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超说他的命是我的,纯属偶然,高一时一天放学,我在路边走着,突然一辆车如脱缰的野马,向路边冲来。前面的白超,在玩手机入神全然不知。我忙向一边躲去,也把白超推到了一边,那辆车就撞在我们身后的消防栓,消防栓也撞裂了喷出水来。可见那车的撞击力有多大,若撞上人不死也残。

  评心而论,当时情况危急,我来不及细想,躲开是出于人的本能,我推白超是他挡住了去路。可白超说不管有心还是无心,救了他却是真的,他就成了我唯一的朋友和兄弟。

  中午白超在宿舍,像头猪的大睡起来。下艳阳的话说的我很不是滋味,我不想让人踩在地上,可我不能打,就白超这么一个兄弟,我拿什么和小马他们斗?一诺给我回了微信,说她临时有事,要离开三灵市些天,有缘了再相见。浪漫女人这样,她也这样,我真的怀疑这俩女的是不是在逗我玩。想起这苦逼的人生,心里烦透了,就一个人跑到校外喝起闷酒。

  喝的有点多了,不知怎么想的,竟把挨打的事,用微信告诉了一诺。

  \:酷h匠y网jX正版Kh首发

  微信发出后,我有点后悔,我想撤回信息的时候,看到聊天框已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一诺已经看了,撤回来不及了。

  “你不想再受别人欺凌,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我已猜到一诺的办法,但还是问了一句。

  “其实你都想到了,不是吗?”一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那办法谁都知道,可是要做起来谈何容易,我没有再说话,放下了手机,接着喝起了闷酒。

  喝得有点多了,我没有回学校上课,跑到附近一家网吧上网,说是上网,不如说是睡觉,我刚打开电脑一会,就呼呼在睡了起来。

  睡醒离开网吧的时候,经过一条小巷有人在打架,我本想离去的时候,手机微信响了。我本能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一诺发来的。“这么久没说话,你一定想了很多,我知道照那个办法去做,你可能会受更重的伤。可是只有奋起抗击了,才让人看得起,才不会一直这么受人欺侮。”

  “如果你不敢,那么算我看错了你,懦弱的人不配和我做朋友.......”一诺的话很尖锐,刺痛了我。

  “小马哥!我错了......”听到这声音我一惊,退回到巷子口,才注意到巷子里,是小马一帮人在围欧白超。

  小马打白超,是因为我而起的,我怎么能看着白超让打,一再的忍让下艳阳看不起,一诺看不起。能不能和一诺成朋友不重要,但我要奋成抗击,不再做个懦弱的人。心里这么想了,加上酒精壮胆,我捡起了一根木棍冲了过去。

  “我草拟吗!打我可以,打我兄弟就不行!”我冲上去对着小马就是一棍。多年以后,白超想起这句话,还是满满的感动。

  小马一群人楞了,在他们的眼中,我只有抱头挨打的份,根本没有想到我敢动手。在他们一楞时,我把小马推到墙角,一棍棍的落到了他的身上。小马的小弟们,醒悟过来了,对我拳打脚踢了起来。

  “草拟吗!放开小马哥!”不知谁一木棍打在我的头上,我头上流出血了。白超冲上前,护在了的身后,让那些人的拳脚落在了他的身上。

  木棍本还只打在小马身上,这一下我怒了,木棍也打在小马的头上,一下又一下。不是我有多狠,而是我怕,只要我一松开小马,天知道他们会怎么打我。有话说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从我对小马动手时,已回不了头啦,我只有不要命的打,这帮人才会怕才会停手。

  “浩南!快住手!”白超也醒悟了过来,他怕我把小马打死。

  我没有停下,头上的流在我的脸上,我现在已红了眼,一棍棍的砸向小马,他同样是血流满面。

  小马好像也看到了死亡的恐惧,一改平时嚣张的气焰。“浩......浩南哥......我错了.......快停手......”

  “以后别让我陈浩南看到你,不然见一次打一次!”以前我在别人面前,不好意思说我的大名,今天我终于理直气壮的说出来,还是用这种口气说,真特么的爽。

  “是......是.......”

  我这才松开了小马,转过身挥舞着木棍,对他的小弟吼到。“不怕死的给我来.......来啊.......”我这一叫小马的小弟,忙向后退去,头摇得像个不浪鼓。后来我才听白超说,我满脸是血,想要小马命似的,他都吓到了,小马那帮人不怕才怪。

  “还不快送你们的小马哥去医院!”白超向小马的小弟叫到,他怕小马真出事。

  看到他们惊恐的眼神,我知道是让我吓破胆了,我退到了一边,他们这才扶小马离去。看他们离去,我这才扔掉棍子按住白超。“有点晕!”

  “咱也快上医院.......”白超扶住我,向巷子外走去。

  我这才看到,巷子外远远站在不少学生,有惊讶的,有惊恐的,不过大多人是惊讶的表情,我是学校挨揍的名人,他们根本不想到,我敢动手而且下手还这么狠。“去什么医院!我是酒喝多了头晕,旁边的小诊所包扎一下。”

  到了诊所,医生检查了下,说我的伤口并不大,人头部受伤,就是血流的特别多。听了医生的话,白超一脸的紧张,也松散开了。这个小诊所里,医生不慌不忙的表情,就知道这三中,流血事件有多少了。医生帮我把伤口,清理了一下简单的做了个包扎,拿了点消炎药,我就和白超离开了诊所。

  “浩南哥!你刚才太牛啦!”

  白超虽比我小,可是浩南哥他从没叫过,他知道这三个字会招打不敢乱叫。“以后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