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贱人带着老神棍来到了“七里岩”老树林。在这炎热的夏季,外出的人都很少,就我们三人站在了老树林的旁边。

  老树林路口的条石已经失去了灵性。那光滑的石板路已经长满了杂草。整个阵法已经失去了震慑作用了。

  老树林也已经变了样子,一边的树林树叶已经黑的发亮,隐隐约约一股黑气在空中环绕,树叶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半边林子里面一片死气沉沉。听不见任何一丝生物的叫声,连昆虫的声音都没有,一片死寂。

  另外一半的树林却绿的发亮,枝蔓在空中肆意伸展。蝉在树枝上拼命的叫着,仿佛告诉夏季的炎热,各种昆虫的鸣叫声,给这半边树林增添了无尽的活力。显得一片生机勃勃。

  一只鸟飞过了那一半树林的上空,突然,一股黑气从树林中飞了出来,在空中幻化成一只大手,一把抓住那飞翔的小鸟,小鸟在那团黑气中四处乱飞,终究飞不出那团黑气,黑气散开的时候,那小鸟不见踪影,只有一些零散的羽毛在空中乱飞。

  “血食。”老神棍脸色已经变了。他口中骂道:“你们两臭小子,怎么接了这么麻烦的事情,在电话里面你们说的轻飘飘的。”我心里嘀咕道:“我说的严重,你还会来吗?”

  老神棍继续说道:“你们知道不?据我们门派秘闻记载:“九阴穿月”是传说中魔界为了复活魔王而设的阵法,他们贯通天地借用太阴之力来复活。复活以后血食千里。千里以以内没有人烟,生灵涂炭赤地千里,复活的魔王有通天彻地的威能。那个时候除非大罗金仙降临,世上就没有可以制服的了。你们昨天晚上遇见的不过是他手下。就如此厉害,真正魔王复活我们师徒三人连塞牙缝的资格都不够。现在魔王就差一步就有可能复活。”

  我打断老神棍的话,我说道:“师傅,厉害关系我们都知道,这不都有你在嘛?我们才敢什么活都敢接,就是因为我的后面站着我们智勇双全,英勇无双豪气冲天英明神武世间少有有勇有谋百折不挠一身正气万夫不当无所畏惧顶天立,英明神武,武功盖世,天下无双。当今修真界第一的牛人我们的师傅,师傅老人家怎么会想不到制服的方法?贱人你说是不是啊!”我踢了一脚听了老神棍的话还在发呆的贱人。

  贱人才如梦方醒。双手都竖起了大拇哥。口中说:“帅哥说的太太太太对了,天下那有我们师傅不知道的事情?哪有我们师傅不能解决的事情?”

  老神棍笑骂道:“你们这马屁拍的,看样子师傅不出力是没有天理了”

  老神棍笑着摇了摇头,一张符篆在手中燃烧。一层迷雾在我们身旁升起,渐渐我们就消失在一片迷雾里面。

  老神棍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书籍,口中念念有词,一阵灵光闪动。那书籍在空中慢慢打开,一篇篇字迹就像是活了过来一样。老神棍看了一会,指着一篇说道:“解决的最好方法就是,找到魔王的真身,用极阳极刚之物,刺进魔王心藏即可。”

  这不是废话吗?那也要知道现在是什么魔王啊?要刺死魔王,也要知道魔王真身到底在那里?

  老神棍散去眼前的迷雾,我们三人都陷入沉思。面对眼前的的老树林一筹莫展。突然我眼前灵光一闪,我似乎抓住了一点什么,却又不怎么清晰。仿佛很近又仿佛很远。

  我看着老树林眼前条石,已经没有昨天的灵气。树林那条笔直的石板路已经长满了杂草,这个阵法已经破败不堪了,隐约有黑气进入那半块老树林。

  我思路一下子豁然开朗,我抓住了刚才的思路。我高兴跳了起来。对,一定是这样。我怎么可以这么聪明。

  贱人和老神棍吃惊的看着我,我收敛了一下灿烂的笑容,清了清嗓子。故着深思的状态,说道:“师傅,师弟,你们现在看这个风水阵法已经怎么样了?”

  贱人看了一眼眼前的阵法说道:“这个阵法没有破坏之前,那一定是巧夺天工的前辈高人锁布置的。现在由于前面人为破坏,现在已经破败不堪了,早已失去了锁魂压鬼的作用。现在提这个还有什么作用?”

