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神棍看见我已经收复了黑鳞奎妖蛇,立刻就收了“三才阵”。悻悻的对我们说道:“100张符篆,10个阵盘。一个都不能少。”

  我心里鄙视着老神棍。哎!没有办法,谁叫我们遇见是如此“黑心”师傅。自己徒弟收复了一个妖蛇做小弟,你应该高兴才好。给你长面子的事情。哎!你不榨干我们,你不安心啊。

  黑鳞奎妖蛇爬到我的面前。蛇头触摸我的腿,以示诚服。现在我看见黑鳞奎妖蛇,刚才被我的雷电符篆击打受伤严重。既然现在是我的小弟,我也要给个甜头给它,一个巴掌一个红枣。我心意一动,我手指一勾。我的一滴精血已经出来,我用这滴精血在黑鳞奎妖蛇蛇头上画了一个符篆。一笔一画勾动天地的灵气。在加上我的精血。一道玄之又玄之气升起。一道精粹之力灌进了黑鳞奎妖蛇的身体。

  黑鳞奎妖蛇看见主人在自己画了一个符篆,暗想:“不知道又是什么禁制。还用到了精血。为了活命,也只有忍受这一切。”突然一股精粹之力进入自己已经千疮百孔的身体,迅速的补充自己的身体。黑鳞奎妖蛇急忙引导这股精粹之力进入自己七经八脉之中。黑鳞奎妖蛇感觉自己体内一切暗伤都在这股精粹之力下都不翼而飞了。隐约还有一种破而后立的促动。感觉自己的力量都增加了不少。

  黑鳞奎妖蛇身体渐渐起了一层迷雾,迷雾慢慢消失过后,出现在我们面前黑鳞奎妖蛇已经变样了。刚才还凄惨无比黑鳞奎妖蛇被打断的角长了出来,流血的身体恢复如初,几块不见黑色的鳞甲已经越发的闪亮。黑鳞奎妖蛇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我的神识里面传来黑鳞奎妖蛇感激的声音:“主人,谢谢你。你们跟我走吧!”

  黑鳞奎妖蛇转动它庞大的身体,向黑森林游动而去。我们师徒三人跟着而行。黑森林里面更加阴森恐怖,很多绿幽幽的眼睛在树林中闪动。很多的动物都想伺机而动,可是一看见黑鳞奎妖蛇在前面游动,这黑鳞奎妖蛇可是这黑森林的王者,真正的地头蛇,它把它妖兽的气势散发了出来。哪些动物急忙潜入森林里,不敢出来了。减少我们很多的麻烦。

  很快我们就走出来黑森林。黑鳞奎妖蛇摇着头,那围绕在黑鳞奎妖蛇身体周围的黑气都被它吸入身体,身体逐渐变小,最后变成了手指粗细,一下子飞了起来,缠在我的手臂上面。贱人羡慕的看着我。老神棍轻飘飘的看了我一眼,这个我们是可以理解滴。如果黑鳞奎妖蛇被我们给灭了,那将是一笔巨大的财富。现在确做我的奴仆小弟。对于爱财如命的老神棍来说,没有跟我翻脸,也是我的造化了。

  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是一道危崖,站在悬崖旁边阴风阵阵扑了上来,阴冷刺骨。黑色的迷雾笼罩着峡谷,只有在悬崖绝壁上面人工凿了一条窄窄的石路,伸到了峡谷下面。在这昏暗的光线下,根本看不清楚下面。隐约听见下面的流水声,

  我平生所见“森严险峻”之地,都比不上此处,这条石凿的小道真如鸟道一般,这段绝险的鸟道近乎垂直通到峡底。如果平常人,望上瞧为之目眩,向下看为之眼晕,太高太险了,我们是修道之人岂能在乎,三人立即就蹋上小道,往峡谷下行去。

  小道愈行愈险,每个人都不得不以背贴墙,逐步挪动,四周皆是朦胧的轻烟薄雾,身子如在云雾里一般,不辨东西南北。就只有顺着小道前行。我们师徒三人在凿壁小道上行了多时,黑色浓雾渐渐把我们“淹没”。冰冷的岩壁上全是水珠,隐约听见水流声传来。想来已离峡底不远了。此时走在最前边贱人停下脚步,小道断绝,再也无路可行,在这峡谷底下反而没有想象的黑。一看我们离地面的高度不过二.三米左右。

  贱人说下面可以落脚,我急忙说道:“别急,先看下。”我说完就放出黑鳞奎妖蛇,黑鳞奎妖蛇在我们眼中逐渐变大,它爬了下去,游动了一圈,黑鳞奎妖蛇对着我“嘶嘶”叫了几声。意思没有危险。我们师徒三人一个接一个下至谷底,峡底是条平坦河道,看不清地面,地面上是黝黑的不名物体。峡底只有一条曲折的石板栈道可以通行。

