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黑烟幻化的中年人看着手中四分五裂的巨幡,心中大怒,这可是他修炼很久的法器。要想修复这个巨幡没有个几百年的光阴是不可能的。他脸露狠历之色。口中喝道:“去死吧!”

  那黑烟幻化的中年人身体向往冒出滚滚黑烟,在黑烟中,那中年人已经变成了个骷髅,那骷髅突然张开嘴如长鲸吸水,满峡谷的黑烟黑雾都被那他吸进了身体。开始还是雪白的骨架,现在已经变得漆黑,他伸漆黑的骨架手指,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口中喊道:“起!”

  “血海”翻滚,卷起千层浪。整个“血海”一片波涛汹涌,刚才爆裂尸体的身体经过血水的浸泡,裂开的尸体竟然慢慢合在了一起,说不出的诡异。就在此时,那翻腾的“血海”突然平静了下来,那些尸体都沉入“血海”深处。整个“血海”一片寂静。所有的黑烟黑雾都消失的干干净净,整个“血海”上空就只剩下那个骷髅盘坐在“血海”上面。他依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老神棍身体一闪,已经到了骷髅的头顶上空,老神棍手中桃木法杖已经散发出一道金芒,老神棍身体和桃木法杖合二为一疯狂的的击向那骷髅的头顶。张帅也急忙手掐发决,手指那道光圈依旧向那骷髅头上击去。

  平静“血海”突然升起了一滴血。那滴血轻盈升腾到空中慢慢幻化成一瓣花瓣,那花瓣闪烁着一层淡淡的血光。老神棍那凶猛的如万钧之力的桃木法杖,就如同打在一团棉花上面,这万钧之力就被一瓣看似柔弱无比的花瓣给轻巧的化解了。

  v酷¤匠1#网m永久v免92费看小"¤说

  张帅的光圈已经带着耀眼的光芒击向了那骷髅头顶。无数滴血滴轻盈的升到了空中,化作无数的花瓣,落英缤纷,光圈被无数的花瓣缠绕,纠缠在一起,光圈那耀眼的光芒逐渐被这前仆后继的花瓣给遮的严严实实。张帅疾呼:“破!”那被花瓣纠缠的光圈发出来璀璨的光芒,那些花瓣就被这光芒给绞碎,化作满天的花瓣雨纷纷落下煞是好看。

  张帅召回光圈悬在自己的头顶。老神棍再次挥动桃木法杖,他口念念有词,把桃木法杖抛向了空中,那桃木法杖化作一条巨龙扑向那骷髅,那骷髅“唧唧”冷笑了几声。哪些漂着空中的花瓣组合成花环,一个,二个,三个,百个,千个,万个,无数个花环满天都是。

  无数的花环就组成了海洋,那桃木法杖的巨龙仿佛徜徉在花的海洋,可这无数的花环组成的海洋,处处是陷井,处处是泥潭,那巨龙仿佛在枝藤荆棘密布的森林中游动,翻滚。渐渐就被这些枝藤荆棘的花环紧紧的缠绕。

  老神棍急忙捏法决,想招回桃木法杖化作的巨龙。可惜那桃木法杖的巨龙已经被无数个花环套住动弹不得。只听见一声哀鸣,那巨龙在花环的缠绕之下,越变越小,化回一根桃木法杖,最后直接只听见“砰砰”一声巨响,那桃木法杖直接被花环缠的粉碎。化为流光洒落在“血海”之上。

  老神棍正在心疼不已。突然听见张帅在一旁大喊:“师傅!小心。”马上就向老神棍也扑了过来。老神棍眼角一瞟,顿时吓了一条,只见无数的花瓣已经组成一个个花球,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张帅刚扑到老神棍面前,那无数的花球也扑杀了过来,张帅的光圈,紧紧护住二人,在无数的花球的冲击之下,那光圈发出的光芒越来越小,几近摇摇欲坠了。

  也正在此时,贱人在阵法里面,双手翻飞,一道道法决快速的打向阵盘上面,那在四个角上阵盘发出金黄色的亮光。贱人在那金黄色的亮光上面画了一个光圈,在用手指虚化,一个金黄色的光道就生成了,贱人在那金黄色光道上面一拍,那金黄色光道就无限延伸,一直伸到了张帅和老神棍的面前,二人急忙蹋上金黄色光道,那金黄色光道迅速的缩回到了阵法里面。

  张帅的光圈也被花球绞杀的干干净净。现在满峡谷都是血红色的花瓣,那盘腿坐在“血海”上的骷髅,口中发出急促的叫声。那些飘在峡谷血红色的花瓣都飞回到骷髅身旁,那些花瓣不断凝聚,不断的重叠,最后聚成了一个巨大的花球,那花球在骷髅头上不停的旋转,慢慢变成了一大滴鲜红的血液,那血液晶莹剔透,几近透明,泛出耀眼的妖异红光。

