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耘子怒道:“一条小小的爬虫,也居然来欺负我,”穆耘子自从复生以来,事事不顺心。巨幡被毁,“九魂追命骨”被收,现在连一条蛇也敢来把滋养千年的怨气给吸收了。这世道是不是变化太快了。

  小黑还是懒洋洋盘在哪里。它头顶一个血红色的符篆正如一个漩涡一般,还在疯狂吸收四周的怨气。突然张帅大喝一声:“小黑!快闪。”

  张帅自己身形一晃,不顾自己的危险已经出了阵法,快如闪电的出现在小黑的上空。穆耘子已经怒极,已经一拳狠狠砸向了小黑,张帅手中符篆如一张大伞一样,在空中遮盖住自己和小黑,穆耘子一拳已经狠狠砸了下来。

  老神棍在一旁怒喝:“贼子,你敢!”手中一道晶莹的剑光席卷而去,砍向那拳头。身形一闪已经朝张帅扑了过去

  贱人也怒喝道:“休要伤我帅哥!”双手一按阵牌,一道光华升起贱人急忙向张帅方向一挥,一条金光大道形成。

  张帅的符篆还来不及爆破发出灵力,穆耘子那拳头已经如山岳般的沉重,如流星般的迅速重重的砸了下来。以摧枯拉朽之势破了张帅的符篆直接砸向了他和小黑。那些符篆也就稍稍牵制了一下,穆耘子的拳头砸了下来。张帅只有运用起全身的法力,硬生生接下了穆耘子这恨极了的一拳。张帅只感觉眼前一黑,一口血忍不住喷了出来,老神棍一把抱住了张帅,看见张帅喷出了血,手中已经多了一张手绢,把张帅的血全部擦得干干净净。

  贱人金光大道已经在脚下了。老神棍一把拖起小黑。贱人看见人都在金光大道上面,一按阵盘,那金光大道已经迅速回到阵法里面。

  穆耘子已经被老神棍剑光逼退,穆耘子认得这把剑,正是当年清云道人的“清雪剑”,他可是饮恨在这把剑下的,一看见这剑一出,从骨子里发出害怕,立马就退后了一步。就是这一退后。救了张帅和小黑。

  阵法里面,张帅面若金纸。但是出气还均匀,贱人和老神棍一看,异口同声的说道:“还好!人还死不了。”都长长的出了口气。

  贱人眼睛一瞄,看见张帅还在吐血,他眼睛一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扑在张帅的身体旁边,一把把张帅抱在自己的怀里,口中喊道:“帅哥啊!我苦命的帅哥。”手里却拿着一个法器在张帅的嘴角疯狂的的涂抹血液。

  老神棍一怔,他立马脸色严肃的义正言辞的说道:“小贱啊!你师哥已经受伤了,可经不住你这样折磨了,还不放手。”老神棍已经推开贱人的手,手中一个法器豪不客气在张帅的血液上涂抹。

  小黑现在身体越加的黑,它看见主人为了救自己受了重伤,感动的蛇眼有泪。可是这两人怎么不抢救主人?而是在弄主人的血,这是在干什么?

  贱人已经闹开了,他说:“师傅!你差不多了哈,已经够意思了,刚才帅哥喷那么大一口血,你可是全部都收好了的。现在帅哥都没有喷血了,我只是捡一点点尾巴了,你还跟我抢?你老有意思吗?”

  老神棍叹息一声,说道:“蚊子再小也是肉啊!不当家不知油米贵!我这次可是为了你们来的,我亏大了,现在收点血,补充亏空,你还有意见啊!快!快!快!你这个珠子已经在这里很久了。该我了。”

  小黑的声音在张帅的脑海中出现,“主人,你身体要紧不,贱人和老神棍他们两个怎么还在擦你的血?他们这是要干嘛?”

  张帅在脑海中无奈虚弱的回答:“小黑啊!这就是我的师傅和师弟,不管我的生死就只知道抢我的血,你可千万不要学他们。我的血是极阳之血,对法器和修真都是有加持的作用!......”

