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神棍说这里就是魔王的真身埋葬之处。我想这是不是太简单了。

  刚才魔王只是在我的识海里面给我的一击,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脑海里面感受到一丝他的画面,魔王就只看了我一眼,我就受伤,真是太牛X了。

  但是我还是有点不相信,这里就是魔王真身埋葬之处。我刚才脑海里看见的地方那可是尸山血海。如果这样就找到魔王真身埋葬之地,那么也太简单了。

  我对老神棍说道:“师傅,这里就是魔王真身埋葬之处。是不是太简单了?”

  老神棍脸色慎重的说道:“当然没有这么简单,我们现在只是到了魔王真身埋葬之处的外围,真身不知道在地下多远多宽去了,传说魔王会在九幽十八地。”

  传说九幽是指最低处和他仙界是对应的,所谓的:“天有九重天、地有九重地,”幽字有幽静,幽暗隐藏之意,九它是数字单数中最大的数字,在数中最尊贵,所以有“极限”之意。九幽是指地底最深最深处,所以现在这魔王就应该隐藏在地底最深最深处。

  既然那么深远,我们怎么才可以找到了,贱人问道:“师傅,那我们怎么才可以找到魔王真身了?”

  我突然看见老神棍眼中一亮,我心中暗道:“不好。”这个眼色我心中太清楚了。这眼色和金钱一定是有关联。每次一看见金钱老神棍就会有如此的眼色了。老神棍口中喃喃的说:“这下发大财了。”声音细微的几乎听不见。我刚好站在他旁边,又看见老神棍发亮的眼睛。才留神观察。我心中暗暗“骂”道:“老神棍,你什么时候都在想钱啊!”

  ***************************

  青木道长看见眼前这诡异的血红色的大幕。眼中突然一亮,心中想道:“发财了,发财了,魔王可是在魔教中修炼顶端人物,他真身之处一定有顶端的宝物。现在末法时代,太难遇见这样的机会了。里面的宝物众多。这可是天赐良机啊!

  如果寻到几件宝物,一拍卖我就会成为当今修真界首富;如果寻得天材地宝,我现在的境界就要提高一大截,那么就会成为这个地界修真第一人,那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跺脚整个修真界都要抖三抖的牛x人物,所有的人都要仰我鼻息而生活;如果找到那些传说中的仙丹妙药,那么我就平步青云,白日飞升。成为仙人。如果.......”

  眼前一片金光,一座高耸入云的龙椅上面正坐着头戴云髻,身穿金色的道袍的青木道人。他的面前跪着一大片的的人,有昆仑,少林,武当,崆峒,蜀山,青城,峨眉,等等。他们虔诚的喊道:“拜见青木大仙人,祝青木大仙人千秋万世。恭喜你一统江湖,千秋万载,万岁。万岁。万万岁。”青木道长高兴的哈哈大笑。他眼角余光看见旁边站着两人没有跪,于是眼露不喜之色,推了两人一下,口中喝道:“你们怎么没有跪,来人啊!拖出去宰了。”

  贱人根本没有防备,差一点被老神棍给推到在地。他问道:“师傅,你怎么了?宰谁啊?”

  青木道长才如梦方醒,他擦了擦嘴角一大片的口水,清了清嗓子,说道:“当然是宰了魔王的真身。”

  哎!这老神棍睁眼说瞎话。你那垂涎三尺的模样欲盖弥彰的表情哪个还不知道。你是钱财动人心啊!!

  贱人问道:“师傅,我们现在怎么办?”

  现在老神棍一脸的悲天悯人,济世救人的神色说道:“我们是道家之人,道家的宗旨是,济世救人,降妖除魔。我们当然要进入腹地找出魔王真身,降妖除魔,换这里朗朗乾坤。无量寿尊”

  假,太假了!师傅你说这话一丁点都不脸红。你那“岸然道貌”的样子也太虚情假意了。你怎么就忘记刚才骂我们惹事的模样。我怀疑老神棍才是真正的“画皮”的人。我真想撕他的脸看哈,到底是几层脸。

  ***************************

  我们在老神棍的带领下朝那座高大的红色坟墓走了过去。现在我们离红色坟墓就十米左右,看见坟墓前面离了一块高大的黑色的墓碑。那墓碑上面就七个血红的大字,“杀,杀,杀。”那七个杀字,给我们一阵寒意。

