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宫殿矗立在一片怪石嶙峋之中。悬崖峭壁之上。,由于地势太低了,我们在这里就看的一目了然,黑色雾气弥漫不散,被晦暗的光一照,隐隐约约看见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宫阙中阙台、神墙、碑亭、角楼、灵台一应俱全,琼楼玉阁,巍峨雄浑的矗立在黑色雾气之中。那宫殿的门口紧闭,在宫殿上空中黑色雾气浓郁的滴出水来了。滴滴答答滴在那宫殿顶上。

  要到那片宫殿,必须要过一片黑色的森林。我们师徒三人就朝那片黑森林走了过去。向那宫殿的方向走去。

  黑森林不知道是什么树木,树木笔直,树干上面有荆棘,树叶呈针状。树林黑牙牙的压在了头顶,沉闷压抑。偶尔从树枝透下来的光也是晦暗不清,突然听见“唰唰”之声不绝于耳,老神棍走在我们的前面,我走最后面,老神棍大喊一声:“快退。”说完就推开我们二人,就发疯朝森林外面疾驰,那疯跑的模样。“嘿嘿”可真有点像疯狗,没有一点点世外高人的模样。老神棍你要注意你的气质。

  贱人一懵,也急忙跟着老神棍跑了出去。我反而跑在了后面,我也急忙跟了上就跑。我扭头一看,我立马也如上足了发条。也如一条疯狗一样,一点也不输于老神棍。向黑森林外面冲去,借着昏暗的光可以看见我们后面是一大群的乌黑的蛇如潮水般的涌了出来,三角形的蛇头,绿色的蛇眼闪着幽光。远远就闻见一股蛇的腥气。

  一条条蛇已经张开嘴,露出了獠牙。蛇的身体一弓,身体就弹了起来,居然在空中滑翔飞了过来。我可不敢用手去拨,急忙双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圈,推了出去,那圈在空中化着了一个燃烧的圈子,照的森林一片光明。我看的身体一片发麻,只见那地上密密麻麻都是这种黑色的蛇。根本就看不清楚地面。

  我争取了这宝贵的几秒钟,跑出来森林。终于惊魂稍定,轻呼一声,老神棍和贱人瘫坐在地上。我捡起地上一段枯枝,把一条飞出的黑蛇击飞了出去。一条蛇已经一口咬住老神棍的长袍。我急忙用枯枝敲打,贱人扯住那黑蛇的尾巴使劲的往外扯,那黑蛇口里有獠牙,一时摆脱不掉,连同它的身体,都被贱人扯了下来。贱人轮圆了胳膊,把那黑蛇狠狠摔在了地上,那蛇头已经摔扁了。贱人唯恐手底下稍有停留,这黑蛇会顺着爬上来咬他手臂,捡起一段枯枝,从那黑蛇的头顶插了下去。把那黑蛇钉在了地上。那黑色的黑蛇身体一下子就缠住了那枯枝。恶心的扭动。

  老神棍在一旁看得清楚,早就从他宽大的袍子里面拿出一条铁棍抄在手里,大喊一声:“我日,你去死吧!”我艹!老神棍居然也骂起脏话了。老神棍手中的铁棍带着一股疾风,迎着半空飞来的黑蛇砸去。

  .q更Pd新A.最$a快上0|酷匠网;

  在半空中那黑蛇接了个正着,那黑蛇已经被老神棍一铁棍砸飞出去。那黑色的黑蛇笔直地撞到了岩壁上,只听见“啪”的一声,把蛇头撞瘪了。

  我对老神棍说道:“师傅好威猛,打得漂亮,师傅你老见多识广,这是什么蛇!”

  老神棍再次一铁棍砸飞一条黑蛇,口中说道:“这是黑鳞奎蛇,有剧毒,身体坚硬,传说生活在地狱之中,哪知道现在这里这么多。”

  我低头一看自己手中枯枝,现在已经短的没有多长了,面对层出不穷的黑鳞奎蛇,不禁骂道:“蛇没有多大,好硬的身体,真他娘的怪胎。”举目四下里搜索,想看看从哪找个合适的武器。

  谁知掉在地上的黑鳞奎蛇竟然还没有死,在地上滚了几滚,忽然抬起那已经被砸的扁平的蛇头,对我们声嘶力竭地吐出“嘶嘶”之声。这声刺耳之极,听得人心烦意乱。渐渐的那扁平的蛇头竟然鼓了起来。我不禁又骂道:“我艹!你们是打不死的小强吗?”

