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越发的皎洁。月光如水照在了贱人头上,便消失不见。一丝丝清凉的气息顺着经脉流向丹田,贱人就沉浸在这如水的月光中,用月华之灵气锤炼丹田,扩充七经八脉,增加着自己的真力。

  我松开了手,看见贱人吸取月光精华如此之快,立刻在阵法中布置了一个简单的“聚灵阵”。

  贱人慢慢被月光笼罩,一种光华从贱人身体里面散发出来。引起周围元气波动。幸好刚才在阵法外面布置了一个“隐逸阵法”。不然这么大的波动,该引起多大的波动。

  贱人已引气入体修道之人,修道之人都是先修自身一口真气,常人练气,修五年才有气感,十年通周身百骸。而引天地灵气入体,淬炼肉身,却要数十年苦功不可。我们从小的修炼却从来没有停顿过,现在正是水到渠成的时候。

  我看见贱人的吸收月华之灵如此之快,脸上笑意盎然。现在已经感觉贱人已经从炼气六级直接冲。厚积薄发。十八年的心血没有白费。

  一直冲到炼气八级初期。月光之灵气终于停了下来。周围的元气也停止了波动。贱人睁开了眼。他感觉身体轻盈,耳清目明。。感觉周围元气都可以为自己所有。心中一阵明朗。

  贱人起身,真心实意走到我面前:“谢师兄教诲。”

  我艹!贱人认真说话的样子我还真不习惯。我急忙摆摆手,我真怕贱人再说出肉麻的话。

  我看贱人已经恢复了正常。便对贱人说道:“走吧,先回去再说。”

  我撤掉了“隐逸阵法”。月亮越发的皎洁,照的人毫发必鉴。在月光下看的分明,我们两都突然发现,这才多长的时间,这石板路仿佛像多年没有人走过,石板路上的杂草横生。几乎都看不到石板。这阵法居然被破坏的如此厉害。

  老树林现在完全变样了。以石板路为界。一半阴气森森。黑气缭绕。隐隐传来鬼叫声。四周的黑气都前仆后继的赶了过来,那黑烟越来越浓,慢慢变成了黑色的浓雾。整个半边树林都在黑雾之中,那里还看的出来是一片树林。仿佛就像是一片黑色深沉的大海。

  而另外一半的老树林居然升气一种青气,引导月之光华笼罩一半的老树林。在月光下,那半边老树林的树枝,青翠的像要流下来的感觉。树枝还是那个树枝。可是在这明亮的月光之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片翡翠。

  老树林已经分成了两块,中间这挑石板路,就如堤岸般。连树枝枝蔓都分开了,月光第一次照在老树林中间这石板路。这个时候一眼就看过老树林,老树林的石板路第一次露出了真容。

  就在此时,只听“咔咔咔”几声闷响,三道金光冲天而起,金光中显露出三道金色虚影。一头吊睛白额虎,一只冒着火光的朱雀,一头龟蛇交织的玄武。三只真灵在空中交汇,发出耀眼的光芒,化成一道光网向这片老树林笼罩而去。

  那一半已经化成黑色的老树林,一片黑雾升起,狠狠的撞向那金色的光网。一时间鬼声大作,老树林里的黑气如狼似虎,拼命撞击金色的大网。

  最新v章VX节I上bx酷5|匠^$网S

  那金色大网继续往下狠狠压下去。那黑色的老树林卷起黑色的雾气就如大海惊涛骇浪,一浪高过一浪,蜂拥而至,一浪刚至另一浪紧跟而来。它们发起猛烈的攻击,疯狂的拍打那巨大金色的大网。

  金色大网经过这黑色的雾气连续的攻击,已经变的有些黯淡,就在此时那黑色的雾气突然全部都缩回了老树林。整个黑色老树林恢复了平静。金色大网就慢慢压了下去。

  突然,一阵微风轻轻的吹起。在老树林里轻轻的刮起。就如平静的湖面投如一小块石子。它慢慢向外一圈圈荡漾。渐渐它越来越大,越来越猛,化成了巨大的风浪。那黑色雾气一下子蓬勃而出,带着排山倒海之势在巨大的黑色风浪中,幻化成一双黑色的巨手,狠狠抓住那金色的大网,金色的大网在黑色的大手中扭曲,挣扎。无数次变化之后。终于化成了点点荧光消失在月色之中。