  那血红的“杀”字在黑色石碑上面仿佛就要流出来的感觉。那七个“杀”字就如同一把把出鞘的锋利的宝剑,感觉整个天地之间就只有那七个“杀”字的萧杀之意了。

  老神棍叹说道:“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七杀碑”记载一模一样。果然不同凡响啊!就凭这七个杀字。就可以诛杀人于墓前。这“七杀碑”跟我们道家佛家所立的道碑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为了镇杀。”

  话音未落,突然那“七杀碑”带着浓厚的血腥气迎面扑来,那石碑上面七个血红的七个“杀”字从石碑上飞了出来,化成七把带着凌冽的杀意的血色红剑,带着血腥在空中构成一张剑网,呼啸着向我们围杀过来。

  V6酷%匠网S永!久f免:(费4看0¤小N说/

  老神棍脸色风轻云淡,口中喝道:“来的好。”只见他右手道袍轻轻一挥,在我们面前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一道无形的屏障就在我们面前升起,那七把剑就刺在空中,一点都刺不下来。

  老神棍口中念念有词,右手轻弹,几道闪着金光的光点飞了出去。和空中的剑光交织在一起,只听见“铮铮”几声,那七道由“杀”字组成的剑阵。已经在空中破碎了化成了淡淡的血影,飞回到石碑上面。现在再看那“七杀碑”上面那七个“杀”字已经没有刚才那么霸气,显得无精打采,血光都暗淡了。

  老神棍手捧七颗金豆,也是一阵心疼,那金豆已经漆黑了,这可是他精心炼的法器,现在被这“七杀碑”的血光给污染了。这可也是要十几年的苦炼才来的。

  又离红色坟墓又近了一步。我们刚蹋出一步。眼前景色已经消失不见,眼前升起一道黑色的浓雾,那浓雾中夹杂着凄厉的鬼哭的声音,渐渐就看不清方向。老神棍几张符篆拍了出去,那符篆在空中闪着一阵光芒,一声声霹雳的响声过后,眼前那黑色浓雾变淡,最后就消失了。

  我们已经在红色的坟墓面前。眼前血红色坟墓非常的高大,就好像是一座山丘,我们师徒三人站在面前,人仿佛变的非常渺小,以至于有了跪拜的想法。

  那血红色的坟墓,整个坟墓上面没有一丝有生命的东西,非常干净的没有长一根草。那红色坟墓上面红色物质看起来很润泽,好像是刚刚泼上去热血的感觉。好像随时都有流出来的样子。

  血红的坟墓正冒出淡淡的黑气,那黑气一呼一出,那黑气就在坟墓周围凝聚而不消散。好像这个坟墓是有生命的感觉。

  我问老神棍:“现在怎么办?那里是坟墓的入口。”

  老神棍抚摸着自己的胡须向前面看着说道:“有人知道怎么进这坟墓的。”

  我顺着老神棍的眼光看过去,只看见贱人正围住这个坟墓,口里念叨着,手里掐算着,一会上前几步,一会退后几步。时而微笑,时而皱眉,哎!我怎么忘记了贱人这个阵法大师了。

  过了大楷半个小时,贱人脸色放晴。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玉盘,在玉盘上面虚画一个个符号。在坟墓面前几个方位上摆了不同的物件。有金,有木,有水,有火。在退后几步,一道道法决飞出,双手翻飞不停,双指如拨动的琴弦。顿是金光大作,那些金光在空中组成一个个符号,撒播出去。

  贱人头上已经是大汗淋漓,可见这个阵法消耗了贱人大把的精力。贱人最后抓起坟墓前面一把尘土,向坟墓撒了过去。口中喝道:“还不给我破,更待何时。”

  那尘土在空中飞杨,随着贱人的话语,那些尘土就如有生命一般化成一道光芒,飞进坟墓了,眼前升腾起一阵迷雾,听见“咔咔”几声巨响。我们眼前一花,我们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眼前所有的景色都变了模样。

  ********************

  我们现在站在一个悬崖的旁边,四周景色幽暗,一大片的黑色森林,在那片黑色森林上空一大片黑色的云雾。

  这里的山凹凸不平,山势陡峭,如刀砍斧削,高耸如云,非常的险要。偏地的荆棘密布。就是没有看见一颗草。这里一片死寂。没有听见一丝鸟儿的啼叫声,只听见阴风飒飒的声音,四处黑雾漫漫看不清方向。

  悬崖下面就是一条河流。那河水看起来也是一片幽黑。对面一座高大的宫殿。那红的如血的柱子在这里看起来有说不出的诡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