  贱人和我手中的枯枝已经断的只剩下一尺多长了,情况十分的危急,难道要我们用赤手空拳去和这黑鳞奎蛇搏动?老神棍恢复了世外高人模样,云淡风轻的拨打飞过来黑鳞奎蛇。他瞟看了我和贱人一眼。

  老神棍喊道:“乖徒儿,接武器。”师傅的道袍就像一个微小的百宝箱一模一样。我们丢掉了木棍接过老神棍扔给我们的武器。我和贱人一人手中一根铁棍。我们挥舞着铁棍,慢慢我们三人就聚集了起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们还没搞清黑鳞奎蛇是从何而来,天色忽然完全暗了下来。“嘶嘶”之声映出的清冷光线,那闪着幽光绿色的蛇眼愈来愈多。四周传来无数蠕动的物体撞动碎石所发出的声音,一声声“嘶嘶”之声直指人心,我心中立刻明白了,无数的“嘶嘶”之声就是在呼唤无数的黑鳞奎蛇聚拢。以至未能及时察觉,现在发现已经有些迟了。它们似乎爬得到处都是,我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包围圈。

  只见无数黑鳞奎蛇爬着,层层叠叠地挤在一起,都把蛇头昂起,口中吐着蛇信,动作迅捷,把我们围住。似乎是已经把我们师徒三人,当作了它们的美餐。只是被我们手中铁棍所慑,还稍微有些犹豫,只要等到我们体力衰竭,便会立刻蜂拥而上。

  我们师徒三人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勇猛,我们三人背靠着背,互相依托在一起,一些不惧死的黑鳞奎蛇继续冲了过来,被我们铁棍砸了出去。那些黑鳞奎蛇也在等我们稍有破绽,便伺机而动,一举冲将而来。它们体内含有巨毒,被轻轻蹭上一口,都足以致命。根本难以抵挡。

  我们都在等待,我们隐隐约约看见围住我们的黑鳞奎蛇后面,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黑鳞奎蛇,口似巨盆,眼如灯盏,它口中“嘶嘶”几声。那围绕我们周围的黑鳞奎蛇就像是听到了命令。疯狂朝我们扑了过来。

  不容我们再做计议,黑鳞奎蛇已经等不急了,完全不顾我们手中的铁棍,黑鳞奎蛇越逼越近,包围圈逐渐缩小。我们舞动铁棍的圈子越来越小,一旦用光我们的精力,我们身陷黑鳞奎蛇重围之中,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师徒已经到了危在旦夕千钧一发的时间。

  就在此时,我们师徒三人,一起抛出手中的铁棍,那三支铁棍已经飞出包围圈,牢牢的钉在地上。我们师徒三人盘腿而坐。手中一挥,一个圈子已经把我们罩在了圈子里面。

  那些黑鳞奎蛇全部都被挡在了圈外,我们口中念念有词,那插在外面的铁棍发出“呜呜”之声,三只铁棍齐鸣,渐渐的三只铁棍发出淡淡的光芒,光芒越来越强,慢慢的那铁棍整个都发出了光芒。就像是要融化这铁棍一样,三只铁棍发出三束光芒在空中聚在一起,一道璀璨的光芒如星辰一般。那光芒编织一到光网罩住了所有的黑鳞奎蛇。

  当铁棍发出光芒的时候,那条巨大的黑鳞奎蛇再次发出“嘶嘶”几声,那些黑鳞奎蛇都疯狂朝我们的光罩扑来过来,黑鳞奎蛇都吐出了黑色的雾气,那黑色雾气越来越浓,竟然在腐蚀我们的光罩,我们光罩也岌岌可危。老神棍和我们三人手掌相接,一阵白色烟雾升腾而起,老神棍口中轻喊:“移形换位。”一刹那间,我们已经出了三只铁棍之外了。

  我们到了外面,里面的光罩就被黑鳞奎蛇的毒气所破。我们都出了一道冷汗,要是刚才黑鳞奎蛇都出毒气,我们怕坚持不了这么久把所有的黑鳞奎蛇给引出来。现在我们师徒三人布置的是一个“三才阵法”。三才阵是以天、地、人“三才”冠名的阵法。

  现在所有的黑鳞奎蛇吐完了毒气,感觉它们都萎靡不振。哦原来是这样的。毒气是他们的最后的保命绝招。当然轻易也不使用出来。现在这些黑鳞奎蛇都卷曲着自己的身体,把那只巨大的黑鳞奎蛇围在了最中间。

  现在在光芒下面,把那只巨大黑鳞奎蛇看的清清楚楚,那巨大的黑鳞奎蛇也卷曲了身体,它身体非常巨大,黑的发亮,那黑色的鳞甲有盘子般大小,一张巨口,一对獠牙支出了嘴外。一双绿幽幽的蛇目发出冰冷的光芒,怨恨的看着我们,时不时吐出蛇信。那巨大的蛇头长出了一对五寸长的角。师傅喜道:“居然长成蛟了,大楷有五百多年了,都成了妖兽了,还不错。还不错”老神棍眼睛又发光了。仿佛一大堆的金钱扑了过来。我艹,我真不知道老神棍是怎么想的。

  老神棍双手一搓,口中喊道:“起”,“三才阵法”散发出一道道火光,向阵法中黑鳞奎蛇席卷而起,一阵阵嘶鸣声,一阵焦臭恶心的气味过后,那些小的黑鳞奎蛇都已经全部烧死在阵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