁可没有血缘关系,孤男寡女同住一套房,小心擦枪走火.......”

  “滚!别胡说八道。”嘴上虽这么说,可心里倒想白超说的那样,偷偷的走一下火。吴洁的性格开放,若她真对我有所改观,这个是极有可能的,嘿嘿!

  “别装了!你心里没想才怪呢!你一直没机会呢,就让吴洁帮帮你呗!哈哈.......”白超说着在我的腿上,来回抚摸起来。

  “滚蛋!睡觉去!”我一把推开白超,翻身睡下。

  晚上睡觉,我做了一个梦是那种梦,梦里的对象,让我很有负罪感,那个人竟是吴洁。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我,都怪吴洁平时打扮的太暴露了,在我面前也不避讳,我毕竟是在青春期,是个萌动的季节。还有就是白超,挑起了我心中,那贱贱的想法。

  早晨起床的时候,我换了条裤头,谁知我刚穿衣服下床,白超竟走到我床边。“兄弟你昨晚.......嘿嘿.......是向若水还是吴洁呢?还是一起了?”

  卧槽!我想掐死这货,我白了他一眼。“你说我追若水,怎么样?”我只有转移话题,说是若水他一定会怀疑,若说是吴洁,他一定会笑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