  突然那一滴血液化作一道流光,从那骷髅的头上灌进了身体,“血海”所有的血都涌向了那骷髅,那骷髅整个身体都被血液包围了起来,血液都被那骷髅不断的吸收,那骷髅的身体仿佛就是一个无底洞一般。那一池的血海居然都不够那骷髅吸收一般。

  老神棍师徒三人看的目眩神离。眼前的峡谷已经被血红色的光芒所遮盖。那“血海”的血液还在不停的升腾,骷髅吸收愈来愈快,老神棍惊奇发现骷髅头已经长出了皮肉,老神棍面露震惊的神色,色变得惨白,老神棍他口中喃喃说道:“白骨肉生,起死人而肉白骨。”

  张帅心中也突发感觉非常不妙。听见老神棍喃喃的话语,修道之人,对危险都是有一定预兆。现在看见那骷髅已经生成的皮肉也感觉心惊肉跳的感觉。贱人也感觉不妙。他手中已经出现十几个阵盘,看来贱人已经掏出他的全部家当,一阵的流光溢彩,所有阵盘都被贱人加固在了现在的阵法上面。贱人还不放心的在阵盘上面零时加了几个符篆。

  就在此时,“血海”已经被骷髅吸收到空中,露出了下面的峡谷,老神棍师徒三人看见血海底部,不由一阵肉麻,接着就是一腔的怒火,为了自己凡人复生,居然不顾别人的死活,所有的人的生命在这些邪魅面前都是蝼蚁一般。只见那“血海”底部是一层密密麻麻的尸体堆满了谷底,那些尸体都堆成了山。

  那些尸体黑气环绕,怨念重生。一股怨气化作一股黑流冲天而起。就在此时,那对面宫殿也升腾起一股黑烟,那股黑烟化作一个黑色的漩涡,把那股冲天怨气所化的黑流都吸了过去。

  老神棍看到了这里,本来还算镇静的他已经变得惊慌失措,他大声的喊道:“不好!小帅,小贱,快!快点阻止那魔王吸收怨气。他吸收了怨气就快要复生了。”

  老神棍喊完就发出一道金光直奔那股黑色巨流,那金光在空中化作一把金光四射的巨剑,狠狠砍向那股黑色巨流。

  那骷髅已经彻底吸收了所有的血液,那骨架已经长出皮肉,当最后一滴血液被吸收完毕的时候,一个真正的中年人正盘腿临空而坐,他相貌还算英俊,一身黑色的长袍,他终于睁开了眼睛,欣喜看着自己的身体,他发声大笑,一道道黑气在他身上环绕。他口中说道:“想不到我鬼灵宗也有崛起的时候,清云老道,你千算万算你可想不到我穆耘子也有今天。你压了我们一千多年,我等了一千多年,天不灭我鬼灵宗,今天我穆耘子终于回来了。”说完,笑声震天。

  就在此时,那穆耘子看见老神棍砍向黑色怨气的的巨剑,脸露不屑的神色。只见穆耘子手一挥,一股黑色的光芒脱手而出。那黑色的光芒在空中幻化成一只方圆亩大的手。一把就捏住了老神棍的巨剑,穆耘子冷笑说道:“萤火之光岂敢与日月增辉!”那手一使劲,那金光四射的巨剑就此破碎,化成流萤落下。那巨手不变一把向我们的阵法压了下来。

  那巨手已经朝贱人布置的阵法人狠狠的压了下来。一股强大的灵力如排山倒海般直接碾压过来。贱人布置的几十个阵牌只听见“噼里啪啦”的巨响。直接报废了一大半。那穆耘子一看没有成功破掉阵法,口中冷冷的笑道:“有点意思。想不到现在这个年代还有个不错的阵法师。昨天晚上也是你们二个!不错不错!!!”

  老神棍脸露惊异的神色:“他听见这个自称是穆耘子的说,他是清云老道所害,我们青龙门第三代掌门人祖师不是也叫清云老道吗??难道还有重名??”

  贱人心疼的看着破碎的阵盘,张帅脑海中突然传来黑鳞奎妖蛇的声音,为了方便我就把黑鳞奎妖蛇称为小黑。小黑说道:“主人,这股怨气对我的修炼也有帮助,你把我悄悄放在地上,我也去吸收一点,对你们也有好处。”

  张帅在脑海中说道:“小黑,你要小心。”张帅手中光芒大作,一道雷电符篆脱手而出直奔穆耘子,他左手就悄悄发出了小黑,小黑就在地上消失不见。

  穆耘子看见奔来的雷电符篆,脸露不屑的神色。他手一指一朵血色的莲花就生了出来。迎了上去,张帅口中喝道:“爆!”那到雷电符篆发出巨响,把哪朵血色莲花炸的粉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