  顿时黑气大盛,一股黑气冲天而起,绵延到空中数万里。仿佛就要遮住空中的月光。

  老树林的另一半在金色大网升起的时候,发出青光的老树林,就慢慢缩回青光,仿佛要流淌出来的青翠也慢慢恢复了原状,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即使那黑色雾气如此张牙舞爪,飞扬跋扈,气焰嚣张。黑色的浓雾也没有越过老树林中间石板路半步,仿佛那石板路就是雷池。那青光也是如此这样,他们就是井水不犯河水。

  现在看来就是中间这条石板路才是安全的。我和贱人蹋上了回李云生的家的石板路。

  现在老树林的石板路已经和来时完全不同,没有来时遮挡的枝蔓树枝,头上是一轮皎洁的圆月依然发出清冷的月光。石板路两边,一边被黑雾遮挡的严严实实,就像是一堵黑色的墙。而另外一边却在月光下依旧清晰可见。

  现在我们可不敢在马虎,认真的走着路。没有交谈,全神贯注的往前。黑色雾气汹涌澎湃,但是始终没有行动。就走我们即将踏出老树林的时候。那黑色雾气再次幻化成一双巨手朝我和贱人抓来。我心中暗道:“来的好。”

  这边老树林突然神出一双青色的巨手和那黑色的巨手狠狠拍在一起。顿时一阵元气波动。刹那间就消失了。青色雾中传来一个女声,她厉声喝道:“鬼王,你想失约吗?”

  那黑色雾气在黑色的老树林上空中幻化不同的形状,他阴冷的说道:“老妖婆,今天算我失约。算我欠你一次,你难道想保这两小子吗?”

  那半边老树林,不甘示弱慢慢聚集了青气。片片树枝都变的青翠,整个树林都被这青翠青气铺天盖日的涌满,渐渐绵延到空中,和这如水的月之光华交相辉映。青翠色的青气在空中不断的幻化。和对面的黑雾不相上下,旗鼓相当。

  我和贱人已经走出老树林的石板路。突然从那青气中传来一声惊呼:“小心。”

  那半边老树林所有黑雾突然如狂风骤雨一般聚成一团,夹杂着万钧之势。一时间阴风阵阵,鬼声大作,化成一只铁拳。狠狠的砸向我和贱人的头上。那黑色雾中再次传来阴冷狠历的声音:“老妖婆,现在这两小子已经出了我们约法三章的界了。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

  我早有防备,我口袋里面的符篆鱼贯而出。在我眼前飘忽,我手掐“剑决”,一只手在空中虚画。那些符篆升在我们头顶,在空中排列成一个圆圈。我“剑指”一指空中的符篆,口中一声疾呼“起。”

  在空中的符篆全部发出璀璨的金光,化成一张八卦阵的大网。在空中越变越大。隐约带着雷鸣之声。一道道金光,宛如长虹,照得整个树林一片通明。那黑色铁拳自知厉害,缩了回去。转眼就恢复了平静。

  我对着那空中的符篆组成的金色八卦大网一指,口中念念有词那大网慢慢变小,再恢复成符篆。我再一指,那些符篆都飞到了路边的两块条石之上了。一闪就化成灰烬漠入条石里。那两块条石隐约金光一闪,似乎有了灵气一般。

  我对贱人说:“走!回去。”

  回到了李云生的家。大家都在。看见我和贱人都回来了,大家都放心了。

  李云生妈妈用四川话问道:“小师傅,你看出有啥子毛病没有?”

  我摇头道:“有问题,有大问题。”

  我转头问廖孃孃:“廖孃孃你是通灵师,你们这里的七里岩“老树林”有什么邪门诡异的事情吗?”

  廖孃孃想了一会,她说道:“要说这七里岩老树林说起来就很长了。我小时候这片林子就在。记得当年大炼钢铁的时候,周围树林的树都被砍光了,那时候我还小,我师傅都还在,大队书记就指挥队里的人到老树林砍树。我师傅出面阻挡,那时候大队书记是刚退伍的,根本不相信我师傅的话。还被书记说是搞封建迷信活动,不相信。”

  “我还记得那天,天气很好。天上没有一丝云朵。大队所有年轻人都到了。一进老树林就准备锯树。刚据了两下,立刻乌云斗暗的,林子里面刮起了大风。隐约还听见鬼哭。所有人都吓跑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说到老树林锯树。”

  “最近这段时间?”廖孃孃想了一会她继续说道:“最近这段时间就是,这几年,每年七月左右在老树林里面都要死一个壮年人?有一个还是我的亲戚。你现在这样一说,我现在想了一下,我亲戚那家死的还真有点古怪,还有点蹊跷?”

  我问道:“怎么古怪,蹊跷,你说来听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嘉陵月色说:

有喜欢的就留言支持一下下了。 能解封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