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孃孃说道:“我亲戚那家儿子,是去赶场,当晚没有回家,打电话打不通,家里人以为住在街上。结果第二天早晨就死在了老树林,我去帮忙的时候,我看见死人的脸,我现在都还记得,脸上是惊恐之色,应该是害怕到极点了,没有一丝鬼魄之气。人死之后,有一魄不会当时就离体的。他身体一丝都没有。干干净净的,横死之人,都有些不甘心,何况他刚有了小孩,都会跟着家人。可是他没有。当时我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想来是非常奇怪,蹊跷。”

  我点了点头,我问了李云生的妈妈:“文奶奶,李小叔生辰八字是多少?”

  文奶奶想了一下说道:“我家老二是1964年农历6月6日丑时。”

  文奶奶报完李云生的生辰八字,我心中顿时嘎登一下,我艹。真正的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四柱全阴啊。(即使在阴年阴月阴日,时还是有阴有阳。可是李小叔连时辰都是阴时。这是因为全天的时辰分布均匀化。它的奇偶数分配是规律的,奇数阳,偶数阴。如果是丑时,卯时,巳时,未时,酉时,亥时那就百分百是阴时。与阴年阴月阴日再加阴时,那就叫四柱全阴。)

  现在李云生就是个“阴人”啊!最容易招鬼。但是也是鬼最喜欢的类型。

  我忙着问廖孃孃:“廖孃孃你家亲戚是什么时辰生的。”

  廖孃孃想了一会说道:“1984年农历7月6日卯时。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给他安排丧事的时候。她妈妈告诉我的时候,我还说了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四柱全阴。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我已经起了毛毛汗了。我追问道:“你们谁知道那几个人是什么时辰生的。现在李云生是第几个了。”

  廖孃孃想了一会儿,她肯定的告诉我:“以前一共死了8个。李老二是第九个。”廖孃孃是通灵人,有时候兼职做风水师。所以她记得清楚。

  现在应该大楷知道一点点了。贱人脸色已经发白了。他颤抖声音问道:“是不是真的那样的事情?”

  我无奈点头道:“八九不离十了。”

  贱人已经冲出来房间,我急忙喊道:“你去干什么?”

  远远听见他的声音:“我到李小叔房间。”

  我对其他几个人说道:“文奶奶,李叔叔,你们几个现在都去李叔叔家里去住。今晚听见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

  看见我如此慎重。他们都跟随李云福去他家了。整个房间就只有我和贱人。还有躺在床上生死未卜的李云生。

  贱人问道:“帅哥,你估计一下,你刚才想到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我叹了口气说道:“贱人,今晚做好准备就是了。”

  贱人骂到:“我艹,这次亏大了。”

  我再次叹口气说:“钱难挣,屎难吃啊!话糙理不糙啊!”

  说着话,我已经在房间里面点了七盏油灯,按天上北斗七星排列。摆下了“天罡北斗阵”。

  贱人也在李云生周围布下了一个个阵法。符篆。

  贱人说道:“帅哥,但愿是我们想错了。”

  我苦笑道:“想错了那当然是好。可是你也看见现在的情形。老树林里面那黑色的雾气。那诡异的怪风。还有这几年每年死一个人在老树林。一个确定的是1984年农历7月6日卯时,李云生是1964年农历6月6日丑时,不出意料那几个死人的生辰都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四柱全阴。9个“阴人”,你知道会是什么效果,“九阴穿月”那是传说中恶魔可以复生的阵法。如果成功,方圆几百里都会是鸡犬不留。那将会是人间浩劫啊。”

  我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还有你也看见新闻报到,长江中上游后天有一次月全食,这可以说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今天晚上必须要来取李云生的性命。现在就看我们守的守不住。”

  *************************************************

  月光如水,在“七里岩”的老树林上空。黑色的浓雾和青色的雾都相互对立着。那黑色的浓雾不断变幻着,刹那间那黑色浓雾已经化成了一个脸色苍白全身冰冷冷的中年人,身上黑气缭绕。他对对面青气喝道:“老妖婆,你就不怕我家主人醒了以后让你形神俱灭吗?我今天给你一个机会,以往的事情过往不究,我们联手除掉今天那两个臭小子。等待我拿下最后那小子的魂魄。凑成九阴尸。后天就是天狗吃月,这将是我家主人醒来的最佳时机。那时候,你和我主人都可以蹋入仙界,永享长生岂不快活。”

