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雪剑”在空中清呤之声,仿佛在迎合老神棍的话语,越发的发出冰冷的光芒。周围空气都感觉冷了下来。

  穆耘子冷笑道:“如果是清云狗道在这里,说这样的话,我会退避三舍,你说这样的话,不怕笑掉人的大牙。”

  老神棍一声冷哼,口中轻轻念道,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看见飞在半空中的那柄散发清冷之光的“清雪剑”上突地一声长啸,犹如猛兽狂吼,整个峡谷都在回荡,震人耳膜。“清雪剑”刹那间清光大盛,发出万丈清冷之光,再次一声长啸如同狂龙出渊,带着凛冽萧杀之寒意,整个峡谷的所有云气竟在片刻间全部被逼得消散开去,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峡谷都被这清冽之光填满。带着无尽的寒意直扑穆耘子。

  穆耘子脸色微变,他是知道“清雪剑”的厉害,不敢怠慢。他张口吐出一团黑气,那黑气中一柄黑色的小叉,在风中逐渐变大,穆耘子一把抓住那黑色的叉子,口中念念有词,浑身冒出了黑雾,黑雾在他身体上形成一层盔甲。

  清冷之光已经朝穆耘子身上席卷而来,声势之威猛,一时无双。

  穆耘子面色凝重。他显然没有想到老神棍也能把“清雪剑”发出如此大的威能,穆耘子没有慌张,口中念念有词,手中的黑色的叉子化作一股黑色的光芒迎上去。

  “嚓,嚓,嚓!”

  穆耘子黑色的叉子如同纸糊一般,那黑色的叉子起了几声闷响,之后,叉身上突然起了几道裂缝,然后迅速扩大,刹那间,这叉子发出了呜鸣之声,已经断了无数截,化作黑烟掉落下去。被“清雪剑”视若无物绞的粉碎。继续向穆耘子绞杀了过来。

  穆耘子并不怎么吃惊,他也没有想到就凭一把叉子就可以阻挡当年号称“十大神兵”之一的“清雪”。他也知道如果是老神棍道行高深,那柄“清雪剑”仙剑就会更加的厉害,自己只有逃命的机会。

  “清雪剑”转眼间就到了穆耘子的跟前。穆耘子就是为了拖延时间才祭起黑色的叉子。现在穆耘子身旁已经黑气滚滚,一张黑色带着红光的网发出令人作呕的腥气,转眼间就到了跟前。“清雪剑”带着清冽之光与这黑色的大网硬生生撞在一起。

  “嘶!”

  穆耘子的黑色大网已经“清雪剑”撕开一条口子,“清雪剑”继续像前绞杀,穆耘子前面黑气越来越浓,那撕开口子的大网,已经在黑气的滋养下,又恢复如初,穆耘子双手一拍,口中轻诵咒语,那黑色带着红光的大网缠向了“清雪剑”。“清雪剑”一声嘶鸣,光芒大盛。随着穆耘子的咒语声,那黑色的大网慢慢变成了污秽无比腥红色,一股血腥一股恶臭充斥了整个峡谷,闻之令人头昏目眩。

  √+酷vH匠√网n正版首发√

  “清雪剑”仿佛感觉到了危险,它身上光芒紧紧缩成了一团,只听见“嗖!”的一声。“清雪剑”化作一团青光,飞到了老神棍身旁。老神棍伸手接住了“清雪剑”。

  老神棍看见“清雪剑”暗暗心疼,现在“清雪剑”的光芒暗淡,原来这被黑色大网给污秽了一丝。“清雪剑”有灵智见势不妙马上就回来了。老神棍当然是马上龟缩会阵法之中。

  穆耘子冷笑一声,那已经变成污秽无比腥红色的大网,化作铺天盖地之势。把贱人布置的大阵给盖起来。顿时一股血腥之气铺面而来。

  阵法渐渐一层层被污秽了。贱人脸色大变,他急忙对老神棍说道:“现在怎么办?师傅。”

  老神棍的脸色雪白,他不停在阵法里面走来走去,口里不停的唠叨:“一定有办法。”

  阵法一层层崩塌,贱人不停的维持,阵盘在他面前堆成了一座小山,老神棍瞟了一眼贱人,嘴里忍不住说道:“你不是每次都说没有阵盘了吗?”

  贱人抬起满是汗水的脸说道:“师傅,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现在快想办法。”

  老神棍冷哼一声,继续不停的转圈子。

  贱人再次抬起满是汗水的脸:“师傅,你不要在我面前转啊!转的我头晕。”

  那黑色大网已经侵蚀的阵法越来越稀薄。只剩下最后的三层,那血腥的空气越来越浓。

  小黑不停的在游走,身体逐渐变大,蛇头高高昂起,那头上的角愈来愈红,那巨大的蛇眼也发出冰冷的目光盯着外边的穆耘子。小黑身体渐渐把张帅包了起来。

  老神棍一拍脑袋,口中说道:“怎么没有想到这个。”

  贱人问道:“师傅是什么办法?你现在就不要藏着掖着了,有招你快使出来。

  老神棍问道:“贱人,你几年向我要那串珠子,是不是会“降魔阵法”?”

  贱人道:“师傅,我是会,但是现在这穆耘子的大网专门污秽法宝。我怎么敢......”

  老神棍打断了贱人的话。说道:“如果那珠子上面全部是你师哥的血,你说会怎么样?”

  贱人喜道:“那当然是无往不利了,可是刚才我才用帅哥的血才染了十几颗珠子,现在没有血了,难道我们再把帅哥打一次?”贱人说完就“贪婪”看着张帅。老神棍也露出了亮光。

  小黑立马就恶狠狠盯住贱人和老神棍,老神棍难道脸红。他吱吱唔唔说道:“唉!这个到不用了。”老神棍万分不舍的一副割肉的表情,从他口袋里面掏出一个玉盒子,盒子里面放在刚才张帅喷的鲜血。

  贱人喜滋滋接过玉盒,对老神棍说道:“师傅!帮我支撑片刻阵法。”

  贱人说完立即盘腿而做,一打开玉盒子,一道至阳至刚之气扑面而来。血腥之味都减弱了许多,贱人拿出玉珠放进了那血液之中,一道道法决打进那玉盒之中,贱人双手放出了光芒。虚空中一个个发光的符号进如那血液中的玉珠上,玉珠越发璀璨明亮,如同星空中明亮的星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