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耘子脸色一呆。脸露郑重的神色,穆耘子说道:“这个符篆有点意思。光凭符篆都不可以小看你。不知道两小友是那个门派,当年能能让我穆耘子看起的人都不多,今天你们这二个小辈还不错,不如投入我鬼灵宗,等到我们教主魔王大人苏醒,魔王大人撕开虚空,我们就可以飞升离开此界。从此永享长生,岂不快活。”

  张帅朗声道:“我们仨都是青龙门的。你们鬼灵宗我们高攀不起啊!”

  张帅刚把话说完,老神棍已经接上话说:“从古至今都是正邪不得两立,你们为鬼灵宗了复生,杀了多少无辜人的性命,你看眼前的“血海”“尸山”那样不是无数人的生命来换取你们的长生。对于你们这些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

  穆耘子根本没有听见老神棍的话,脸色巨变脑海里一直出现张帅的话:“我们仨都是青龙门的。青龙门啊!”穆耘子突然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口中说道:“青龙门,清云老狗,想不到我穆耘子复生第一个就可以拿你的门人开刀,真是报应不爽啊!我要灭了你的青龙门。让你的青龙门从此断了根本。”

  老神棍一声怒喝:“废话少说。”手中已经多了一串珠子,颗颗晶莹剔透。露出宝光,他对贱人说道:“小建,你不是一直想要这串珠子吗?今天为师就正式传给你了。”

  7y更新最快RE上#酷匠网eB

  贱人哭着接过老神棍手上的珠子,他拉着老神棍的手,说道:“师傅啊!!你是不是马上就要死了,当初你是说,要在临死的时候才会把这串珠子传给我。这个穆耘子太厉害了,你是不是要和他拼死决斗。我和帅哥会给你加油的。师傅啊!你还有什么宝贝都传给我吧!”

  贱人说完,就朝老神棍身上摸去,老神棍一巴掌就拍在了贱人的头上,他怒骂道:“艹!兔崽子。我给你珠子是去战斗的,在这一刻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一个人!而是代表了我们青龙门去战斗。”

  穆耘子手上已经多了一段白森森的骨头,那骨头带着刺人的白光,已经向我们头顶砸了下来。张帅手一拍,一连串的符篆汇成一条长龙浩浩荡荡冲了出去。穆耘子冷笑道:“螳臂挡车,自不量力。”那块白森森的骨头继续砸了下来,这白森森的骨头可是穆耘子当年成名的武器,叫做“九魂追命骨”,是当年穆耘子地上古奇兽的骸骨,经过自己炼制,端的是神妙无比。

  穆耘子的“九魂追命骨”已经砸向了头顶,张帅的符篆已经托住那“九魂追命骨”,“九魂追命骨”发出无数的怨灵叫声,黑气滚滚而出,张帅手一挥,所有的符篆都围住“九魂追命骨”,他口中喝道:“爆!”。无数张符篆一下子在空中爆炸开了。

  五光十色的光芒在空中炸裂而开,就如燃放的烟花,璀璨夺目。光芒过后,穆耘子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他的“九魂追命骨”居然被这无数符篆炸开。那冒着的黑气也变淡了。

  穆耘子冷笑道:“我看你有多少符篆来用。”

  贱人洋洋得意的说道:“我说那个什么穆耘子的老鬼,我帅哥的符篆多着了,万多张,够你吃一壶了。这个你就放心了。”

  张帅立即从牙缝里面蹦出了几个字对贱人说道:“贱人,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

  贱人立即闭嘴。老神棍看了张帅一眼,脸露“恨色”,口中淡淡说道:“看不出来,我们张帅还是个心机婊。”

  我艹!以前叫小帅,现在可直接叫张帅了。张帅心中想道:这老神棍现在说的一套一套的,网络词语也是用的出神入化了。我是心机婊,还不是你逼的。想到上次在夜市的“聚仙楼”你把我的符篆拿去赚钱。不分一点给我,所以我在这段时间也制作了一些,到时候也去夜市买给“聚仙楼”。换点钱花花。老神棍几次找我制作一些符篆我都称有事情,给拒绝了。今天不是性命攸关,我是不会拿出来用的。老神棍我的今天还不是你逼人太甚。你还好意思这样说我。

  哎!当然这些张帅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他口里说道:“师傅,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些,想办法度过今天在说。”

  穆耘子口中叽哩哇啦的念着,把手中的“九魂追命骨”抛到空中,那九魂追命骨”在空中冒出一阵迷雾,在迷雾中一头上古异兽空中凝聚成。外形象牛,头部为白色,但是却长着蛇的尾巴、而且只有一只眼睛的上古异兽站在了空中。它在空中摇头摆尾带着一股威压碾压而来。

