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人脚下一勾,勾住了李云生的小腿往后一勾。李云生向前倒了过去。贱人就压在李云生的身体上面。手中一个“老君倒骑青牛”的法指压在李云生的背上。李云生顿时就爬在地上动弹不得。慢慢又昏睡了过去。

  我手指一弹。一溜火光飞了出去。那空中的八卦阵形的符篆熊熊燃烧了起来,化成一团金色的火焰。那火焰如同九天的圣火,仿佛可以燃尽世界这一切污秽的东西。那黑色的雾气中的鬼影一接触这火焰。就如白雪遇见了大火。立刻就消失了。片刻之间这小院的黑气和鬼影都消灭的干干净净。

  门外那团黑色的雾气在月光下也黯淡了一点。黑如稠汁的雾气在变化,渐渐变的凶横起来。一时间鬼声大作。那黑色雾气化成一只口生獠牙。头长一对弯角,铜铃似的血红眼睛,他身体冒着黑气,双手指甲墨绿色。各自拿一段白森森的枯骨。一步一步蹋了进来。进了小院他身形逐渐拔高,逐渐和屋顶一般高大。

  他狞笑道:“受死吧!”两端枯骨带着血腥之气,狠狠砸向我的脑袋。我一侧身体,向旁边一跃,躲过那白色枯骨,手中一指,一把我把手中的符篆再次抛出,十几张符篆的威力化为一片火海向这巨鬼席卷而去,其中里面还有我画的“剑符”。“金针符”夹杂在里面,在夜色的掩护之下,金针细微正是偷袭的好时机。

  那巨鬼根本不避我的火海攻势,他身体黑色雾气就是最佳的防御,火攻在上面就起一点点涟漪,根本不起什么作用。那巨鬼暗自得意,这小子除了符篆攻击。还有什么了?现在还是这么单一火攻的符篆。

  巨鬼突然听见剑破风的声音,一把锋利的剑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急忙退后,可是后面已经多如牛毛的金针正向他疾射而来。

  巨鬼大喝一声,身体黑气暴涨,硬生生受了我这“剑符”和“金针符”的攻击。

  一阵火光四射,顿是那巨鬼升腾的黑气变的稀薄了起来。连高大的身形也变小了许多。

  巨鬼好多年都没有吃过这样的暗亏,心火已经升起,他口怒吼道:“找死!”在他身上的黑气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露出一身枯骨。浑身长满了红毛,只有两只骷髅眼睛冒出绿油油的火光,一股凶狠之气,凌冽而出。

  那骷髅把手中的枯骨抛向了空中,一只骷髅手指一点那空中的枯骨,两根枯骨便叠合在一起。一声呼叫,一团黑色的光芒大盛,黑气从枯骨之上冒了出来,鬼哭声凄厉无比,仿佛无数怨鬼齐哭,一股怨气铺天盖地而来。

  那本来已经昏睡的李云生听见这鬼哭,再次站了起来,想走出门来。贱人扑了过去,贱人想再次勾到李云生。可这次李云生居然勾不倒,他居然一掌劈向了贱人,贱人可不敢使劲,只好躲避,这样一来,贱人就处于下风。

  那枯骨已经带着无比的怨气凶狠的击了过来,远远就闻见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我手指一勾,我的一滴血弹了出去。正中了李云生的额头上,李云生一声“嘤咛”。倒了过去。

  我错身一闪,左右手五指均收伏在掌心。脚一跺一下往前用力跩去,一气呵成,口中喊道:“起。”七道光芒冲天而起,和天上的北斗七星相呼应。

  一股股星光之力源源不断的扑面而来,道教称北斗七星为七元解厄星君,居北斗七宫,即:天枢宫贪狼星君、天璇宫巨门星君、天玑宫禄存星君、天权宫文曲星君、玉衡宫廉贞星君、开阳宫武曲星君、摇光宫破军星君。

  这七星的星光之力带着一股萧杀之力横扫过去,带着摧枯拉朽之力。

  那骷髅一见这星光之力,他手中升起一面黑色的小幡,小幡升到空中变成了几丈高的巨幡,上面黑气翻滚,各种无数鬼魂在嚎叫,一时间鬼哭大作,阴风阵阵,腥臭扑鼻。仿佛到了人间地狱。闻之令人心惊胆颤。

  那骷髅大声喝道“聚。”一阵阴风刮了起来,无数怨灵在哭啼,只见无数道黑气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都向这巨幡扑了过来,和着幡上的鬼魂化成一道黑色的巨流,向七星的星光之力扑了上去。

  一时间星光和这黑色巨流交织在一起,呈胶着状态,毕竟这星光之力是主神,带有神力。这黑色巨流已经慢慢后退了。那骷髅再次点向空中的巨幡。那巨幡再次冒出一股黑气,这黑气在空中凝集,慢慢遮住整个空中。