  空气中隐约闻见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我们顺着峡底那条唯一的石板栈道前行,越往里面走血腥之味愈来愈浓。前面溪水“叮叮当当”的响声越来越近。终于到了石板栈道的尽头。只看见一片很大的湖,“叮叮当当”的流水声正是这面山壁流下去的水。血腥之气正是从这个这湖面传出来的。

  ;$看正b.版ww章节上酷q匠网●

  这湖水在昏暗的光照射下看不清湖水是什么颜色,只是一片漆黑,我向四周看看,现在明白这个空间上面为什么有那么多的黑气迷雾了。这个湖面正升腾而起的黑色的黑气飘向了空中,在空中越聚越多就把整个峡谷都遮掩了起来。目中所见,最多是满山的黑气茫茫,实不知是到了何方。

  我正在四处观望,突然听见贱人惊呼:“师傅,帅哥你们看湖面。”

  我和老神棍都急忙看向湖面,那湖面突然翻腾了起来,就如煮开了的水,整个湖面波涛汹涌,黑浪滚滚。大团大团的红色烟雾如同鲜血一样翻涌而上,在这昏暗不明的光照中,显得颜色鲜艳无比,就如红色的油漆一般。那红色的雾气和空中的黑色的浓雾结成一起。整个湖面血腥之气弥漫。闻之令人作呕。

  就在此时整个湖面突然一下子冒出了无数的尸体,有大人,小孩,老人,婴儿,有少女,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满湖面都是,密密麻麻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只是所有尸体的身体都是扁平的,干瘪。都入干尸一样。他们静静飘在湖面上,他们都保存得如此完好,一点都没有腐烂。我心里想着这些干瘪的尸体都是从哪里来的啊!那里有如此多的死人聚在了这里?他们是什么时候死的?

  我突然发现这些所有尸体有了变化,刚才扁平的,干瘪的尸体,慢慢的胀大。那些女尸逐渐变得剔透和丰满,和活人也差不了太多。男人尸体也变得健壮了起来,婴儿的尸体也变得白胖了起来,尸体上发出的阴冷青光,所有的尸体仿佛活了过来一样。仿佛这一湖面的尸体,都是刚刚才死去的样子。

  我和贱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压制住内心的狂跳,瞪大了疑惑的大眼睛向老神棍看去。

  老神棍脸色苍白,口中喃喃说道:“九幽血海。地下幽冥,故称幽都。地下有海,故称血海。那都是地府才有的东西,这魔王为了修炼居然造了一个血海,这要杀戮多少人,流多少血才可以形成这么大的一个血海。造孽啊!”

  原来这湖面的水全是由人的血液组成的。原来血腥之气就是这样来的。我心里一阵发麻,想起了老神棍说的魔王复活那将是伏尸千里。那该是多大的杀戮。那将是多大的浩劫。刚才还觉得老神棍说话有水分,现在看见如此恐怖诡异的场面,那么老神棍说的话是真实的。

  现在湖面那些变得丰满的尸体逐渐聚集。最集中的地方就是哪如同鲜血雾气的地方。那一大团一大团红如油漆的红色气体与水面相连,一群接一群的尸体就对准那团红色云雾,争先恐后地聚了过来。

  这些尸体都安静的飘了过来,朝那红色的雾气聚拢,越来越多。最后整个湖面都被这红色的气体遮盖。看不见尸体了。只有极微弱的“滴滴答答”水声,此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所有的这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进行。四周一片死寂。突然一声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所有的宁静。

  那红色鲜艳的雾气就在瞬间散尽,那浮在水面的尸体,都突然立在湖面上面。脸上都带着呆板的诡异笑容。目光呆滞,脸色雪白,机械的扭动着身体。

  我和贱人看着这诡异的场面,惊的目瞪口呆,突然老神棍大喝一声,喊道:“快布阵。”

  我和贱人急忙收敛心神。急忙配合老神棍布置了一个简易阵法,就在刹那间,我只看见那所有的尸体都张开了嘴。顿时一股超强的嚎叫声在这谷底响起。一股怪风吹了起来,紧跟着一股黑气从那些尸体口中冒了出来。一股煞气冲天,所有的黑气在空中凝聚,只听见所有鬼都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一时间整个峡谷都只有这个都被凄厉叫声淹没。

  煞气如刀似剑,阴风刺骨,我们师徒三人首当其冲,一道亮光我们三人被一个光圈罩住,光圈在这阴气和煞气冲刺中,慢慢变黑,居然结成了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