  我嘿嘿笑道:“既然当初是为了锁魂压鬼,现在既然阵法已破,为什么里面的鬼不走,反而越聚越多了?难道它们还想被聚在一起被压或者被消灭吗?难道他们这些鬼魂有喜欢被虐倾向?喜欢那个.......”

  *最7新◎Y章节"?上}y酷)●匠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老神棍哈哈大笑道:“我明白了,魔王真身原来就在这个阵法里面。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就在我们的面前。那么当初这个“四象阵法”其实不是为了镇压里面的魔王,而是锁住外面的邪魅给这魔王复生的机会。”一通百通。

  我不遗余力的拍着老神棍的马屁:“师傅就是师傅,姜是老的辣。一眼就看破了阵法的妙用。小徒佩服的五体投地。我对师傅的敬仰如长......”

  老神棍一抬手打住了我的话:“打住,打住,每次都是这个梗,耳朵都听的出茧子了。换点有新意的来听听。”

  既然知道魔王真身就在老树林这半边,我对老神棍说道:“师傅,既然老树林这边半块是魔王真身,那么那边半块会是镇压的谁了,为什么她会在鬼王出手的时候,暗中助我一臂之力。”

  老神棍说道:“既然和我们没有敌对面,我们且不管她。先进去看哈再说。”

  师徒三人蹋进了老树林,一片黝黑之地,树林里太过于安静,原本存在的风声,蝉声都彷佛于这里永世隔觉,老树林里只有空荡荡的带有血腥味的空气中,不时扩散着几声凄厉的鬼的呜咽声,又似乎是亡灵在做最后的挣扎,似乎又听见有人临死前的求救声。

  老树林里千年古树枝桠参差不齐,在黑色的雾气中仿佛就是厉鬼伸出的厉爪。老树林中黑色的雾气越来越多,黑色的雾气将太阳遮住,仿佛在进行最后的酝酿,整片老树林被笼罩在黑暗之中。

  老树林中原有的张牙舞爪的树枝也被浸泡在一片黑色死光之中,偶尔扭动一下,显得那么狰狞。老树林深处黑色雾气越来越浓,脚下枯枝败叶也越来越厚,仿佛千百年来都没有人来过一般。我们慢慢走到了老树林深处。忽然,有一丝黑色的光从老树林深处中射了过来,那丝黑色的光芒泛着鲜血的红色,带着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

  老神棍一张符篆甩了出去,在我们前面一阵电闪雷鸣,老神棍用了一张高级的雷电符篆,终于把前面黑色的雾气轰散开去。

  而后,黑色浓雾慢慢的开始退出我们的面前,我们面前一点一点的呈现,出现在我们师徒三人面前是一座高大的坟墓......那坟墓是......红色的,对的,我们面前是一座高大红色那坟墓,那红色的的坟墓好像是无数人的鲜血刚刚浇灌的,红的刺人眼目,那红色的坟墓散发着一种邪魅之气。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一种凶恨的戾气。

  一丝丝黑气正从那红色坟墓散发出来。在空气中凝结。散发。我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坟墓在呼吸。我仿佛看见无数尸山血海在翻涌滚动。在这尸山血海中站着一个顶天立地浑身散发着凶狠的戾气的中年人,他身穿一件白色长袍,长袍的襟摆上绣着红色骷髅头,右手两个手指夹着一把红色的宝剑。那红色宝剑上面还滴着血。他的左手正拿着一颗跳动的心脏,他脚下还踩着无数的人,那些人的脸上露出惧怕,惊恐的神色。

  我在抬头看他的脸,他的脸我只能看见半边脸,另外半边被头发遮盖住了。看不清。那半边脸却是非常英俊的人。那英俊的中年人一甩头,头发飞杨,我看见了他的另外半边脸,那是美到极致的女人脸。这样却感觉不到美,反而是一种诡异。突然,那诡异的人仿佛发现我在看他一般,他朝我看了一眼。

  我大叫一声,我眼前一黑,感觉宛如重物击打了我额眼睛,我双手按住了我的眼睛。贱人听见我在叫,他转身看我,他也惊呼道:“帅哥,你眼睛怎么了?怎么在流血啊!”

  我感觉我眼睛有热辣辣的液体在流出。当时我以为是眼泪,现在听见贱人说是流血。我才知道我是在流血了。我心中暗骂:“好厉害。”

  老神棍已经在我眼前空中虚画,他手指闪着淡淡的灵光,口中念道:“散”。一道金光进入我的眼睛,我感觉眼睛一阵清凉的感觉。眼中有说不出的舒服。顿时感觉好多了。

  老神棍冷笑道:“到了,这就是魔王真身所在之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