  星光之力越来越暗淡,那股黑色巨流渐渐壮大了起来。我抬头一看,整个空中被黑色雾气遮挡,看不月亮星空。

  好深的算计,我口中冷笑。我手指一划,食指冒出淡淡的血液。我朝空中虚画,一个血红的圆圈发出万道阳刚之气。炙热燃烧着整个空间,靠近它的邪魅鬼怪还来不及吆喝一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远去周围的黑气已经燃烧殆尽,一个大窟漏出现在我们屋顶上面,星光透过窟漏照在屋顶,我翻身上来屋顶,掀开屋顶的瓦片,让星光直接照到七盏油灯上面。星光之力大盛。那黑色巨流节节败退,

  那骷髅一声厉嚎。所有黑气聚在骷髅身体上,化成一团黑色光芒,快如流星一下子消失在天际。

  我和贱人都擦了擦汗。总算是熬过来了。

  天边露出了鱼肚白,一轮红日跳了出来,今天又是个好晴天啊!!!

  ****************************

  我对贱人说道:“喊老神棍来算了。”

  贱人看现在的情形也只有喊他来,本来以为轻轻松松挣点钱,哎!出师不利啊!想到老神棍爱钱如命的性格,估计这次我们俩又没有什么搞头了。

  果然不出所料。我一打通电话说了情况,老神棍直奔主题:“小帅啊!你知道师傅的出场费吗?你就私自接活,现在搞不定就找为师了吗?你们自己搞定就好了。”

  _@酷匠*r网首)发Q

  我咬牙切齿道:“五五飞成。”

  老神棍云淡风轻的在电话里面说道:“这是钱的问题吗?这是原则的问题。”

  我脸直抽抽:“四六分了。”

  老神棍叹息的说道:“谁叫你和贱人是我唯一的两个徒弟,徒弟有难,师傅怎么好意思不出马。这样就二八分成吧,这次本金太少了,回来的时候,小帅你给我画100张符篆,贱人就给我做10个阵盘吧,等下到重庆机场接我。”

  我还没有来的极说话,老神棍不由分说就把电话给挂了,不由分说不由分说啊!!!!!!!!!!!!!

  我和贱人呆如木鸡坐在了地上。泪水哗啦啦的流啊!!!!

  有这样的师傅吗?

  有这样“黑心”的师傅吗?

  有这样“丧心病狂”敲诈徒弟的师傅吗?

  这个时候有短信提示,我一看是老神棍发的他的银行账号,我恨不得提起手机给摔了。

  我和贱人怒不可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怒发冲冠,怒火冲天,怒目横眉,怒目切齿,恶向胆边生,怒气冲冲,怒气冲天,怒气填胸,恼羞成怒,怒形于色,勃然大怒、冲冠怒发。

  我们两破口“大骂”,..........此处省略无数个字。

  骂得我们声嘶力竭,气若游丝,我还不忘乖乖的给老神棍把钱给打过去。老神棍回了消息,钱已收到,马上出发,乖徒儿,还发了一个笑脸的表情。

  我们再次破口大骂,再次意淫了老神棍无数次。满清的十大酷刑已经被我们轮流用了个几千遍。皮鞭,钉子鞋,滴腊,最后叫老神棍穿着丁字裤给我们跳艳舞。想到高兴处,我们哈哈大笑。

  哎!在我们心里,老神棍已经被我和贱人“挫骨扬灰。”

  *************************

  重庆机场,远远看见师傅,阳光笼罩周身,蓝色的长袍襟摆上绣着银色的流动的花纹,巧夺天工,精美绝伦。洁白的胡子随风飞舞,更显其飘逸出尘。,随着步伐似水般摇曳流动,在空中似乎也击起了细小的波荡。仙鹤羽毛般雪白的头发,儿童般红润的面色.师傅一副好皮囊。真是如天上谪仙下凡。

  我们立刻调侃师傅,贱人摇头指着师傅说道:“这老头年老体衰了。”

  我竖起大拇哥道:“还不错老当益壮。”

  贱人接着摇头:“已经暮景残光!”

  我轻拍贱人肩膀说:“这不返老还童。”

  贱人一声轻叹道:“耄耋之年了!”

  我再次竖起大拇哥口中赞道:“老当益壮!”

  贱人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说道:“老态龙钟了。”

  我满脸惊喜。双手高高举起大拇哥激动万分说道:“鹤发童颜啊!神仙般的人物啊!你没有看见?”

  师傅手一举,压断我们要继续调侃的话。做出愤怒状,骂道:“滚犊子,王八羔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嘉陵月色说:

“厚颜无耻”再说:喜欢就推荐,喜欢就推荐,喜欢就推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能追书就更好。能解封当然是好上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