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了这条石板路的异常,正要告诉贱人的时候,贱人确发出“咦”的一声。说:“好奇怪的地方。”

  我问道:“怎么奇怪了?”

  贱人卖弄的说:“这条石板路可不是随便修的,这一定是古代高人修的、帅哥你看。”

  我顺嘴接了一句:“有多高啊?有三层楼那么高吗?”

  贱人难道郑重的说道:“帅哥。我们在做正事。”

  我.......

  贱人指着伸向远方的石板路说道:“其一,你看这条石板路笔直,路面光滑整洁上面没有长一根杂草。你在看老树林外面石板路却是杂草横生。这就说明这条路在老树林里面是修在“灭”之方位上的,所以没有生气不长杂草。”

  “其二,你看这石板路长长的好像出窍的长剑,那就是“镇”。你看这老树林,阴气不出,阳气不生。可谓修炼鬼道最佳之地。如今这把石头宝剑镇压住鬼气,就出不了厉鬼。”

  贱人已经说完。我笑道:“还有没有其三啊。”

  贱人摇头,表示没有了。

  我拍了拍手掌。说道:“果然不错,观察细致入微,有理有据。不愧是当今“第一阵法师”但是你发现没有,虽然镇住了阴气,但是也没有赶尽杀绝。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你看空中树枝交叉纠缠。才让这石宝剑阴阳交流。才真正镇住此地的邪气。”

  我和贱人边走边说,到了老树林的中间,贱人指着前面的路,说:“帅哥,你看。”顺着贱人的手指方向,只看见这条石板路上面长了一点杂草。我心中暗道:“不好。”

  我和贱人急忙上前。这一段石板路都长出了杂草。虽然不多,但是有越来越多的架势。我们越走越心惊。假如这老树林里面的阴气外溢,首当其冲就是这里的村民。

  这是谁破坏这里的风水?石板路本来就是镇压这里的风水。如今长草就如一把宝剑生了锈一般,少了锋利之气。那还怎么能镇住邪气。

  走出另一边的老树林,我突然发现老树林路边的路口,有一块可以坐在上面休息的条石,条石对面确没有。我隐约记得在那边老树林的入口也有这样的条石。但是不是一块,是两块对立这样的条石。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两边的条石就好比是一把锁,锁住了里面的阴邪之气。现在这边的条石少了一块,就好像锁坏掉了,锁不住里面的邪气,也锁不住外面的生气。现在这样就是打破了老树林里面的平衡。现在我明白了,这是一个阵法。一个风水大阵法。

  我和贱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道:“四象阵法。”

  果然是有高人布置的风水阵法“四象阵法”。这四块条石,分别代表了四象。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贱人在深圳酒吧里面也运用过一次。可是和眼前这个“四象阵法”比较,那可是大巫见小巫了。

  天地之间,一气而已,惟有动静,于是就分阴阳。有老少,才分四象。老者极动极静之时,是为太阳太阴;少者初动初静之际,是为少阴少阳。才有四象,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结合。才能形成平衡。现在四象少一,打破这个平衡。阵法就残缺了。

  我想道:那是谁破坏了这个“四象阵法”?他有什么目的?

  我和贱人继续往前面走了一点,终于发现了这块条石。原来是前几天下大雨,把一段路冲出一个缺口。本地人修路的时候,就图方便,把这块条石。用到了一个低洼处做了地基石了。

  我和贱人暗暗叹息。好心做了坏事啊!回头就可以看见一股淡淡的黑气从老树林飘了出来,我拍着贱人的肩膀老气横秋对贱人道:“看你的了,小鬼。我看好你哟!”

  贱人白了我一眼。朝我做了一个鄙视的眼神。贱人和我打打跳跳就到了老树林路口。

  现在贱人脸色慎重,手掐发决。右手无名指从中指指背过,食指勾住无名指,指尖向下。大姆指、小指指尖皆收入掌心,中指朝上。正是“金刚指”。口中念念有词。手指发出淡淡的灵光,虚空画着一个个流动的符号,一个个符号在空中发出灵光,都慢慢飘向了以前摆放条石空地上。

  我心中暗暗赞叹:贱人在阵法上面有用精进了。贱人全神贯注双手飞快翻转如花,那符号也越来越块,渐渐就有一只青龙的模样了,龙的威势已经有了,就只是少了眼睛,我知道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古人都说“画龙点睛”。可见这眼睛是重中之重。贱人口中轻喝一声,脸色慎重,一指指点向了空中。最后一指点向那青龙的眼睛。眼睛一点就大功告成了。

  突然,平地一阵狂风吹了过来。我脸色大变口中急忙喊道:“贱人小心。”