  张帅的话还没有说完,小黑一阵兴奋的声音传来:“主人,我是说为什么我现在吸收怨气比以前快,原来是你的血是宝贝。在我头上画的符篆如此厉害。帅哥!现在你反正都在流血,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也要噌点血。我要放快点,我走了主人,不然就被师傅和贱人抢完了。”

  一听见小黑的话,张帅立即石化了,一滴晶莹的泪珠已经出现在张帅的眼眶。他长叹一声:“这,遇人不淑。”

  小黑一下子盘在张帅的肚子上面,当张帅嘴角沁出一滴血的时候,贱人和老神棍还没有反映过来,只见一道黑色的闪电,小黑已经伸出蛇信把那滴血液吞进了口中。

  贱人和老神棍这才发现,两人大怒,贱人喝道:“小黑。你可只是一条蛇,这可没有你的份。”

  小黑不干了,摇头晃尾口中“嘶嘶”乱叫,在贱人脑海中出现了小黑的声音:“我可是帅哥的小弟,帅哥可是我的主人。我可是有权利的。我和帅哥可是生死共存亡的。”

  贱人立即哑口无言,老神棍一看现在多了一个“竞争对手”,而且这个“竞争对手”来势汹汹,也知道张帅和小黑签的死契,老神棍一副老好人的态度和颜悦色对小黑说道:“小黑呀!那就算你一份。我们现在就平分如何啊?”

  小黑想了一下。点了一下蛇脑袋同意了老神棍的提议。于是在阵法里面,出现了诡异的场面,小黑,贱人,老神棍,你一下,我一下,你一下,我一下。等待张帅口中沁出血来。血沁的越来越少。三个等的越来越久。都眼巴巴的望着。

  酷匠;网~永H久●免费|看“小@!说)

  “丧尽天良”的贱人说了一个建议,他说道:“师傅,小黑。反正帅哥已经受伤,把他倒立起来,让他把身体里面的淤血淌干净可好?这样我们就不用久等。”

  老神棍抚摸着胡须同意了。小黑也发出“嘶嘶”声,点着它那蛇脑袋如同捣蒜。也表示赞同。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啊!”

  张帅在心里呐喊道:“我是病人,你们考虑我的感受没有?”

  “死无葬身之地”的贱人立即提起张帅的脚,果然从张帅口中淌出了一点点血液,三个再次瓜分的干干净净。

  张帅在心中再次呐喊:还有天理吗?还有兄弟情义吗?还有师徒情吗?还有主仆情义吗?我怎么遇见这群不良之人了。泪水哗哗的流啊!

  贱人看见张帅的泪水,细心的给张帅擦掉,他心痛的说道:“帅哥这次受伤太严重了,还好,你的血却没有浪费。”说完,再次把张帅嘴角的血擦的干干净净。

  阵法外面,穆耘子已经气的七窍生烟,自己被老神棍一剑光吓退,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救走张帅和小黑,他一步蹋出,手中一团黑气缭绕。就在此时他突然发现自己脚下的“尸山”一个怨魂竟然面露笑容,慢慢就消失投胎去了。穆耘子心中奇怪想道:什么东西能化解如此深重的戾气。

  穆耘子看见那尸体上面有一滴鲜血,穆耘子伸手在空中一抓,那一滴血已经悬浮在空中,那滴血液散发着柔和的血光,一种炙热在散发,残留一些怨气竟然不敢靠近。穆耘子一下子就看出来,他惊喜喊道:“极阳之血。”

  穆耘子狂喜道:“天不灭我鬼灵宗啊!有这“极阳之血”我家魔王不但可以复生。还可以进阶到魔皇。甚至到魔帝。那鬼灵宗就可以统治一界的实力。”

  穆耘子把那一滴“极阳之血”一下子抓在手里,心情澎湃啊!这可是传说中的天根修真奇才才可以拥有的血液,在修真年代都是不可多得的,今天居然在这已经贫乏修真之地遇见了,当初他们鬼灵宗教主就是遇见这样的血液,还只有几十滴。就从一个普通弟子一下子一飞冲天。以至于做到了教主之位。

  穆耘子已经吸收了那滴“极阳之血”,一股炙热之力在他身体里面游走,才复生的魂体,居然稳固了下来,刚才就因为魂体不稳受了这么多的暗亏。

  穆耘子贪婪望着阵法里面的张帅,看见老神棍,贱人,小黑正在法器上面涂抹血液。恨不得自己也在里面。如果自己吸收这血,自己同样可以从鬼王,晋级到魔王,以至于更高。自己还要帮助魔王干什么?想到今后可以统治一个界面,穆耘子心中一阵火热。他越发的贪婪盯住阵法里面的张帅。

  穆耘子一拳轰向那阵法,他想直接破阵轰杀几人,拿到“极阳之血”立马就远走高飞,等到自己羽翼丰满在出来。

  穆耘子那一拳轰的阵法摇摆不定,但是也没有崩塌的迹象。阵法里面三个心满意足的收拾好张帅的血液。

  老神棍再次一拍口袋,“清雪剑”已经在空中散发清冷之光,老神棍脸色森严:“游戏人间几十年,让祖师之剑蒙尘,忘记自己还是个降妖除魔之道士。清雪啊!清雪,你也几十年没有出鞘过了,没有饮过血了。江湖都忘记你的名字了,今天就让你饮血而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