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非常危机,贱人定睛一看,只见张帅与老神棍二人都在与那巨斧全力抗衡,周身灵光闪动,二人的脸庞已经变得通红,都已经是被这威压所逼。

  老神棍看见贱人还在那里看,不由骂道:“小兔崽子,还不过来帮忙。”贱人掏出了四块阵盘。往四个方位抛去,那四个阵盘在空中发出一道光芒。口中喝道:“起”。一道四四方方的金光升了起来。硬生生的抵抗住那巨斧的威压,贱人面露得色。艹!贱人这阵法越来越巧妙。

  老神棍圆睁双眼,从怀里掏出一根桃木法杖,纵身跳出光罩之外,人在半空之中,却化作盘膝坐姿,双手托起桃木法杖,口中念念有词,片刻间桃木法杖金光大放,整根桃木法杖透出金光,几欲透明,显然被法力全力催持,而老神棍本人更是法像庄严,远远看去,就如神仙中人一般。

  但见老神棍猛然睁开双眼,如灭魔金刚,威势逼人,身在半空化作一道疾电金光,在空中划过,轰隆巨响声中,整根桃木法杖狠狠横扫向那巨斧,瞬间,原本砍向光罩的巨斧已经被老神棍的桃木法杖打散。巨斧化作黑气化作黑色的光点就消散了。

  只见老神棍原本红润的脸上青筋蹦起,几近可怖,老神棍连嘴边已经缓缓流出淡淡的血丝出来,但手中的桃木法杖却是金光耀眼,不可逼视。但听着老神棍大吼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所有的金芒忽地收缩到桃木法杖,顿时,桃木法杖聚为一道巨大金光,老神棍狠狠的劈向了那黑气幻化的中年人。

  这一下威力非同小可凶猛无比,不问就知乃是老神棍全身法力之聚,他以泰山压顶之势狠狠劈向那中年人,黑气幻化的中年人看见自己用怨气所化的巨斧,已经被老神棍桃木法杖劈的消散。现在这当头的一桃木法杖也是狠狠的当头一击,重压之下,黑气幻化的中年人发出了长长嘶吼,声震四谷,那湖面的群尸也一起嘶吼,黑烟迅速升起。那中年人一下子消失在黑暗之中。

  黑暗中,一道黑色巨幡升起,那巨幡上面黑气缭绕,一头青面獠牙的鬼物出现在迷雾之中,那鬼物口吐黑气,迎向老神棍劈下的桃木法杖。只看见金芒和黑气纠缠在一起,那黑气越来越盛,渐渐金芒就被黑雾吞噬的干干净净。那鬼物也变得暗淡,显然也是没有占到多大的便宜。

  老神棍见一击未成功,身子却是在空中一晃,身体向空中再次拔高。脸上更是血气闪过,一伸手间,他抛出了那桃木法杖,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下那桃木法杖,那桃木法杖再次发出耀眼的光芒,那桃木法杖越变越大,那金光就越来越强,渐渐整个峡谷都是这耀眼的金光。金光照耀处,所有黑气都节节后退,那中年人也龟缩到一片黑色的雾气之中。那湖面的的尸体也在这金光照耀下,所有尸体已经裂开,只听见“啪啪砰砰”的声音响彻谷底。听的令人肉麻,那血海也翻滚不止。谷中的黑气消失了不少。

  张帅看见老神棍脸色不好,立即对贱人说道:“贱人,我去助老神棍一臂之力。”。张帅立刻冲到老神棍面前,却只见老神棍面容苍白,张帅也盘腿坐在老神棍面前,我手一拍,眼前一张妖兽皮符篆升入空中,那符篆带着淡淡的灵力。老神棍瞟了一眼,脸露奇异的神色。他口中喃喃说道:“居然是“符宝”。”张帅手中法诀不断,一道道灵力输进了“符宝”。那“符宝”越来越亮,逐渐幻化成一个光圈。那光圈发出耀眼的光芒,带着一股强大的威压。把周围空间都震荡的扭曲。

  那光圈就如同太阳的光芒,照的整个峡谷一片皆明,那光圈越升越高,整个黑气都龟缩到一角,老神棍手中的桃木法杖光芒瞬间幻化出六只白色光轮,把张帅的光圈围着中间,每只光轮发出金色的光芒与光圈发出纯白光芒之相接,看上去就如一朵金色的花朵。

  这金色的花朵缓缓的转动着,所有的黑气在这光芒照耀下,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而还未等老神棍和张帅二人喘息,下边的贱人却又是一声惊呼:“师傅,帅哥,小心!”。张帅眼角一瞄,亡魂大冒,只见刚才那龟缩在黑色雾气不出的中年人,此刻如恶鬼一般,那黑色幡,化作巨大无匹的庞大巨幡,居然又冲了上来,而这一次更是直接向着他二人头顶打将下来。

  阴风阵阵,鬼声唧唧,那巨幡铺铺天盖日无比巨大,那巨幡上面的无数的鬼魂都口吐煞气,渐渐又是一片黑雾升腾而起,在这黑雾之中,一声“咔咔”乱响,一个三头六臂的鬼怪出现在黑雾中,那鬼怪一声乖叫。一抓就抓向老神棍和张帅。

  g'酷…Z匠●#网t&首$s发

  张帅脑海中“嗡”地一声作响,只觉得眼前一热,不知哪来的气力,也根本不曾想到什么,双手一指那白色的光圈,口中喊道:“疾!”那光圈急如闪电一下子套住那鬼怪。那光圈一套住那鬼怪,一阵光芒四射,那浑身冒着黑气的鬼怪,竟然黑气消失了一大片,老神棍是最爱占便宜之辈,一见那鬼怪已经被张帅给套住,心中大喜,他高高跃起手中的桃木法杖化作一道红色的光芒,狠狠劈向了那鬼怪,一道金芒冲天而起,那鬼怪已经被老神棍劈个正着。

  那鬼怪一声惨叫,身体凝聚的煞气都消失了一大半,老神棍得理不饶人,手中几根桃签插中那鬼怪的头上。那中年人口中怒吼:“你敢。”急忙想摇动手中的巨幡,想收回那煞气变化的鬼怪。老神棍和我同时口喝:“爆!”

  只听见霹雳一声巨响,响彻了整个峡谷,中年人手上的巨幡已经被炸的四分五裂了。那鬼怪已经化作一股黑烟,被张帅的光圈绞杀的干干净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嘉陵月色说:

这几天家有高考生,没有多少更新 ,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