  我双手背对,右手在上。右手中指勾住左手中指、无名指勾住左手无名指,左手由里向外旋转,直至两手心皆向上,两手食指勾食指、小指勾小指,一个金光闪闪的“反天印”打向那狂风。口中怒喝道:“孽障,你敢。”

  那狂风卷向贱人。贱人正在全神贯注画符篆,那里有防备,狂风一下子卷住贱人,贱人只感觉胸口如遭雷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面色惨白到了过去。我急忙上前一把搂住了贱人。手中一张符篆飘了出来。发出灵光狠狠击向那股狂风。那在空中已经成形的青龙一声哀啸,就烟消云散在狂风中。

  那狂风在空中传来了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坏我的好事,你们要付出代价。”那狂风一下子卷进老树林就消失了。

  我怀中的贱人。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角流着血。气若游丝。我看着贱人如此之惨,我是又心疼又暗自惭愧。本来就看出这老树林蹊跷。自己为什么不小心。还是自以为是。还是年轻气盛,还是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以前一切都是太顺利了。现在才受了如此大亏。

  我把贱人平放在地,在我们四周各自安放了一个符篆。一声轻喝:“起。”只见我的四周起了一层淡淡的迷雾,渐渐把我和贱人隐藏了起来。

  我解开贱人的衣服、露出胸膛。我双腿盘坐在贱人面前。双眼微闭。双手结一个手印,两手重叠,掌心向上,两手大拇指相交,双要悬空,手臂成一圆形。两大拇指相接,双手之间轻轻接触在一起,似接非接,两个手掌重叠微微留一丝缝隙。渐渐我头上一丝灵光闪现。一丝玄之又玄的气息在我身上涌现。

  就在此时,我双眼睁开,精光闪现。我左手中指扳住右手无名指,右手中指扳住左手无名指,左手小指置于中间,合掌。左手大指、食指和右手大指、食指、小指向上伸出,我的手如一朵莲花盛开。轻轻按在了贱人胸膛上面。一个五色莲花的图案在贱人胸膛上一闪。莫入贱人身体里面去了。

  口中喝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这是我们道家九字箴言,传自东汉葛洪以来,有大威能。手中也随着变幻着法决,一时间,双手翻飞。如穿花的蝴蝶,如剪水的春燕。飘逸而优美。一道道,一行行,令人眼花缭乱。

  渐渐的贱人身体有了反映,胸膛的莲花图案闪出一道金光。和我打出的法决相呼应,那道金光在贱人身体里面游走一圈。就浮现在贱人胸膛。慢慢就消失了。

  我也慢慢收我了手,双手合一。这一趟下来,我已经是大汗淋漓。贱人的脸色也恢复了一丝血色。呼吸也平稳了。他睁开了眼。口中说道:“疼死我了。”挣扎的坐了起来。看见我脸色也有点苍白。知道是耗了精力。他要张口说话。

  我懒洋洋的对贱人说:“刚好,就好安静休息一下。”

  我在外面布置了“隐逸阵法”。

  酷L匠Ig网v{唯一正s版,|,其√他D都?W是盗^U版%

  夜晚来临了,月亮慢慢的升了起来,一轮圆月像一只雪球,镶嵌在墨蓝墨蓝的夜空上,显得格外皎洁,夜,静极了,玉盘似的满月在云中穿行,淡淡的月光洒向大地。一片宁静随着银雾般的月光洒在大地上。

  贱人两腿自然合盘,左脚向内,右脚向外,双手自然合拢,并端坐凝神内视,两眼微闭,留一线之光,舌抵上腭,牙齿相合,意守黄庭,似有意,似无意,绵绵不断。杂念若起,即以神光默之,竖起眉毛,刚志修静,自能断除妄念,进入功态。

  没有大城市的污染,空气清新,四周都一片宁静,只有月亮像是刚刚脱水而出的玉轮冰盘,不染纤尘,把大地照得一片雪青,树木、都像镀上了一层水银似的。

  月光如水银泻地,四周一片雪白,我看了一眼贱人。“咦!”我奇怪的叫了声。只看见贱人头上冒起烟雾,紧跟着一道匹练的月光从贱人头顶灌下,贱人丹田如久旱逢甘霖般。月光光华照在贱人头上就消失不见了,全部沉在丹田中,贱人越吸越快,渐渐感觉月光如实体般的往贱人头顶倾泻。

  我急忙站了起来,双手虚抱,慢慢伸出右手按在贱人百会穴上面,大喝一声:“放开心神,抱元守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嘉陵月色说:

喜欢我的文字留个言以示鼓励。谢谢。