  对面的青气在月光之下越发的清亮。在这光亮中,那青气已经出现一个白发丽人。她容貌艳丽无双,就只是头发如高山之雪,白的晶莹剔透。

  她豪无感情的说道:“鬼王,谢谢你好意,你家主人和我先祖是定了盟约的。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家主人醒来,是要伏尸千里的,这样的杀戮我可承受不起。”

  那被称为鬼王的中年人冷笑道:“这些凡人如同蝼蚁一般。我们可是要蹋入仙界的,岂能在乎这些。你不要有妇人之仁。你们妖族还不是有吸人精血的?”

  白发丽人根本不理中年人,遥遥传来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却好自为之吧!”已经消失在一片青光之中,那老树林上空的青气也慢慢回缩,逐渐就消失在老树林里,老树林恢复了以前的模样。

  一阵风起,那中年人面色阴晴不定,转身一阵黑气涌来,那中年人已经消失在黑雾之中。

  刹那间那黑色的雾气发出千军万马的气势,一股黑如稠汁的雾气冲天而上。一下子遮住了月亮,在空中盘旋滚动,一时间从四面八方的阴气都聚了过来。无数凄厉的声音鸣叫。阴气森森。老树林半空中一片漆黑。

  一道金光升起来,想阻挡这黑色的浓雾。在这黑色的浓雾面前这金光就如风中之烛。浓雾中传来冰冷刺骨的声音:“螳臂当车,自不量力。”浓雾化成凶横无比的巨蟒一下子就冲破这金光。盘旋而走。

  *********************************

  夜已深,我和贱人正盘腿休息,突然门口一阵“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在这寂静的夜晚听起来有点渗人。这是我布置在门口的“惊魂铃。”

  我和贱人立马就站了起来。推开了门。

  C(酷#匠》网H正=o版"首6}发

  在月光下看的分明,只看见从老树林方向刮过一阵狂风,风中夹杂着无数鬼啸之声。一股黑如稠汁的黑雾已经杀了过来,月光一下子就失去了颜色,整个村落都笼罩在一片黑色之中。

  转瞬之间那团黑雾已经停在了大门口,雾中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这个就想难住我,这也太小瞧我了。”

  黑气已经化成了千万股黑色的丝线,缠住那红线,慢慢就侵蚀成黑色。黑色浓雾已经挤满了农家小院。慢慢向楼上侵蚀过来,只听见无数鬼叫,阴寒之气扑面而来,整个小院笼罩在一股寒气之间。

  贱人一拍,脸露不舍之色,只见他手心两块洁白如玉的玉石,上面雕刻各种云纹。那云纹闪着淡淡的灵光。他把两块玉石往空中一抛,玉石就飘忽在空中。贱人手掐“金刚指”。口中怒喝:“疾!”

  那空中漂浮的玉石立刻发出万道祥瑞的光彩。刺破了黑雾,那雾中无数的鬼魂被这光芒一照,都如滚油见水一般惨叫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那黑雾立刻淡了不少。

  那玉石光芒依旧灿烂,那黑气裹足不前。就在此时,门外那图黑雾传来一声冷哼,那黑雾中飞出一团黑色的光团,那光团带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气扑向那玉石。只听见“当当”两声,那发光的玉石已经被染成了黑色,已经失去了光彩。已经被污染了。贱人暗自心痛啊!这可是花了他几十万大洋啊!

  黑气继续扑来过来。我手中一拍,无数张符篆飘忽了出来。在我的面前一字排开。我双手摆出了“八卦指”,我双手隐隐约约发出了金光。我手一推,一道金光拍出,那无数张符篆排成了八卦阵形飞在了农家小院上空。无数道光芒飞出。照的小院一片通明,那黑色雾气立刻就消失退出了农家小院,一道月光照进了这小院。

  门外的黑雾中传来怒喝,那黑气再次冲天而起,突然只听见一声惨叫,躺在床上的李云生突然战栗起来。他一下子站了起来。就想要往外走。贱人上前就想把他按住,李云生手一抬,一股巨力就让贱人差点摔到在地。

  门外的黑气也就在此时扑了进来。带着无比的尸臭气扑来。情况十分危急已经迫在眉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嘉陵月色说:

喜欢的就追书,推荐一下了 ,留个言当然最好了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