  张帅再次一拍口袋,如潮水般的符篆涌了出来,面对如此多的符篆,把穆耘子看的一呆,他才知道贱人是没有说谎的。小溪虽小,万涓成水,终究成流。最后化作汹涌大海。张帅一张符篆的灵力看起来很小很小,几乎是微不足道的,但是这么多张符篆灵力的汇聚,终究汇成一股强大的灵力洪流,这样的灵力洪流让穆耘子也心生一种危险的感觉,

  老神棍现在已经变得麻木了,看见空中的异兽,他口中说道:“是器灵。居然结成了器灵。要拼命了。”老神棍话一说完,眼睛居然冒光了。张帅看见心中暗道:不好,太不好了。这样的眼色太熟悉了,这个老东西又把什么看在眼里了。这样厉害的角色他也惦记。真是“病入膏肓”不可救药了。

  老神棍一拍,一道金光席卷而出,在空中化作一张巨网当头罩向那头异兽。

  那异兽仿佛受到了挑衅一般,一声狂啸声动四野,在峡谷中宛如雷鸣一般。它一口吐出一股烈火朝老神棍的光网而去。就在此时,张帅所有的符篆在空中排列出一个球状,把那异兽包围在里面。

  张帅口中喊道:“爆!”所有的符篆一起都在空中爆裂,各种各样的枝蔓向那异兽缠绕过去,异兽身体冒出火光,那枝蔓刚一接触火光就被烧毁的干干净净,紧跟着一大批细如牛毛的金针又杀了过来,异兽身体出现了无数的鳞甲,可是马上又是一阵烈火烧了过来,风云闪电,雷雨冰霜,流沙,荆棘,一波紧跟着一波,滔滔不绝,如高山如大海。

  老神棍看见那异兽在张帅搏杀中已经疲于应付,老神棍发挥他凌强欺弱疼打落水狗,得饶人处不饶人一贯作风。他双手掐着一个法决,隐隐泛着雷光,老神棍居然勇猛跳出阵外,到了异兽的上空,法决对准光网一放,口中喝道:“收!”

  穆耘子口中怒喝:“你敢!”一只手化作亩大。抓向了老神棍。一看老神棍危急,张帅再次一拍口袋。这次符篆全部都是妖兽皮制作的,刚一出来就带着强大的灵力,在空中组成一把大刀,狠狠砍向了穆耘子。这么多的符篆,穆耘子不敢托大,那化作亩大的巨手抓向那把“大刀”。张帅手一指空中的符篆,口中喝道:“破!”所有的符篆就在那巨手中爆破了。那只巨手被炸的支离破碎。穆耘子顿时脸色一白,心中一阵血气翻滚。怒火中烧。

  老神棍光网已经紧紧缠住那异兽,那异兽还在网中挣扎。老神棍一张符篆贴在光网上面,那异兽就恢复了一块白森森的骨头。就闪身回到了阵法里面。张帅的符篆让他躲过了穆耘子致命的攻击。

  老神棍脸露红光,满面喜色。他高兴说道:“不枉此行啊!这是上古异兽蜚的一块的骨头,传说住在中原东部的太山,外形象牛,头部为白色,但是却长着蛇的尾巴、而且只有一只眼睛。当“蜚”进入水中时,水源会立即干涸;当它进入草丛时,草会立即枯死,是一种火系的妖怪。回去会卖个好价钱啊!”

  哎!老神棍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你爱财不要命的习惯。我和贱人向他投去鄙视的目光。穆耘子一声大喝。自己多年的武器居然被他们给收了。他口中念念有词,老神棍手中的骨头也在挣扎,想摆脱光网的控制,老神棍急忙喊道:“小帅,快把你符篆贴几张。”

  艹!刚才老神棍还在喊张帅,现在需要就小帅,张帅心中一阵腹诽,手中的动作可是一点都不慢,十几张符篆全部贴在那块白森森的骨头上面。那骨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被老神棍喜滋滋收了起来。

  穆耘子感觉和自己的武器失去了那种心神血肉相连的感觉。他怨恨看着师徒三人。口中怒喝:“你们今天都必须死。”就在此时,那对面的宫殿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怒喝。穆耘子急忙转过身去,他发现那黑色如巨流的怨气居然已经没有了。谷底的“尸山”上面盘着一条巨蛇。它身体环绕一层黑色的怨气,那巨蛇似乎喝醉了一般正在睡觉。那巨蛇正是小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