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火光过后,阵法里面就只剩下那条巨大的黑鳞奎蛇,它全身黑气大盛,整个身体盘成一团,只露出它那丑陋的无比的脑袋,它口吐黑烟,居然抵挡住那火光的燃烧。

  它口中“嘶嘶”叫声越来越急,头上的角冒出红光,好似红珊瑚一般。它一头撞了过来,巨大的黑鳞奎蛇这一撞,只听见“砰砰”的轰鸣声,那巨大的力量让整个“三才阵”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老神棍不怒反喜,这妖蛇比他想象的还好,这次可是不枉此行了,就这只巨大的黑鳞奎妖蛇就值了。老神棍双指在空中一笔一笔的虚画,那些符号都闪着亮光,都飘向那三根铁柱上面。那摇晃的铁柱再次发出璀璨的光芒。摇晃的铁柱也就稳定了下来。

  巨大的黑鳞奎妖蛇也知道现在是它生死存亡之际。现在那妖蛇口吐黑气,愈来愈浓,愈来愈多,渐渐在那黑鳞奎妖蛇面前形成黑色的浓雾,那黑鳞奎妖蛇以蛇尾之地,昂起巨大的蛇头,似人立而行,昂首长鸣,口中吐出一颗光灿灿的圆珠。那圆珠正是黑鳞奎妖蛇五百多年苦修而来的内丹。那内丹一出,冒着火光,狠狠的撞向那光幕。

  老神棍高兴说道:“内丹,果真有内丹。”老神棍激动的满脸通红。口中喊道:“徒儿们,助我一臂之力。”

  贱人抛出几块玉石,那玉石晶莹剔透,散发着灵光。贱人对着玉石挥动着发决,玉石在一点点变大,贱人手掐“剑指”对准玉石一指,口中喝道:“镇!”。那玉石变得如山似岳。那被黑鳞奎妖蛇内丹撞的摇摇欲坠的“三才阵”稳定了下来。

  我嘿嘿笑着说道:“师傅,我们帮你得到黑鳞奎妖蛇,你奖励我们什么了?”

  老神棍脸色灰常的难看,哎!没有办法,老神棍你老平常还不是“趁火打劫”,你也尝尝这样的滋味。我心中也是灰常的高兴。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啊!过了这村可就没有这样的店。现在不敲还什么时候敲了?

  老神棍咬牙切齿说道:“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徒弟,你看贱人怎么不提要求?......”

  老神棍话还没有说完,贱人已经停止了动作。眼睛发亮的看着我,对我竖起了大拇指。我知道贱人的潜台词:“还是帅哥高。我怎么没有想到了?”

  老神棍现在看见贱人同志也停止动作,知道必须要出点血了。他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说道:“不要你们画符篆和阵盘。”

  “我艹!!老神棍的算盘打的可真精啊!我们的提成他得了八成,另外还得给他画100张符篆,贱人得给他做10个阵盘,现在只是取消符篆和阵盘。他真真真是把我们当成3岁小孩啊!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我和贱人聊着天:“贱人,这次回去了,我们去海南玩一下,放松放松。”

  贱人答道:“那是当然。帅哥这次小皇帝詹姆斯可真牛了......”

  老神棍气急败坏的说道:“这次提成我不提了,全部都给你们好了。在要就没有了。”

  我接着贱人的话题继续说道:“是啊!在1比3落后的情况下居然连下三城。获得总冠军。”

  “三才阵”内,那黑鳞奎妖蛇对准那内丹吐了一口气,那内丹发出更加灿烂的火光冲向那“三才阵”。那阵发一阵暗淡,那黑鳞奎妖蛇见此,它鸣叫更急,一时间,阵内火光大盛,眼看黑鳞奎妖蛇就要破阵而出。

  老神棍再也不敢拖了,口中恶狠狠吼道:“妖蛇收拾了,四六分。”

  我大声喝道:“师傅,我来也!!”

  我手一挥,我眼前出现数张符篆,在空中散发出强大的威势。隐约散发出雷霆之威。这可是我压箱子的“雷霆符篆”,对付这样的妖可是正好克制之物。

  十几张符篆升到妖蛇的空中,渐渐形成了乌云压顶,无数股电光如银蛇飞舞,在乌云中穿梭,越变越粗,一股威压铺天盖地而来,那黑鳞奎妖蛇感觉危险了,整个身体盘成一团,黑气紧紧裹住了妖身。内丹也飞到黑鳞奎妖蛇的头顶,黑鳞奎妖蛇紧紧盯住自己头顶那团翻滚的乌云。蛇眼露出一种惧怕的神色。

  $)酷?}匠》网Z正Vn版:首*◇发jR

  风起云涌。那乌云中穿梭的银蛇已经变成水桶般粗细了,颜色金黄。就在此时,一道闪电,仿佛天空都被撕裂了,一片惨白,紧接着是一串霹雳巨响声,震耳欲聋。一霎间银蛇连成了线,哗的一声,那已经成为金黄色的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斜下来。劈在了黑鳞奎妖蛇身体上。

  黑鳞奎妖蛇的内丹已经暗淡,被黑鳞奎妖蛇急忙吸进口中,头上的角已经被劈断一根,围绕在鳞奎妖蛇身上的黑雾已经稀薄的看不见了。上面已经有几道血口子,正流着血。

  空中再次聚集了一大片乌云,那银蛇继续在乌云中穿梭。鳞奎妖蛇眼露绝望的神色。突然那鳞奎妖蛇放开自己的身体,蛇头匍匐在地,朝我们接连三次。

  在我神识里面传来一个男性的声音:“上仙饶命,我愿意做你奴仆,请你饶我一命。”

  我艹!真的修炼成妖了。我收掉了空中的符篆。

  老神棍看了我一眼,他当然也收到了信号。只是眼色不怎么高兴。

  贱人却兴奋的拍着我说道:“帅哥,你牛X居然收个妖做奴仆。”

  我也小小兴奋了一下,我在神识里面对鳞奎妖蛇说道:“既然你要做我奴仆,我就要在你身体里面下一道禁制。不然我怎么相信你。”

  鳞奎妖蛇沉默了一会,在神识里面回答到:“好的主人。”

  我对鳞奎妖蛇说道:“你放开心神。”在“三才阵”中鳞奎妖蛇身体黑光全部散尽。露出漆黑的身体。

  我用手指在空中画了一符篆,最后用我的精血做引。一道红光一闪从鳞奎妖蛇的头顶进了身体里去了,鳞奎妖蛇感觉身体里面多了一个东西,现在只有死心塌地的跟着这个年轻的小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嘉陵月色说:

这几天家有考生选学校。弄的我也紧张,更新来迟。就更2000字了。望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